【DC】莫比烏斯(Arkham/Timjay)

《對你的愛生生不息》




【Warning】

①新春第一砲(乾

②原本是想要寫一個很......不討喜的劇本,寫到一半自己被傷害就修改了,雖然好像還是殘餘了一些傷害點數(。

③有鐘桶(你

④有自虐暗示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幫我祈禱河蟹不來吧......(虔誠







Tim有意簡短了和Barbara的通話:使用更短的句子、更心不在焉的表情。Barbara是聰明的女孩兒,迅速將在外流浪的黑暗騎士要求轉達的資訊如實傳遞後,她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架。


「他曾經好過。」


Tim低著頭把玩蝙蝠鏢:「妳指的是哪一方面?」


「全部,Tim,全部。」


蝙蝠俠的助手射出蝙蝠鏢,準確地擊中了通話鍵。


*


那只是一個眼神,卻在Tim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Jason當時還穿著Deathstroke可笑的制服,滿是新舊傷疤的手指纏繞著垂掛羅賓的繩索,高譚的頂樓隨著直升機拔高逐一在Tim的腳底掠過。


「你不必為他工作,還有其他……。」選擇一詞明明還沒說出口,但那過於諷刺的含義早在Tim喊出第一個音節時粗暴地撞碎了Jason的硬殼。


那該死的面罩只露出了Jason的一隻藍眼睛,那單數的傷心和羞憤從上方傾瀉而下:「我不為誰工作。」


我曾經替某個人工作過。


「我為自己工作。」


Tim被地心引力拉往地面時,他沒有驚訝也沒有憤怒,但那道無聲道別的目光像燒紅的烙鐵印在他的腦海。


當下Tim並不知曉面具後方的人是誰,但那個眼神讓他徹夜難眠;而真相大白的那天,Tim被那記憶中的畫面和悲劇般的現實壓地喘不過氣。


Jason道別的對象並不是Timothy Drake,而是羅賓時代的Jason Todd。


*


Bruce離開高譚後,Tim沒有停止夜巡或疏落Wayne企業的營運,整個城市在Batman離開後依然繼續轉動。


世界之大,讓所有離別和相遇都顯得微不足道。


Tim知曉Jason仍停留在這個頹廢又生機勃勃的罪惡之城,但沒有想過他們會如此相遇。


Jason就站在對街,當Tim還拿不準主意時,青年就緩緩朝他走來,兩人在熙來攘往的街頭相視而立。


青年垂頭扶著頸側,盯著腳上的帆布鞋似乎污漬特別吸引他,Tim知道Jason正在盤算著什麼,沒有出聲打斷他的思緒。


行人專用號誌換了幾輪顏色後,Jason放開他摸了好一會的脖頸,Tim注意到他頸部到鎖骨之間的線條非常好看。


Jason抬起頭,對著Tim笑地異常輕佻:「嘿,替代品,技術好嗎?」


「什麼?」


前羅賓往前一步逼近現任羅賓,Tim能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皂味,Jason佈滿新舊傷疤的手指優雅地勾在薄襯衣的領口:「說到這還不明白,我對你很失望。」


Tim在Jason轉身離去前攫住了他的手腕:「比你能想像的還要更好。」


Jason無所謂地笑了。


*


Jason喊疼時,Tim停下了所有動作,惶惑地看著側身蜷在床上的青年。


「別停……。」Jason伸手撫上Tim的臉頰,拇指沿著少年的唇形滑進高熱的口腔,繾綣的摩挲他的舌面:「我的思緒一團亂。」


Jason的藍眼睛被水光漫過,無喜無悲的掉著眼淚:「嘿,別推理。」


「我答應你。」Tim啜著Jason的手指,含糊地說出承諾:「只發問,不推論。」


Jason的另一隻手勾著Tim的脖頸,濕漉漉的臉龐靠近了高深莫測的臉孔:「我開始有點喜歡你了,替代品。」


「在這之前,你找誰解決?」Tim用深喉兌換首次提問。


「明知故問。」Jason緩過高潮後輕聲開口:「那天路過巷口的人是你。」


Tim愣了幾秒後幾不可聞地歎息,用帶著羶味的唇舌舔著Jason的鼻尖:「那你之後打算找誰?」


Jason沒有回答。


*


「那很疼!停下!我命令你停下!」Jason尖叫著,但Slade緊緊箍著他的腰罔若未聞地繼續推進。


被射入燙液後Jason的腦袋一片空白,Joker的尖銳笑聲和迴盪在囚室的滴答水聲都消失了,他只能聽見Slade壓在他耳邊的粗重喘息。


「你問我頭疼怎麼辦,這就是我給你的答案,小鬼。」


*


Jason的肢體動作傳達著Tim不太喜歡的訊息。


他有意識地在攻擊:挑釁的咬啃咬和過於粗暴的抓握,還有那些夾雜在哼鳴之間的蔑視性字眼。


「不,我不願意那樣做。」Tim的汗水沿著下頜打在青年的胸膛:「Jason。」


「不准那樣叫我!」Jason尖叫著:「不要模仿該死的那個人!」


「我不會打你,上帝啊我不可能打你!」


「你懂什麼?」Jason紅著眼睛撐起上身,瞪著跪坐在他腿間的少年:「我無法忍受那種……嬰幼兒食品般的對待。」


Tim專注地望著Jason的眼睛,黑色的瞳孔因緊張縮成針點,隨著對視的拉長劇烈震顫。


「我不能回去、不能習慣、我不願意……。」Jason最終捂住了雙眼:「那已經不是我的世界。」


Tim吻上那佈滿新舊傷疤的手指:「有人說你曾經好過。」細碎的親密沿著指節爬上Jason臉頰上的印記。


「說你依然完整太過矯情,」搜索枯腸但擠不出絢爛的詞語的,Tim沮喪地將頭靠在Jason汗濕的肩胛:「但你依然……很好,Jay。」


Jason摟緊了Tim的肩膀。


*


當毫無遮掩的呻吟和稱讚從Jason紅色的嘴唇流洩而出時,Tim忍不住紅了臉頰。


Jason軟綿綿地哼著,像在唱歌和嘆息,手指掐著Tim的臀部煽情地催促。


「Tim、Timmy……。」Jason朦朧地喊,像在呼喚一個遙遠微小的心願,Tim把青年因快感而蜷曲的修長手指含進口中,濕燙的舌頭溫柔舔著佈在指節的傷疤。


「人能夠變得孤單,只要他們真心希望如此。」Jason在Tim進行最後衝刺時在他耳邊低語:「但我不願意如此,鳥寶寶,抓緊我……請抓緊我。」


「我從未放手。」



Fin



@AKI新年快樂! 這一砲不太響但......新年快樂!(乾

@水母與貓的集合體 新年快樂請多指教(胡迪 


今年真的是旋風式忙碌,因為工作關係沒辦法常常更新,我平日下班後都還在想工作上的事情(不

這次春節長假也是緩了兩天才開始有寫故事的感覺(神啊感謝你讓它回家

在潛水的期間有很多姑娘按了小拇指和愛心真的受寵若驚,還有多出許多留言但我看了想著有空再回結果就忘記回復以至於錯過回復的時機(你

留言我都有看!真的!非常感謝每一個留言的人!


新年快樂哈哈!

 
评论(14)
热度(128)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