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飛鳥與游魚 (Dickjay/普通人AU)

《碧海與藍天並無區別》


「Captain,半小時後就是新的一年。」美麗的空服員帶著熱騰騰的黑咖啡鑽進駕駛艙,輕巧地斟了兩杯端上:「很完美的降落,以及新年快樂。」

「現在與半小時後我們都在遠離家鄉的墨爾本,有何區別?」Dick悶悶不樂,瞄了眼咖啡後繼續填寫飛航日誌。

Wally笑瞇瞇地拿過兩杯咖啡,接連灌進口中:「Grayson機長只是沒辦法陪他家小翅膀跨年,心情不好罷了。」

「閉嘴,光是Artemis跟著你到澳洲就夠我揍你一拳 。」Dick用鋼筆戳了戳好友兼同事的手臂:「離開我的視線和女友去跨年吧。」

「哈,我們大概只能在機場擁吻了。」

「滾。」Dick搧著記錄本趕人。

*

「噢。」Jason抱著虎鯨布偶坐在沙發上,看著Dick 焦灼的側臉拉長了尾音:「今年是你不解風情嗎?」

「跨年你是不是要出去玩」Dick臉臭到了極點,將盥洗用品扔進行李箱,發出惱人的噪音:「我不在美國你可是自由了。」

「好不容易回到家裡。」Jason聳肩:「暖氣、沙發、外賣,我才不要出門。」

Dick看起來多少被安撫了點,但總是有那麼點疙瘩在:因為緊急班表異動,在結束航程後他會在澳洲跨年。

將他那好不容易從南極科考隊回來的小翅膀,一個人留在家裡。

「天,我真的不在意。」Jason攤手大喊:「怎麼,你需要離別之砲嗎?」

Dick放棄整理行李撲上沙發:他知道上飛機前Jason總會幫他打理好一切。

*

Dick離開機艙時和地勤人員點了點頭,抱著機師帽飛快地走在航廈內,機坪上有班機起飛和降落,帶著一批故事進來,又帶著一批故事離開。

他在落地景觀窗前慢下了腳步,看著跑道上的燈光撥通了Jason的電話。

「嗨,小翅膀。」聽見電話那頭含糊不清的應答,Dick放低了音量:「你還在睡嗎?」

「我有權利睡到自然醒你知道?」Jason咕噥:「唔……時差……你那兒快要新年了?」

「是啊,小翅膀,新年。」Dick覺得這個單字似乎帶有魔法,能夠實現任何願望。

「新年快樂,迪基鳥。」那朦朧的嗓音總算清醒了些,帶著勾人的笑意。

「離別之砲還滿意嗎?」Dick看著手錶,剩下十分鐘。

「啊啊,還挺不錯的?」Jason懶洋洋地說:「期待你的重逢之砲。」

「你知道我最喜歡哪一次嗎?」

「我並沒有很想知道。」

Dick聽出Jason語句中的尷尬,逕自說下去:「就是你在南極待第三個月,打衛星電話說很想我那一次。」

「嘿,我是功能正常的男人,如果同僚都在打砲取暖,而我的小鳥兒遠在天邊,是誰都會不高興。」

「是啊,極度不高興,還極度狂野。」Dick越說越高興:「你在我面前可沒有喘得那麼厲害,叫得那麼大聲。」

「噢,夠了。」

「小翅膀,我想念你。」Dick謂出嘆息:「相聚的時間總是不夠。」

「下一期的科考船我不會上去。」Jason似乎是猶豫了會:「蒙特雷灣那兒有一隻新的鯊魚需要我的幫忙。」

「你打算待在美國?」Dick驚喜交加:「暫時不回去南極基地看別人打砲了?」

「嘿,我們可不都是在打砲!」Jason抗議。

「新年快樂!」Dick朝話筒尖叫打斷了Jason的抱怨:「上帝啊,我多麼愛你。」

「……噢。」

*

「迪基鳥……聽著……這很娘但……我真的很想你。」

「鯊魚很好、鯨魚很好、但是這裡沒有你所以全都不好了。」

「沒有。才沒有哭。」

「我到底是發了什麼瘋才會簽三個月的約?」

「這是你開的頭,我才不要說。」

「……好吧,好吧。愛你,迪基。」

Fin

新年快樂!

其實這個設定下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寫www但今天真的太趕了TT

新年快樂!!快樂!!

其實我一般不這麼肉麻!!但一年才跨一次就肉麻一下吧

((老人體力寫到最後超想睡wwwwwww

 
评论(6)
热度(82)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