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Daydream (Timjay/聖誕賀文)

《我終於讓小紅鳥開葷啦》






Summary:Tim做了一場夢,而Jason希望他能醒來。






Tim安靜地看著綴滿小白花的深綠色籬笆、萬里無雲的靛色晴空、還有如鴉羽般墨黑柔軟的頭髮。

Jason穿著嚴重磨損的牛仔褲和洗得褪色的短袖,睡在一株黃花風鈴木下,淡黃色的落花在修剪得宜的草坪鋪成一片金色的地毯:Tim不懷疑若是沒有叫醒少年,地毯確有可能變成蓋在他身上的毛毯。

「嘿。」Tim跪在地上和少年分享了金色的地毯,輕撫他乖巧擺在肚皮上的雙手,施加壓力試圖將他搖出夢境:「Jason。」

睡迷糊的少年緩緩張開了眼睛,被蓋住的指節動了動,反手抓住Tim的手背:「嗨,寶寶鳥」語句是溫馴的、柔軟的,帶著平日甚少外顯的親密。

「Jay。」Tim低聲說:「為什麼你在這裡。」

少年慵懶地曲起右腳側身伸著懶腰,一截腰線在金色落花上彎成漂亮的弧度:「因為你希望我在這裏。」

「是的。」Tim俯身捧著少年的臉頰:「我多希望你在這裡,不受黑影侵擾。」

話語放落,少年的形體化成巨大的蝙蝠群,帶著Tim離開了過於明媚的午後花圃,降落在暗夜中的高譚高樓。

羅賓時代的Jason正坐在圍牆上等著他。

「哇喔,你這年紀假扮聖誕老人可不太像。」男孩曲起一側的膝蓋,側著頭將臉靠在膝上,懶洋洋地笑著:「不去發禮物來這裡抓壞小孩嗎?」

高譚的羅賓俏皮地在高樓邊緣晃著腳,綠色的精靈靴鬆垮垮地勾在腳趾上,蒼白的腳後跟被大樓的燈光打地發亮:「你是新的義警嗎?如果你想找點事做最好去別處,高譚是蝙蝠的。」

「我是紅羅賓。」Tim乾巴巴地說,Jason看起來比方才更加年幼,帶著青澀和半熟的氣息。神奇的是,他笑得如此無憂無慮。

他未曾見過這種笑容。

「羅賓?你也是老傢伙的前助手?」男孩狐疑地看著Tim:「我以為我前面只有Dickie bird。」

「是的。」Tim低聲說:「多希望我比你年長。」

男孩困惑但有禮地微笑起身,拉起Tim的手後傾背對著空中墜落,在迎接撞擊前地面變成了一塊柔軟的海洋,他們輕柔地破入水面,雪白的氣泡圍繞著Tim的臉頰。

「……Timmy。」男孩的帶著笑意的低語在水波中如此模糊不真切,Tim拉起他們仍然相牽的手掌放至脣邊。

Tim哀傷地歎息,緩緩靠近那美麗的那藍綠色的眼睛,嘴唇的溫度相觸之前,海水迅速後退而Tim摔落在泥濘的窪地上,羅賓Jason跟著海水一同消失不見。

一枚銳利的蝙蝠鏢從而降戳穿了Tim的胸口。

「不要是這個……。」Tim喃喃地說,儘管無法感知痛覺,但比痛楚更加難以忍受的事物正一波波撞擊他的感知。

幾步之外,穿著漆黑蝙蝠裝的Jason正透過黑色火焰看著他,看了會越過焰牆踩著侵略性的步伐靠近。

「Jay。」Tim開始尖叫,他知曉事件的終局,他不想再看一遍:「求你,Jay!」

青年瘋癲又迷惑,他緊緊壓著眼眶,鮮血從指縫間滲落,唇間含著負傷野獸的低狺。

「上帝啊!」Tim大喊,沒能忍住哽咽:「我多希望你能停下來。」

漆黑之火纏上青年的腳踝迅速地將他吞噬,Tim手忙腳亂地爬起來撲滅火焰。餘燼中蜷著再度變回羅賓的Jason,緊緊環抱己身的肩膀嗚咽悲泣,憔悴又絕望。

「那個人是誰?在Bruce身邊的人是誰?」Jason哭喊。

Tim正要邁出的腳步凍住了。

*

「寶寶鳥,你最好馬上醒過來!」Jason騎在陷入昏迷少年的肚子上,用過長的夾克袖口搧打Tim的臉頰:「該死的外星光束!」

當Tim約他一起追查外星人蛇集團的動向時,鑒於近年來良好的合作和兩人益趨親密的關係,Jason馬上就推了Roy的沙漠軍火商案件,跟著鳥寶寶來到大都會偵查。

「你在擔心氪星男孩被抓去賣嗎?」Jason擦著槍管揶揄:「他的好臉蛋能賣不錯的價錢。」

「純種人類的賣價更高。」Tim調整夜視鏡的焦距:「而我的家人中,有一個常常去外太空溜達。」

Jason嘖了一聲,自討沒趣地摸摸鼻尖,但蹭上了堅硬的面罩,他尷尬地悄悄藏起手指。

「我看到了。」

「不,你沒看到。」

「我看到了。」古怪的腔調打斷了他們的鬥嘴:「兩隻老鼠。」話還沒說完成分不明的光束就像雨一般落下。

兩人迅速各自找了掩護,雙方的遠距離武器在空中交會一陣後,Tim才察覺空氣混雜著不對的物質。

「Hood!」Tim大喊,意識開始模糊最終應聲倒下,Jason似乎泡過泉水對藥劑免疫,敏捷地竄到少年身邊,扔了閃光彈準備扛起人開溜。

在離開攻擊範圍的前一刻,Jason被光束打到了腕骨。雖然沒有鮮血迸裂或粉碎骨折讓他鬆了一口氣,但有智物種不會蠢到普通光線來當武器。Red hood還是以最快速度帶著他的兄弟回到安全屋。

打開窗戶時他就發現不對的地方了:他的衣袖不該這麼長,小紅鳥的腳也不該這麼長,他得半拖半拉地把人塞進安全屋。

他變小了。沒能顧及攤在地毯上的兄弟,Jason衝到穿衣鏡前,驚恐地看著鏡中年輕的臉龐:那正是多年前第二代羅賓的樣貌。

「噢不不不不……。」Jason頭痛地發現該死的鬼射線忠實地還原了他那發育遲緩的身高和體型,連嗓音都變得稚嫩毫無恫嚇力:鳥寶寶現在可能都比自己高大。

「Timothy!醒醒!想想辦法!」他的思緒焦慮成漿糊,現在急需找點什麼來緊緊抱著或毆打:跳到不省人事的Tim身上是極佳選擇。

「Tim……Timmy……。」Jason決定把現在在心中氾濫想哭感受全部都怪罪在外星人身上:「你醒醒……。」

紅羅賓在好幾個巴掌後遲鈍地慢慢睜眼,他看起來還沒完全醒來,Jason撩起過長衣袖十分樂意再送上幾個拳頭。

「Jason……。」Tim愣愣地看了他好久,顫抖著歎息,把男孩緊緊抱進懷裡。

男孩在過大夾克和擁抱之間掙扎,正要破口大罵卻被Tim扳過下頜側頭封住了嘴唇,Tim在他張口的間隙將舌頭送了過去,細緻地舔著他的齒列和嘴唇,並極富技巧地勾著Jason的舌頭,用脣尖煽情地吸吮。

Jason呻吟著試圖攫取氧氣,卻被Tim繞過脅下,緊緊扣著後頸和頭顱難以移動吋毫,他慌張地推著Tim的肩膀,盯著少年被淺藍瞳色包圍的黝黑瞳孔,那裡頭藏著鳥寶寶未曾言明,但確切存在的情緒。

一陣天旋地轉後,Tim將Jason壓在身下,姿勢轉換的過程還慎重地緊緊包覆男孩的後腦,用手肘撐著地毯避免撞擊,為了支持Jason上身體重,少年被緊身制服包裹的手臂繃出漂亮的線條。

Tim加深的鼻息打在Jason的鼻翼上,溫暖潮濕像犬類的拱吻,他放開了男孩紅腫的嘴唇,細碎的親吻沿著Jason的臉頰攀到他的耳後:那裡是Jason的敏感帶。

鼻息和濕燙的舌頭、斷斷續續的吸吮和啃咬逼出了男孩帶著泣音的呻吟:「鳥寶寶……停下來……你怎麼了……。」

「這是,」Tim艱難地開口,像是每個單字都會割傷他的咽喉:「一場我不想醒來的白日夢。」

他的尾音飄在空中抖地不像話,Jason試圖抓住那個語尾卻被按住了胯間搓揉,過於寬大的皮褲讓Tim迅速鑽入並找到目標,隔著薄薄的布料搓捻著。

「你已經醒了,Tim。」Jason被刺激地弓起腰,攀著少年的肩膀試圖抱怨,但染上情欲的男孩嗓音聽起來像在撒嬌:「我需要你的幫助……不能一直維持、該死的現狀。」

「我總是猜想……。」Tim將空餘的手繞到男孩腰後,摸索他肌肉量還沒有那麼高的柔軟臀部:「如果這樣……如果那樣……但事情都發生了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Jay?」

皮褲鬆垮垮地掛在Jason的大腿上,底褲前端已經被濡成深色,男孩的腰部得到少年的支撐,讓他攀附的動作輕鬆許多,分出心神用力咬著Tim的肩膀:「醒醒!這他媽不是夢,我該死的變小了!」

Tim眨了眨眼停下動作。

*

Jason再三抗議還是被抱上了餐桌,Tim站在他的兩膝之間仔細檢查男孩的身體變化,目光觸及Jason光裸的腿和有可疑污跡的平口四角褲時,Tim尷尬地移開視線。

「又不是沒有做過。」Jason對Tim遲來的害羞哼了哼:「你明明上個月才草過我。」

「那你願意在這種狀態下被我草嗎?」Tim的話語太過平靜,Jason差點以為他在問明早吃什麼。

「……再說一次?」

「你討厭處於劣勢。」Tim拉著Jason的手腕轉了轉,確認關節沒有異狀:「在變小前,你打開膝蓋是因為你想要,並認為隨時能收回賦予我的特權。」

「嘿,我說過少剖析我。」男孩不滿地抱怨,但Tim沒有因此停下闡述。

「雖然我上你下是否為特權、還是你自以為的特權有待商榷,」Tim蓋住了男孩的嘴巴避免後話被打斷:「你對於現狀極度不安,因為你連我都打不過。」

Tim傾身在Jason通紅的耳廓旁低語:「我可以合理猜測……你並不願意在這種體型來一炮?」

「狗屎。」Jason哼了聲,用光裸的膝蓋夾著少年的腰:「只要你能把我變回去,幾發都不是問題。」

Tim諱莫如深地笑了笑。

*

泰坦的領袖必須承認,他曾經幻想過把他的二哥抱起來草,但現實上的體格差距,Tim合理估算可能得等自己再多長高長壯一些才能辦到。

而外星人的奇怪射線陰錯陽差實現了他的心願。

Jason臉頰潮紅,戰慄地摟著Tim的脖頸,他的臀部被Tim緊繃著的手臂穩穩托著,滾燙的烙鐵按照紅羅賓喜歡的節奏進出,帶出Jason時高時低的啜泣。

男孩的腳踝在Tim流暢的腰線後方交錯,腳趾痙攣著蜷起又放開:「天啊寶寶鳥……我喜歡這個姿勢……。」

Tim呼吸一滯,砰地把人壓在牆上,就著支點的增加讓飽滿的前端擠進Jason同樣高熱的體內深處,後者仰起頭用他過於稚嫩的嗓音尖叫。

「Jay……Jay……。」Tim呢喃著把手蓋上男孩泌出熱液的前端:「你如此殘缺。」

Jason迷亂地隱約察覺Tim藏有言外之音,但他不想聽,顫抖著閉上眼睛。

「但……每一個碎片……每一個傷痕……。」Tim鄰近終點,加快了速度:「都為我所鍾愛。」

男孩嘶聲哭喊,被按在牆面草上雲端。

*

「那是什麼?」Tim把睏倦的男孩從浴室抱出來時,才注意到安全屋的角落擺著一個巨大的扁紙盒,數了數上面共有24個小格。

「Adventskalender。」Jason瞄了眼後不滿地嘟囔:「原本要給你的……但我要重新考慮。」

「是某種聖誕倒數日曆嗎?」Tim把人放到床上後,拿起紙盒仔細檢視:「每個小格裡放著什麼?」他輕輕摸著封起來的紙面。

「你何不自己試看看呢?」男孩拉上薄被後聳肩:「鑒於你惹惱了我,把24號那一格戳開,裡面的東西還給我。」

Tim依言戳開薄紙,小格內安靜地躺著一把鑰匙。

「把那個還給我。」Jason年輕的臉龐非常堅持:「禽獸不配擁有我家鑰匙。」

「不給我的話,我們就耗著,看你什麼時後自己變回來。」Tim露齒而笑,愉悅地把玩那小小的金屬片:「反正我喜歡你這樣。」

「我不喜歡!」

「那鑰匙給我。」

Jason在情勢所逼之下,咬著牙點了點頭。

Fin

*聖誕節當然要有大餐啊呵呵
*系統求放過^^

 
评论(16)
热度(189)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