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跫音響如歌:循環 (逆年齡/普通人AU)

《無數的眼淚成就心中波光瀲灩的海洋》響歌番外3/3




【Warning】

①有小孩離家出走

②然後……我終於把番外寫完啦!聖誕快樂!

③但是這篇並不是聖誕節背景……不忍心離家出走還下雪……




*以下正文





【16歲】【10歲】【7歲】【5歲】

Jason到處找不到Dick,繞了整個公園才發現他的新弟弟正站在自動販賣機旁,用天真的笑臉甜蜜地和前來買運動飲料的女性說話。


「您需要那些零錢嗎?」Dick歪頭睜著大眼睛,臉頰紅撲撲地讓人想捏一把。


「噢,甜心,你想要來點可樂嗎?」女性被Dick感染了傻兮兮的笑容,掂了掂手中的硬幣。


「事實上呢,我正在存錢並不需要可樂。我可以唱歌給您聽。」Jason躲在鞦韆後面困惑地看著Dick用一首走調的小曲換到了幾個銅板。


「為什麼你需要存錢?Bruce說需要什麼都可以跟他說。」Jason在女性樂不可支地離去後,慢吞吞地走到Dick後面。


「離這事遠一點。」Dick翻臉比翻書還快,冷漠地將酬勞塞進口袋:「你剛剛什麼都沒有看到。」


「好吧,你堅持的話。」Jason退了幾步做出安撫手勢,他不明白為何Dick能對所有人擺出笑臉,唯獨把自己踢出名單外。


「嘿,」當Dick笑容滿面地朝來接他們的Tim用力揮手時,Jason低聲開口:「你能不能對我笑笑?」


「你需要嗎?」Dick突然側過頭頭,嚴厲地看著Jason的藍綠色眼睛:「你需要嗎。」


「不,我並不需要。」和Dick對視了會,Jason嘟囔著低下頭。


*


不同於Tim是直接蹦進這個家,也不同於Jason是大陣仗牽著回來,Dick的話題被Bruce搬上餐桌時,Damian連眼皮都沒有動一下。


「我以為這次會是個女孩兒。」Damian從Jason盤中戳起一塊薯餅扔回Tim的碗裡:「我看到了Drake,不要慣他。」


「你以前不這麼叫Timmy。」Jason愣了一會才知道Damian在喊誰:「為什麼不叫他Tim。」


「他長得夠大了。」Damian露出被噁心到的表情,Tim老早就對這種程度的攻擊免疫,最近還發展出了反擊系統。


Tim悠悠地在Jason眼饞的目光下將炸物放進嘴裡咀嚼:「既然你認為我足夠年長,請減少使喚我的次數。」


「你不做誰做?」Damian哼聲,主動重啟被Jason岔開的話題:「父親你就直接帶……Richard?回來吧,Drake會把房間打掃好的。」


「Timmy才不會打掃房間。」Jason客觀陳述:「他還讓我幫他折棉被。」


Tim連忙捂著男孩的嘴,但身為高射砲的最長者已經得到了足夠的資訊發射地對空導彈:「足夠年長使喚他人了?嗯?」


「Richard比較喜歡被叫做Dick。」Bruce喝著無糖咖啡,表情卻像喝到了一壺蜂蜜:「Jason終於有人可以使喚了?」


「我才不像Dame和Timmy那樣壞,我會對Dickie很好很好。」Jason勇於捍衛自己的品格:「Bruce知道他們有多久沒有擺餐具了嗎?雖然那挺好玩的……。」


Damian夾著嘀嘀咕咕的Jason,而Tim拿起Jason的果汁杯,在一家之主的注目禮下落荒而逃。


*


Dick非常的黏Bruce。重申再三依然會在半夜抱著小枕頭擠上Bruce的大床,就算床的主人在公司過夜亦然。


但對於隨著年歲和Bruce益發相像的Damian卻抱持著有裡但疏離的態度;和Tim相處時因為兩方都不太說話,看不清責任歸屬何方。


Alfred沉思著將漬檸檬輕柔地放進茶壺中,他非當局者總是看得特別清晰:Dick總是笑容滿面卻尚未融入這個家。


他將家中地位次序看的十分透徹,並有意識地經營家族脈絡,Alfred很想直白地和男孩說這裡並不需要看人眼色,但這必須他自己弄明白。


「Alfred,還有小甜餅嗎?」Jason噠噠跑進廚房,踮腳讓小臉探出工作台:「噁、檸檬。」他嫌惡地皺眉。


「有的,Jason少爺,就放在餐桌上。想喝一杯舒緩心神嗎?」Alfred放軟了語氣:「如果您想要牛奶也無妨,它就在冰箱裡。」


「唔,你覺得Dickie喜歡檸檬嗎?」Jason抬頭嗅著空氣中甜甜的酸味:「雖然我不太喜歡。」


「您可以端著一小杯去問問他。」Alfred拿了隔熱安全杯,優雅地斟了半杯,將餅乾和牛奶一起擺上托盤後交給等在旁邊的小不點。


「那如果Dickie不喜歡我該怎麼辦?」Jason憂心忡忡,但沒有拒絕運送檸檬茶的意思。


「Timothy少爺會很樂意幫你的。」


*


「Dickie?」男孩用屁股頂開門,卻沒有在目所能及的地方看見他的兄弟,放下托盤後困惑地喊。


窗外有隱約的雷聲,Jason雖然有點怕但首要是找到不見人影的弟弟:「你在哪裡?」


大衣櫃傳來微弱的抽噎。


Jason踩著放在衣櫃前的矮凳打開櫃門,把衣料撥開後找到了縮在最裡面的Dick。


「離我遠一點。」男孩哽咽著:「你什麼都沒有看到。」


「我幫你拿了餅乾,還有呃,檸檬茶。」Jason不知所措地看著Dick滿是淚水的小臉,試探地伸手摸了摸他濕答答的臉頰:「你還好嗎?」


Dick惱怒地正要大吼,窗外劈過的閃電讓他噤了聲,一把拉過Jason拖進衣櫃內又砰地關上門。


「討厭……那個。」Dick低聲抱怨,帶著委屈的哭腔撓在Jason耳膜上:「你說點什麼,什麼都好就是別傻呼呼地不講話。」


黑暗中的衣櫃像溫暖舒適的鳥巢,柔軟的織料攏著他們,Jason忍不住伸手環住了弟弟的肩膀:「呃……好吧……從前有隻羅賓鳥……叫做小翅膀。」


「繼續!」男孩凶巴巴地頤指氣使:「牠為什麼叫做小翅膀?」


「因為牠翅膀小小的。」


「為什麼故事裡沒有我?」


「什麼?噢……呃好吧……小翅膀最好的朋友叫做迪基鳥……牠們有一天……。」


遲延的雷聲轟隆隆地從遠方爬了過來,像邪惡的大手敲打著衣櫃的木板,Dick瑟瑟地摟緊了Jason的腰,把未乾的眼淚全蹭上了他的衣領。


「小翅膀,我怕。」Dick抽抽搭搭地說:「我真的討厭那個。」


「我也不喜歡打雷,但別怕迪基鳥。」Jason輕輕摸著Dick的柔軟髮尾:「小翅膀在這裡。」


*


男孩抱著白鐵罐叮叮噹噹地跑過走廊,期間還靈活地跳過從Tim房間漫出來的樂高:「Dame!Timmy又亂丟樂高!」


「我總有一天會把那邪惡的塑膠物品全扔了Drake!」怒吼從樓下傳來:「你別以為幫每個人買了樂高防踩拖鞋就可以亂丟!」


Dick快樂地一路小跑進Jason的房間:「小翅膀!我們終於可以出發了!」


「出發,什麼?」正踮著腳往魚缸倒飼料的Jason困惑地回頭:「去哪裡?」


「去Blüdhaven!」Dick大聲宣佈:「我爸爸在那邊!我存到了車票錢!」


「Bruce?他在樓下吃早餐啊……。」Jason看著Dick挑起的眉毛:「噢。」


Dick哼著蹦上Jason的床,把白鐵罐裡的零錢全部倒出來:「那些,社工說,」他舉起雙手做出引用手勢:「Grayson太太狀況不佳,無法給予Dick適當的成長環境。」


「這倒是沒有聽你說過,」Jason也爬上床,一枚一枚數著金額:「她還活著?那你能去看她嗎?」


「不行。」Dick悶聲回答:「我媽媽看到我就要哭,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送我到福利院,我爸爸明明就在Blüdhaven。」


「好吧,所以你打算去找你爸爸,然後離開這裡?」Jason很苦惱:「Bruce會傷心的,他那麼喜歡你。」


「我也喜歡他,他很像我爸爸,但畢竟他不是他。」Dick皺起眉頭:「如果你媽媽還活著,你會選她還是他?」


Jason沉默許久:「她。」


*


「Jason,你是不是有事情瞞著我?」Damian狐疑地看著表情古怪的弟弟,後者連忙撲上去抱著少年的腰把臉埋進他最喜歡的位置。


「我愛你。」Jason悶悶地說:「愛你,Dame。」


「噁,夠了。只要不是闖什麼禍就算了。」Damian把小魔鬼氈從身上撕下來:「你不會是在緊張吧?」


Tim彎腰整理Jason的領口,看著Jason有口難言的困擾表情,忍不住打趣道:「別擔心,你會交到朋友的。」


「我……。」Jason漲紅著臉期期艾艾,眼角餘光看見樓梯上的Dick將食指豎在嘴唇之前:「我會的,Timmy。」


「小翅膀背書包好好看啊!」Dick看準時機飛奔下樓往Jason懷裡衝,被Damian抓了起來扛在肩上:「又不是你上學。」


Bruce在門外輕輕按著喇叭,Tim帶著Jason出門準備上車,後者忍不住回頭擔憂地看了眼坐在Damian肩上的男孩。


「放學後。」Dick無聲地做出口型:「我等你。」


*


「Blüdhaven,一張成人票,兩張兒童票。」Dick再度施展自身魅力把女售票員迷地團團轉。


「噢,甜心,你們不必買票的。」售票員慈祥地看著兩小不點:「你們的家長呢?」


「媽媽在那邊和爸爸講電話呢。」Dick隨手比了比候車大廳正在講手機的女性:「我和哥哥覺得無聊想來買票。」


「好吧,祝你們旅途愉快。」售票員將成人票交給Dick,還附贈了兩顆糖果。


「小翅膀走吧。」Dick一轉身就卸下甜膩的面具:「我們得在Alfred發現不對之前搭上火車。」


Jason不可思議地看著Dick:「真是漫天大謊啊迪基鳥。」


「這是計畫,小翅膀,計畫。」Dick敲敲腦袋,對他的兄弟露出微笑。


「Bruce說過謊言是一朵太過漂亮的花朵,終究要凋謝。」Jason聳肩:「先說好,今天只是去找你爸爸,我們得在花謝前回來。」


兩人夾雜旅客之間竄上火車,Dick拉著Jason擠在他們買的靠窗位置上:「我爸爸說過,迷路的話就在火車站前的天使雕像等他,他會來找我。」


「Dickie,你並沒有迷路啊。」


「我知道,但是我爸爸迷路了,他一定還在那裡等我。」Dick握緊了小手,不安地看著車窗外飛掠而過的烏雲:「希望不要下雨。」


Jason蓋住Dick蒼白的拳頭:「下雨打雷了也沒關係,我們在一起。」


火車的晃動掩蓋了Jason口袋裏的手機震動,一聲一聲的響著,在無人應答下幽幽地掛斷。


*


Bruce神色崩潰地握緊方向盤狂踩油門,Tim紅著眼眶死死瞪著電腦上的衛星訊號深怕那個紅點又開始移動。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Damian瞪著手機似乎這樣就能用腦波命令小混蛋打電話回來。


在Damian失控尖叫的前一秒,電話響了。


「Jason Peter Todd!」Damian光速接通電話大吼:「你跟我說要去公園!你的公園還真遠啊!」


『Dame。』Jason的聲音聽起來快要哭了卻硬生生忍著:『拜託……你快過來,我們在Blüdhaven車站。』


Damian已經喪失理智正要拋出一些罵人的話,Bruce連忙奪過手機:「Jason!你們沒事嗎?」


『沒事……但……Dickie哭得好厲害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Jason說著說著也要哭:『他那麼傷心我好難受。』


『爸爸根本不在這裡!』背景音中Dick正在嚎啕大哭:『他為什麼沒有在這裡?他去哪裡了?』


『天啊Dickie!』Jason大喊,一陣沙沙聲後通話結束了。


Bruce把車速飆出了最高速限。


*


「爸爸去哪裡了?」


「他……他去了很遠的地方旅行,Dick……。」


「很遠的地方是什麼地方?」


「天堂(Haven)……噢……Dick……我辦不到……。」


「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我不知道……Dick……我也不知道。」


*


他們最後在Blüdhaven P.D找到了在外遊蕩的男孩,巡警表示在雨中看到了兩個小不點就強制帶了回來。


「Grayson堅持父親就在天使雕像下等他。」員警聳肩:「而另一個孩子可能有點問題,他為什麼這麼怕警察?」


Damian磅地把辦公桌踢凹一個洞:「注意你的用字。」


Bruce阻止了少年的暴行並把人拉到身後,但表情也是很臭:「我沒看到男孩們,你不該像犯人一樣把他們關起來。」


巡警抗議:「我們給了他們毯子和可可,但有一個死命地往桌子下鑽,另一個只好跟著躲在桌子下。」他指著警局角落的辦公桌:「在那兒。」


Tim首先衝過去蹲下身,對上了Dick慘兮兮的臉還有Jason紅通通的眼眶。


「嗨,Timmy。我不喜歡這裡。」Jason抖著聲線:「不要讓他們傷害我。」


「過來,Todd。」Damian擠開Tim,讓Jason撲進他的懷裡:「我就在這裡。」他起身把開始哭泣的男孩帶出警局。


「Dick,你為什麼要來到Blüdhaven?」Tim輕聲對神色徬徨的男孩詢問,伸出了一隻手等著他主動牽上,Dick很快就拉住了兄長的手並鑽入他的懷抱。


「媽媽說……她說,她說。」Dick的眼睛很快又充滿了淚水:「她說,爸爸到這裡旅行了。」


「我必須把迷路的爸爸帶回來,」Dick傷心地用手掌擦揉臉上的淚水:「媽媽生病了,他需要爸爸,不需要我。」


Bruce拿著重新沖泡的熱可可靠近他抖地像落葉的男孩:「Dick,Haven不等同於Blüdhaven……那個地方還要更加的,遙遠。」


「可是我思念他!」Dick委屈地控訴:「他在那天後就沒有回來,他該回來的。」


Bruce接過Tim懷中的男孩,緊緊地抱著他:「Dick,你也應該回來的,我思念著你。」


「Bruce……Bruce……。」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劈劈啪啪掉在Bruce的肩膀:「我也思念你。」


Bruce牽起Dick垂在一旁的小手,壓在自己溫暖的胸口上:「你在我們的心尖上。」


「你們需要我嗎?」男孩哽咽著。


「無時無刻。」一旁的Tim低聲說道。


*


兩小不點得到了一個禮拜的禁足。儘管他們只能在大宅內跑跑跳跳,依然能夠找到什麼事情來煩Damian。


「Dame,有鳥巢!快來看!」Dick闖進Damian的房間,並踩碎了他努力許久的白拼圖。


Jason則是拖著正在午睡的Tim來到二樓走廊的落地窗前,興奮地跳上跳下:「Timmy!那是什麼鳥?」


「知更鳥吧?」Tim打著呵欠,朝氣急敗壞的Damian招手:「Damian,看,有鳥巢。」


「那裏本來以前就有一個,真不懂你們在興奮什麼。」Damian瞇眼看了看:「之前那個被風吹落,我想救牠們卻失敗了,還賠上一塊玻璃。」


「那我們去保護牠們。」Jason跳上跳下:「幫牠們蓋一個房子!」


「好主意,」Dick大聲附和:「Timmy你用電腦查查要怎麼蓋房子。」


「那種事情我怎麼會知道啊?」Tim低聲抱怨,突然假惺惺地朝樓下大喊:「Talia?Talia?真可惜會蓋鳥屋的人不在呢。」


「Timmy你在喊我嗎?」


Tim的臉色馬上變了,而Damian幸災樂禍地說:「有人睡午覺睡到不知天敵來了。」


在獵人衝上樓之前,Tim光速逃跑,而兩小嘻嘻哈哈地跟在後面不知所謂地亂跑,踢踢踏踏的腳步聲迴盪在大宅中。


從書房探出頭的Bruce對Damian微微一笑:


「真像一首歌啊,是吧?」




Fin




【番外小後記】

天啊感謝上帝佛祖阿拉媽祖土地公我真的寫完這三篇番外了,雖然可能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但這三篇多少闡述了我覺得成長中幾個比較有趣的議題:
Tim那篇是如何和家人相處、Jason那篇則是關於自我的原諒:而這一篇是如何面對死亡的議題(……只能說時間是最後的解藥……
多少參雜了我個人的想法大家能這麼包容我天馬行空寫這個故事真是太感謝……正文最後兩個小甜餅可以壓在後面晚點寫,是想讓大家了解四個男孩是怎麼磨合成長的之後,在讓大家看他們在未來過地多麼幸福
((雖然我覺得三篇番外好像讓男孩們的人格有點難以捉摸,不過……人本來就是難以捉摸的嘛

Ps.我認為大少是個心機小天使,對於不相熟的人可能會有點太過勢利官腔,但對於他的保護圈中的人則是掏心掏肺……總之我很努力寫還是有點崩了……對不起TT

聖誕快樂<3

 
评论(9)
热度(115)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