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麥哲倫定律 (424/FBI AU)

《突破貞操第三彈......恩有點曖昧》


【Warning】

①有點過眼雲煙的24!注意!注意!

②FBI和CIA我有看了點資料,但還是有可能有BUG!發現有誤請糾正!

③FBI是負責國內執法+情報蒐集

④CIA是負責國外情報蒐集!如果目標跑進國內就會和FBI發生衝突!

⑤這是 @AKI 的點梗:「脫衣舞男Jason的42梗」←恩......沒有脫衣呢(你還敢講

⑥這同時也是 @沢叽叽叽 的點梗:「Jason因为各种原因一直试图忽略自己与大米之间若有若无的好感,最终大米忍无可忍强制来了一发」←我盡力了,但還是跑調拉lol

⑦我有置換敏感詞!系統求放過!

⑧原諒把兩個點梗寫成一篇的我......原本真的是兩篇,寫著寫著就併篇了





*以下正文((塊陶啊!!!!XDDDDD






「聽著,我很抱歉。」

「沒事,我昨晚挺盡興的。」

「不,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盡興了。」

「我是有長遠眼光的,Todd。」少年從凌亂的床上爬起來,他的腿間一片混亂,還在床上的那方捂起臉不敢再看。

進入浴室前少年冷峻地回過頭放下狠話:「我總會加倍奉還。」


*

Jason恨透了和他人合作,儘管他一哭二鬧三上吊Bruce仍不為所動,指著辦公室的入口讓他出去。

「我不需要搭檔!」Jason強硬地按下那隻冷酷無情的手指:「你不能在整件事都在收網時硬塞一個人來搶我功勞。」

「以上司的身份我很懷疑你口中的已策反人士數量有多少。」Bruce雷打不動:「人是CIA指派過來的,你知道他們有蒐集情報的權利,他會找機會和你接觸。」

Jason嘖了聲,用長腿踢開辦公室的門,瞬間感受到Wayne局長射過來的凌厲瞪視,他轉頭瞪了回去:「他可以來,但別想我會幫他擦屁股。」

「小翅膀?火氣怎麼這麼大?」同樣待在毒品組織犯罪部門的Dick途經煙硝戰場,停下腳步觀看戰況。

「沒你的事,迪基鳥。」Jason用肩膀撞開同僚:「寶寶鳥今天在嗎?」

「Tim剛剛還問我中午要不要吃披薩。」Dick微笑:「啊,今天中午我們來個小鳥聚吧?」

「小鬼不在這裡怎麼小鳥聚。」Jason看了眼觀鼻鼻觀心的Bruce:「沒人知道他畢業後去哪了。」

「不是所有從聯邦調查局學院出來的人都會進來工作。」Dick聳肩,同樣偷看上司一眼:「不過我也很關心Damian現在怎樣了。」

「還活著。」僵持一會後,Bruce乾巴巴地說。

Jason瞪了前導師和現任上司一眼:「把學院時期的專業隊伍領導地四分五裂,真有你的風格。」

「Jay!」Dick不贊同地低喊:「那不是誰的錯。」挑起戰火的FBI探員聳聳肩離開。


*

「BAU的咖啡真的有夠難喝。」Jason喝了一口Tim推過來的紙杯,苦著臉再推回去:「我以為上次抱怨後會有所長進。」

「不能期待三倍濃縮能多美味。」行為分析部門的側寫師搖搖頭:「難喝但絕對有效。」

Jason諷刺地笑笑:「希望你們部門有準備三倍的AED(心室除顫器)。」

「你上次要求的側寫結果出來了。」Tim轉移話題:「我幫你準備了三條接近目標人物的方法。」

「說來讓我笑笑。」

「脫衣舞者、脫衣舞者、脫衣舞者。」Tim拿回被Jason嫌棄的咖啡優雅地抿了一口,陶醉於後者天崩地裂的表情。

「要多少脫衣舞孃我都能叫來。」探員垂死掙扎。

「當然是你自己去啊,大紅鳥。」Tim露齒而笑。


*


Jason發誓,等這些破事結束後,他要用單位配給他的格洛克在Bruce Wayne光潔的辦公室牆壁打上一排彈孔。

他下意識地摸了摸臉上的多米諾面具,又覷了眼在鏡面映出的倒影:就算是Dick在這裡也認不出這個穿皮革背心、緊身小短褲的火辣舞者是誰。

「他媽的。」Jason壓低漆黑軍帽的帽緣低聲抱怨,包覆至膝上的大腿皮靴讓他很不自在,Roy再三保證會做好後援,但探員先生還是希望綁在腿根的裝飾性槍套裡面有把真傢伙。

「呦,Peter,你就是做這行的料子,知道嗎?」說話都打著節奏的夜店老闆滿意地看著第一天上工的新人,手握拳結實地在他胸膛上打一拳:「多有料啊。」

Jason翻了個白眼,陪老闆玩了會兄弟手勢,在腰間別上馬鞭掀開簾幕走上舞台。

由於是新人身份,扯著短褲扭屁股的工作輪不到他,Jason被推去處理大部分的舞者都不喜歡的事情:下至舞台和離看台遠了些的觀眾互動,易言之就是被性騷擾。

這種安排正合他的心意:他是來接觸目標而不是賺錢的。他先象徵性地空揮兩下馬鞭,單手按著帽緣舔過塗著口紅的薄脣,引起台下一陣騷動。舞者Peter同時也是探員Jason的男人不動聲色的尋找目標,近日入境美國的墨西哥毒梟。

他做好心理建設走下台,任由激動的男女朝他的小皮褲塞錢,在接近目標時,他對上了無比眼熟的深藍色眼睛。

*

「Ghul先生,我由衷希望今天能成為我們的友誼的紀念日。」口音濃厚的毒梟朝中東軍火商的代表舉杯致意:「玩得盡興,有什麼感興趣的都可以開口。」

高大的黑髮男人索然無味地點頭:「給我汽水,工作期間不沾酒。」

毒梟的表情閃過惋惜,但還是吩咐手下連忙送上罐裝汽水,燈光閃了閃,重節奏的音樂帶起人潮的尖叫,台上竄出幾名舞者用撩人和充滿暗示的節奏炒熱氣氛。

喝著汽水的男人仍是沒什麼表情,毒梟在一旁暗自焦灼,思索如何才能勸誘對方和自己簽下長期的彈藥供應合約。

「嗨,需要桌邊服務嗎?」毒梟聞聲抬起頭,男舞者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身材火辣唇色紅潤,藏在半張面具後方的藍綠色眼睛閃著挑逗的光芒。

飽滿的胸肌和結實的屁股大長腿,墨西哥毒梟差點就摸上幾把並在他的胯間塞小費,他忍下好物私藏的衝動,拍拍舞者的屁股要他去討好那油鹽不進的男人:「寶貝,這是我的大客戶,如果能幫我談成生意錢不會少給你。」

「我書讀得少哪會談生意,」舞者誘惑地笑著,膝蓋放上毒梟的腿間,若有似無地擠壓他的小帳篷:「哪裡有錢往我哪兒靠啊。」

「過來。」當了啞巴一晚上的男人沉聲說話:「你,過來。」

*

Jason決定除了一排子彈,他還要打碎Bruce珍藏在辦公室置物櫃上的古董大金幣。

眼看就要接近目標人物,開個房間套個話,推敲出毒品進港的時間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命運卻硬生生逼他去爬其他無關人士的膝蓋。

Jason在心裡嫌棄著,動作卻萬分妖嬈地拿過男人手中的汽水罐,摟著脖頸坐在男人結實的大腿上,他感受到對方微涼的大手覆上了自己光裸的腰側。

「哇喔,是什麼樣的大客戶。」情報多多益善,Jason用嘴唇蹭著男人臉頰,他發現對方的手握地更緊了,腰側被捏地發疼。

「你有口音。」默不作聲吃了好一會豆腐的男人開口:「尖銳的,遮不住的粗俗腔調。」他手移動到Jason的屁股上用力揉捏。

出賣色相的探員先生突然福至心靈,他背著毒梟不敢置信地看著男人的藍眼睛,其他桌的客人正好開始叫囂舞男跑哪去了,Jason當機立斷要撤退,卻一霎眼被扛上了肩膀。

「謝謝招待,合約好說。」男人朝毒梟點點頭,無視Jason的掙扎,拍了拍他挺翹的屁股。

「我不做出場服務!」Jason尖叫,被扛出夜店時還朝站在門口的一日老闆求救,而說話帶著節奏的老闆愛莫能助地對Jason隔空做了個兄弟手勢。

Jason回報他一根中指。

*

「Damian Wayne!」被扔進車後座時Jason還在掙扎,他正要跳起來逃出生天,被大吼的男人行雲流水地坐上駕駛座換檔踩油門,用飆高的車速斷絕探員跳車的企圖。

「認出我了?Todd。」Damian仍是一副死人表情,他透過後照鏡看了眼齜牙的男人:「別想掐我脖子,撞車了你也別想活下去。」

「那你就開慢點。」Jason生氣地拿起Damian放在後座的長風衣套上:「Roy大概要瘋了。」

「你搭檔沒什麼用。」Damian平靜地表示:「他沒有在第一時間來解除你的危機。」

「第一時間,你有給誰第一時間嗎?」Jason諷刺地笑笑:「所以,你就是那個該死的、要來搶功的CIA?」

「不是,我只是來討債的,又剛好是個CIA。」Damian哼哼:「連本帶利,加倍奉還。」

「都說了那天的事情我一點印象都沒有。」Jason大聲抱怨:「你到底有沒有毒品入港的情報!你的幼稚行為讓整個計畫都變成狗屎。」

「後天晚上九點入港。」Damian嘖了聲:「FBI就是一群蠢蛋,蒐集情報還得靠探員賣肉。」

「這是小紅鳥的主意!」Jason反駁:「還有你老爸就是FBI局長,CIA狗!」

駕駛突然一個急煞,Jason的額頭狠狠地在椅背上撞了下眼冒金星,Damian起身彆扭地侵入後座的領域,提起Jason的衣領吻住那不安份的嘴唇。

「那兒等會要上演幫派火拼,傻瓜。」結束漫長的親吻後,Damian低聲說。

「Roy……那Roy……。」Jason暈乎乎地看著分別許久,從青蔥少年蛻變成硬朗男人的Damian。

「我有職業道德,早就通知FBI豬撤退了。」Damian勾起嘴角:「並保證會把他們的傻探員一起帶出來。」

*


Jason覺得這實在是很沒道理。

他承認Damian還沒成年時的確是可口多汁的可愛少年,有機會上他一波Jason也不會拒絕。但慘案發生後他卻一點印象都沒有。

在一些說不清道不明如今是羅生門原因,連品種是酒精還是藥物都不清楚的情況下,Jason沒記得過程,全程清醒的Damian緘口不言。

而如今他卻要為一件他沒有爽到的事情負責。

Damian拿著馬鞭輕輕抽打Jason光裸的背脊,留下暫時性的紅痕:「嘿,你站起來了。」

「閉嘴!」Jason羞憤地掙扎,但Damian壓制的力道難以掙脫,他甩著頭試圖把Damian方才扣上的漆黑軍帽弄下來:「你對不起全美利堅的軍人、你在褻瀆忠誠的象徵!」

「我認為整套行頭都帶上才是完美的一餐。」Damian涼涼地說:「而且這擺明是仿的,你想戴真的改天弄一頂給你,什麼國家的都不是問題。」

他在Jason不停扭動的屁股上搧了一巴掌,掙扎益發劇烈,他按著男人的腰讓他貼在床上:「你如果堅持要讓和煎變成強煎我也沒辦法。」

「從頭到尾都是強煎!」Jason大叫。

「債務人閉嘴。」Damian愉快的說,伸手將Jason嘴上的口紅抹開,在他的臉上拉出虛假的微笑:「笑一個。」

「你比迪基鳥還變態。」Jason鄙視地斜眼看著男人。

「沒搞懂我為什麼要上你對吧?」Damian笑著說,但眼底沒有暖意:「真當我想隨便找人打砲?」

「才不管你打著什麼算盤!一砲還一砲,我認了。」Jason壯烈的翻過身打開膝蓋,用腳跟勾著Damian的後腰。

「看過你自己的眼神嗎?」Damian俯下身,手肘架在Jason耳側,對著他的鼻尖低語:「你看著我的眼神多好看啊,Todd。」

Jason脹紅了臉:「你以前長得挺好看的,為什麼不能多看兩眼?」

「繼續嘴硬吧,反正我沒打算一砲了事。」Damian起身抬起Jason的長腿放上肩膀,慢條斯理地褪下他的皮靴,並在他的腳踝落下一吻:「真當我是會被強上的笨蛋?」

「就知道那是你搞的鬼,」Jason高聲指控:「小小年紀就用盡算計!」

「我說過我是有長遠眼光的。」Damian沒打算繼續逼迫臉皮薄的傢伙:「將來我們合作的機會還有很多。」

「我要離開FBI!」

「你不管到哪兒去我總會知道。」Damian停止沒營養的廢話,沉醉地享用他放養山林多年的鳥兒。

*


「哇喔小杰鳥你身上的風衣挺好看、噢!」Roy的碎碎唸被一拳打斷:「我明明沒有說你裡面該不會什麼都沒穿!」

「我感受到你的蠢問題了。」Jason冷冷地說,腿間黏糊糊地讓他很不舒服,他推開Roy逕自坐上駕駛座,並神速鎖上車門:「你走回去。」

「什麼?車給你開沒關係但讓我上車啊!」

Jason沒有理會搭檔的哀求,看了眼站在旅館窗戶旁的高大男人,Damian朝他揮了揮手。

探員先生磨著牙催下油門離去,決定明日就要搗爛局長辦公室。

*


「這裡竟然沒有淋浴設備?」

「當然,我特別找的。」

「那你還射在裡面!」

「我就想你帶著我的味兒回去。」




Fin


**出來混總是要還XDDD因為地球是圓的


 
评论(32)
热度(113)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