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跫音響如歌:漸強 (逆年齡/普通人AU)

《以此謹記總是不停在成長的男孩們》響歌番外2/3



 

【Warning】

 
 

①Talia出沒,但我要OOC一把,她在本文只是喜歡小孩的女性

 
 

②其實好像、有點刀(捂臉)

 
 

③為了補正文開出來的漏洞這篇真的寫了好久(這篇有點長)

 
 

④好吧,我必須要說**真的有點刀**慎入

 
 

⑤啊……還有一篇大少的('・ω・')







 
 

【15歲】【9歲】【6歲】


 
 

某天晚上,Tim神神秘秘地抓著一疊資料溜進Damian的房間,臉上露出Damian很久沒有看過的緊張和不安:「你對我怎麼想?」

 
 

「什麼?」Damian滿頭鄙夷:「很確定你不是我的理想型。」

 
 

「我是說,」Tim清清喉嚨,他現在已經能用正常的音量說話而不需要豎起耳朵聽:「你現在對於弟弟是怎麼想的。」

 
 

正在替小提琴調音的少年一個分神,手勁過猛硬生生把弦給轉斷了:「Timothy,你現在是要拿之前的話題來噁心我嗎?」

 
 

很是習慣兄長用尖刺包裝難為情的Tim聳肩:「我們也許要有新的兄弟了。」他把資料架上Damian的譜架:「還有,你能換別的曲子練習嗎?老是同一首我有點煩。」

 
 

「我想練什麼就練什麼,」Damian把斷掉的腸弦拆下來扔到Tim身上:「你又去偷翻父親的書房了。」

 
 

Damian將琴擺到一旁,拿起資料慢慢地翻著; Tim把掛在肩上的弦轉手放進垃圾桶內,走近拿起提琴和新弦,沉默地換裝並叮叮噹噹地調音,他看著兄長欲言又止。

 
 

Damian慢了幾拍才知道他在顧慮什麼:「我不認為有了先前的經驗,父親還會以為收養男孩是他一個人的事情。」他頓了頓又說:「他做決定前會來問我的,Timothy。」

 
 

Tim看起來鬆了口氣,把琴還給主人準備離開房間,Damian看著男孩微駝的背影開口:「他也會問你,傻瓜。」

 
 

男孩側過頭露出小小的笑容:「我知道。」

 
 

*

 
 

「你確定是那個男孩?」Colin皺著眉頭和Damian一起挨在樹籬邊:「他看起來太小了。」

 
 

Damian點頭:「Jason Todd。」他反覆對著Tim從Bruce抽屜拿出來的資料,語氣也有點猶豫:「6歲差不多是這個大小?」

 
 

「他看起來連我的肩膀都搆不著。」Colin抱怨,並做出心疼的揉胸動作:「這個福利院真有按照三餐給飯嗎?」

 
 

Damian不樂意地猛戳資料照片:「這是父親資助的福利院,怎麼會沒錢。」坐在鞦韆上的男孩太過瘦小,Damian皺著眉發現鞦韆上剩餘的空間幾乎還能再擠進另一個男孩。

 
 

Colin在一旁看著好友忍不住輕笑:「現在開始會擔心別人了,是吧?」

 
 

Damian正想反駁,餘光注意到有個稍大的男孩湊近了也許會成為他弟弟的Jason Todd。從Damian的角度只能看見挑釁者的背影,還有染著薄怒即將爆發的藍綠色眼睛。

 
 

噢,起碼比Timothy那個悶葫蘆好多了。Damian還在胡思亂想,兩方就打了起來,而其他在廣場上玩耍的小孩馬上就圍了過來吆喝。

 
 

「停下來!」Colin機靈地翻過樹籬,看準咆哮的黑髮小男孩,攔腰把人拎起來扛在肩上,過程中還被男孩撓了幾拳幾腳。

 
 

「好啦,也許我該讓你們握手和好?」Colin搔搔臉騎虎難下,Damian決定縮回樹叢後靜觀其變。

 
 

「握手會被他拉下地獄,」從地上爬起來淌著鼻血的男孩大聲指責:「他被詛咒了!」

 
 

「我不是!」Colin肩上的男孩激烈掙扎,他呼吸得如此用力像是要把胸口撐破,他的嘶吼被一串咳嗽打斷,紅髮少年手忙腳亂地把人放下小心翼翼拍打男孩瘦小的背脊,男孩慘兮兮地咳著:「亂講。」

 
 

Damian在福利院負責人前來關切前轉身離開。

 
 

*

 
 

Bruce把Jason接回家的那天,Damian主動開口要去幫忙搬行李,Tim也悄悄摸上後坐繫了安全帶不肯下車。

 
 

「Jay可以在坐我旁邊。」Tim指著隔壁的空位:「我陪他聊天。」

 
 

「你?算了吧。」Damian行雲流水地跳進駕駛座,卻馬上被Bruce拎了出來:「我會開車!」

 
 

「我知道,但你沒有駕照。」Bruce頭疼地回想Talia到底都教了Damian什麼:開車、打獵、浮潛,他很懷疑今年暑假那剽悍的女性打算帶Damian去開輕航機。

 
 

少年爬到副駕駛座上抱胸生悶氣,Tim在後頭晃腳哼著歌,搗鼓他的平板電腦:「Jay會喜歡看Discovery嗎?上次那個介紹輪船機艙的節目很有趣。」

 
 

「Timothy你想點正常的開場白。」Damian縮起腳蜷在座椅上抹著靴面的污漬,Bruce用眼神示意他把腳放下,對此少年給了生父一個白眼:「NBA球星是不錯的話題。」

 
 

「我想Jason會比較喜歡小狗小貓。」Bruce見眼神無效,伸手打著Damian的膝蓋,用武力灌輸正確的乘車禮儀:「或者花草,福利院負責人有提過他很擅長照顧植物。」

 
 

一家人吵吵鬧鬧地抵達福利院,Damian曾遠遠看過的男孩正低頭站在院長旁邊一起等著新家人的到來。

 
 

他真的好小,Damian跳下車時忍不住想著。Bruce和院長開始握手寒暄,Tim像看見未完成的樂高般猛盯著躲在院長腿後的男孩。

 
 

「Jason,你得和Wayne先生打招呼。」院長感受到越抓越緊的褲管,側身將男孩推到面前,就正站在Bruce面前。

 
 

Bruce蹲下身讓視線和男孩齊平:「叫我Bruce就好。」他緩緩地把手放上Jason的肩膀:「我們幾天前見過面,還記得嗎?」

 
 

「是的……先生、」Jason對上Bruce不贊同的眼神,連忙結結巴巴地改口:「B、Bruce。」

 
 

「你行李打包好了嗎?」Tim打破兩人的對視,臉部表情僵硬的要命。Damian能看出他幾乎要樂瘋了,悶騷的個性和狂奔的心緒強烈衝突,導致顏面神經失調。

 
 

Jason抬起小臉看著Tim,不安地看著後者像是想笑又想尖叫的表情,他咬著嘴唇囁嚅:「還沒。」

 
 

「我幫你整理。」Tim朝男孩伸出手,感性戰勝理性露出大大的笑容,Jason看起來被恭維到了,臉紅撲撲地握住了他的手,兩人一起跑進福利院。

 
 

「Timothy是憑哪一點去幫人收拾東西……房間裏的樂高像暗器般亂丟……。」Damian嘀咕著,回過頭才發現Bruce一直在看著他,少年心虛地轉開視線。

 
 

Bruce見狀拋出話題:「很意外你會主動和我談這件事。」

 
 

「你早就做決定了,我只是讓自己過的舒坦一點。」Damian聳肩:「Alfred說如果有更多人回去幫忙整理花圃也挺好的。」

 
 

「不該把你的兄弟當成無償勞動力。」Bruce不贊同的說,但眼底灑滿了笑意。

 
 

Damian在生父似笑非笑的目光中落荒而逃,他爬上福利院老舊但結實的階梯,慢悠悠走在長廊上,目標是盡頭的房間,打算去旁觀Tim是如何去幫他人整理行李。

 
 

「你是Todd的新哥哥。」一旁微啟的門縫傳來句低語,Damian停下腳步看著那雙門後的眼睛,那雙眼眨了眨,用孩童尖細的嗓音尖叫:「你們不該選他!」

 
 

「為什麼?」

 
 

「因為他是殺人兇手!」話說完門就砰地關上,Damian上前一步還想追問,眼角餘光看見黑髮男孩套著長短不一的靴子,神色焦慮地在長廊盡頭凝視著他的新家人。

 
 

「行李就這樣?」他走上前接過男孩手中的背包,Jason仰頭看著Damian,眼睛濕潤地像是要滴出水,年長方低頭與其對視:「這些東西無法填滿你的新房間。」

 
 

Jason發出被噎到的聲音,手抬了一半又猶豫地垂下,少年歎著氣單手把男孩抱進懷裡,後者馬上抱住了Damian的腰。

 
 

「Jay,這盆小花是你的嗎?」Tim拿著一盆植栽回頭喊,把臉埋在兄長腰腹的男孩胡亂應了聲。

 
 

「喜歡花嗎?Alfred也很喜歡花。」Damian喃喃地說,撫摸Jason垂在頸背的柔軟黑髮:「你假日得幫忙整理花圃。」

 
 

男孩緊緊抓著Damian的衣擺,幾不可察地點了點頭。

 
 

*

 
 

Bruce心情非常不好。

 
 

董事會議決派他去海外的分公司協助站穩腳步,這意味著他必須離開他心愛的男孩們將近一個月。

 
 

「Talia會過來陪著你們。」掙扎許久,Bruce還是在某天的早餐桌上沉痛地說出預備方案:「我很不安。」

 
 

Tim被嚇得弄掉了抹刀,Jason仰頭拉著Damian的袖口低聲問誰是Talia,最年長的那方也是一臉震驚:「難怪她昨天打電話來問Jason喜歡吃什麼。」

 
 

「我喜歡吃什麼?」Jason一臉迷糊:「我沒有特別喜歡吃什麼。」

 
 

「你摸著肚皮再說一次。」Damian瞪著坐在身旁的小不點:「為什麼你盤裡的香腸都是最先不見的。」

 
 

「那是、」

 
 

「如果Talia帶著漆彈出現該怎麼辦。」Bruce還深陷在自己的想像世界中,他把臉埋進手中呻吟:「一個月後回來世界就變了。」

 
 

「純屬擔心過度。」老管家安定地替男人添了杯早茶:「我更擔心老爺去海外水土不服該怎麼辦。」

 
 

「Alfred,你留在美國吧,不要跟我去西班牙。」Bruce在桌上用力一拍:「我自己去。」

 
 

在場所有人都用微妙的眼神看著家主,由最小的Jason拋出核心問題:「Bruce能照顧好自己嗎?」

 
 

一家之主挫敗地低下頭。

 
 

*

 
 

Jason害怕Talia,但Damian不知道為什麼。

 
 

自暫代親職的女性進門,Jason就像牛皮糖般黏在Damian的腿後,不管怎麼說都不願意看Talia一眼。

 
 

「沒關係的,Dame。」Talia輕快地說,要Damian 把她從超市搜刮來的各類香腸提進廚房:「怕生是很正常的。」

 
 

Tim從樓上偷偷探出頭被眼尖的Talia發現,女性高速衝上樓:「Timmy!你還是窩在房裡不出門玩嗎!」

 
 

「有!我有!」Tim慘叫著被抓下樓:「Damian能作證!」

 
 

「他沒有。」Damian愉快地陳述,滿意地看著Talia在男孩手中塞了塊滑板並勒令晚飯前面不準回家:「他等一下就會溜去Kent家玩樂高!」

 
 

「我不會!」Tim在門外尖叫:「Conner家沒有樂高!」

 
 

Damian對踩到樂高的血淋淋過往懷恨已久,他太過沉浸於甜蜜的復仇中,以致他過了好一會才發現Jason正在發抖。

 
 

「母親沒那麼可怕,Jason。」他拿起一包香腸:「看,是你喜歡吃的牌子。」

 
 

Jason像是什麼都聽不見一樣,把臉埋在Damian腰間不肯說話。

 
 

「好吧,也許你想回房間?」Damian長長地歎了口氣:「但你能保證明天好好看著母親說話嗎?」

 
 

Jason猶豫著點了點頭。

 
 

*

 
 

Damian沒有壓低音量跑進Tim的房間,在床底和衣櫃亂翻一通,找不到標的物馬上爬起來要衝出房間,半夢半醒的Tim揉著眼睛:「你在找什麼?」

 
 

「Jason不見了。」Damian像被燒了尾巴的豹子:「他的床是空的,我到處找不到他。」

 
 

Tim霎時完全醒了,從床鋪跳起來套上外套,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時間是清晨:「你怎麼發現的,Talia知道嗎?」

 
 

「晨跑回來,看見他房門是開的我就留意了下。」Damian的髮梢還沾著汗水:「母親也在找他。」

 
 

他們最終在昏暗的廚房餐桌下找著了蜷著身體熟睡的男孩,Talia示意Tim把手電筒關了,手伸到男孩膝窩把人抱了起來,Damian正想說什麼,Talia只是搖搖頭。

 
 

「媽媽?」上樓梯時Jason還是被晃醒了,他含糊地呢喃著,和Talia對視了幾秒,恐懼爬上他的藍綠色眼睛:「……請原諒我!」

 
 

他在Talia手中掙扎,徬徨地看著周遭,和Damian對上眼後朝少年伸出手,他帶著哭腔喊著兄長:「Dame……。」

 
 

Talia一把男孩放下,Jason就撲進Damian的懷抱,後者雙膝著地讓男孩緊緊摟著他的脖頸。Jason不停顫抖:「不要送走我,拜託。」

 
 

「沒人要送你走。」Damian笨拙地拍著男孩的背脊,看了眼很是受傷的Talia:「母親想抱你回床上睡。」

 
 

Jason抽抽搭搭地搖頭,把淚水和鼻涕都塗在Damian的運動外套上:「我沒有把東西藏起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我不知道……。」男孩哭喊,似乎一戳就會碎。

 
 

Damian發出嘆息,彎腰在Jason的髮旋輕輕一吻。

 
 

當Jason哭累一下一下地打嗝,Tim開口:「Jay你為什麼要睡在餐桌下?所有人都在找你。」

 
 

「我也不知道……。」Damian聽見Jason傷心地呢喃。

 
 

*

 
 

「也許我讓Jay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讓兩小都回床上睡覺後,Talia替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你父親有提過他以前的事情嗎?」

 
 

Damian看著生母搖了搖頭,他的運動外套被Jason弄地一塌糊塗,卻沒有心情換下:「我聽過福利院的其他男孩叫他殺人兇手。」

 
 

母子兩對望了會,最後決定聯絡遠在西班牙出差的Bruce。

 
 

「Talia!你染頭髮了。」視訊通話的那頭,Bruce看起來十分錯愕,對此Talia哼了聲撥了撥紅褐色的髮尾:「你已經不是能管我髮型的身分。」

 
 

Bruce臉色十分難看:「Jason還好嗎?」

 
 

「他夢遊了。」Damian煩躁地說:「有什麼事沒有告訴我們的?」

 
 

「Jason的母親,頭髮也是這個顏色。」Bruce擔憂地揉著眉心:「母親在他的面前倒下,母親過世後被他送到福利院。」

 
 

通話結束後,Talia若有所思地捲著髮尾:「Dame,我得出趟門,你能看家嗎?」

 
 

那天Jason在接近中午時醒來,而染回黑髮的Talia坐在他床邊溫柔地看著他。

 
 

「……我……。」Jason看著女性的新髮色,不安的抓著被單囁嚅。

 
 

「這個顏色好看嗎?」Talia笑著把眼眶泛紅的男孩摟進懷裡。

 
 

*

 
 

儘管Jason已經和Talia親近了起來,但夢遊的情況就像是被打開了開關一般,時常要上演到處找男孩的劇碼。

 
 

「有時候我真擔心Jay像侏羅紀公園的迅猛龍學會開鎖。」Damian進行男孩回收作業把人從乾浴缸抱出來時,Tim很是煩惱地揉著額角:「他會打開大門一路走到墨西哥去的。」

 
 

「不會讓那種情況發生的。」Damian低聲說。在知曉Jason有夢遊的問題後,他就搬到了Jason的隔壁,睡很淺的少年聽見開門聲就會起床跟在男孩後面:下樓、避開廊柱,Jason簡直就像是醒著一般。

 
 

每年六月公司陷入半年報地獄,Bruce剛從西班牙風塵僕僕的回來,就被召喚到總公司去處理財務報表。因為擔心Jason夢遊的狀況在家裡和公司奔波幾趟後,Damian跳出來表示他會照顧好兩個弟弟,請求Bruce留在公司好好睡上一覺。

 
 

「雨就要來了。」Tim在Damian把男孩抱上床後,看著窗外厚重的雲層輕聲說。

 
 

Damian沒有說話,手指撫過Jason在睡夢中仍緊緊皺著的眉頭。

 
 

*

 
 

誠如Tim所言,雨下了整整一週,每當入夜還有變急的趨勢。

 
 

Damian在滂沱的雨聲中沒有漏聽隔壁的開門聲,他抬頭看了眼時鐘,午夜。他放下書本拿下眼鏡,起身走出房門跟在Jason後面。

 
 

Jason不只是夜裡有狀況,他白日的精神每況愈下,似乎有什麼問題深深地困擾著他,開口詢問又緘口不言。

 
 

少年跟著男孩走下樓,看著他進入廚房拿起玻璃杯,Damian看過好幾次的舉動,卻因為一聲響雷有了不同的走向。

 
 

Jason驚醒了。男孩失手打破手上杯子,在茫然間被碎片劃破了手腳,鮮血馬上就從他的手腕上湧出。

 
 

Damian衝上前用桌巾緊緊壓住男孩的手腕,Jason還迷迷糊糊地,痛覺似乎還在天上飛尚未降落:「Dame……?」

 
 

「Timothy!」Damian對著樓上大吼,Tim明顯是慌忙中踩到了自己亂丟的樂高,臉痛到揪成一團瘸腳出現在餐廳。

 
 

「得去醫院,我來開車。」Alfred今晚並不在大宅,Damian看著Jason手上止不住血的傷口下了判斷。

 
 

男孩的痛覺開始正常運作,但看著兄長們焦慮的表情,Jason眼裡打著淚花咬緊嘴唇,硬生生憋下哭喊。

 
 

「你沒有駕照!」Tim大喊,難掩心慌:「現在還下著大雨。」

 
 

「所以你待在家裡。」Damian把Jason抱起來,手仍是緊緊壓著傷口,後者再也忍不住開始啜泣。

 
 

冒著大雨和被路邊攔檢的風險Damian把男孩扔進了急診室,和服務台借了電話打給留在家裡的Tim。

 
 

「沒事了,預計要縫六針。」簡要交代了Jason的情況後,Damian聽著Tim細微的呼吸聲等著他說話。

 
 

良久,Tim虛弱的嗓音從話筒中傳來:「網路上說,這種時候可以叫警察來。」他哽咽著:「這真的是壞主意,壞透的壞主意,我轉了好久的新聞。」

 
 

「我真的會開車,Timothy。」Damian輕聲說。

 
 

*

 
 

Jason的眼睛腫地像核桃,被護士抱出了診療單間,等了許的Damian沒有伸手接過滿臉委屈的弟弟,護士只好尷尬的把男孩放在Damian身旁的長椅上。

 
 

「關於之後的換藥……。」護士還想說什麼,在Damian凌厲的瞪視下只好聳肩:「我等會再來。」

 
 

「Todd。」Damian沉聲的質問在空蕩蕩的醫院大廳特別有威懾力:「你最好交代清楚你的小腦袋都裝著什麼,如此複雜讓你每天晚上都起床夢遊。」

 
 

「我沒……。」

 
 

「你哪裡像是沒有!」Damian瞬間爆發,一拳打上走廊上的自動販賣機:「今天是玻璃杯,你明天打算拿什麼砸在自己身上?」

 
 

Jason嚇得從長椅上跳起來,但沒有轉頭逃跑,而是倔強地瞪著兄長:「你可以不要管我。」

 
 

「我要怎麼不管你?你是我弟弟!」Damian用盡全力大吼:「我不可能就讓你死在家裡或者路邊哪個地方!」

 
 

「每個人都想要我死掉。」Jason也吼回去:「因為我害死了自己的媽媽!沒有人希望我活著!」

 
 

Damian氣得不輕,正準備把人拎起來揍一頓再丟回診間包紮,但Jason卻卑鄙地針對兄長的弱點發出攻勢。

 
 

他藍綠色的眼睛溢出大量的淚水,努力眨著眼試圖藏起自己的傷心,但徒勞無功濕了整張小臉。

 
 

「媽媽有哮喘。」Jason強作鎮定,卻無法平穩地說話:「那天找不到藥。」

 
 

「我叫了救、救護車。」男孩的胸膛劇烈起伏,肩膀卻越縮越小:「塞車、他們來不及過來。」

 
 

Damian安靜地聽著,握緊的拳頭漸漸鬆開。

 
 

「葬禮後、我找到藥了。」Jason放棄嘗試,用力壓著自己的眼睛哀嚎:「為什麼我沒有早點找到!為什麼!」

 
 

男孩手上的紗布被淚水打濕:「有個警察問我,媽媽最近有沒有惹我生氣。」他瘋狂地搖頭:「他怎麼可以這樣問我?怎麼可以?」

 
 

Damian跪在大廳冰冷的地板上,把Jason抱進懷中,吻著他打濕的面頰和顫抖的眼皮:「不是你的錯……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他覺得胸口都要被男孩的眼淚蝕出一個大洞:「天啊……Jason。」

 
 

「我好想她,Dame……我好想她。」Jason像抓著浮木一般抓著Damian的手臂:「我每天都在想她……原本已經決定不想了,但是Talia和媽媽好像。」

 
 

「那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Damian將嘴唇貼在Jason的額頭上低語,男孩的體溫太低了,Damian把人摟地更緊了。

 
 

「沒有人、這樣跟我說過。」Jason嚎啕大哭。

 
 

*

 
 

某天Jason醒來時,發現自己被Damian和Tim夾在中間,兩兄長一左一右靠著男孩睡地正熟。

 
 

我在床上,Jason迷迷糊糊地想著,又迷迷糊糊地進入夢鄉。

 
 

*

 
 

腳步聲踢踢踏踏伴隨著Alfred請勿奔跑的告誡,Jason滿臉的麵粉格格笑著推開Tim的房間,兩名兄長神色自若地把紙頁扔在床上:Tim的房間本來就像是被炸彈打過,不收拾反而不會有破綻。

 
 

「快來,快來。」Jason爬上床拉著Damian的手臂:「Alfred烤了餅乾。」

 
 

Tim看著兄長用煩躁包裝他的害羞:Jason在家中和Damian特別親近,有時候傷心了哭著要找的人不是Bruce而是總是臭著臉的Damian。Damian總抱怨是雛鳥效應,但Tim認為Jason小歸小,對於家人的關心還是很敏感的。

 
 

他把警局的人事資料塞進床單下,被Damian搭著肩膀摟出門的男孩見Tim沒有跟上,矮身鑽出兄長的臂彎回頭去拉Tim的手。

 
 

「Timmy。」Jason墊腳在Tim耳邊低語:「今天的柳橙汁是我榨的。」

 
 

「什麼時候?」Tim笑著揶揄:「夢遊時榨的嗎?」

 
 

「當然是剛剛。」Jason鼓起臉頰:「Dame說我很久沒有夢遊了。」

 
 

「Jason。」最年長的少年站在門口,午後的陽光透過天窗灑在走廊上,替他的側臉描上金邊,Damian朝房裡的男孩伸出手:「快點,我餓了。」

 
 

Jason笑著跑上前,用力一跳攀住了Damian撐在門框上的手臂,後者順勢把人摟進懷中,男孩快樂地笑著。

 
 

Tim嘆了口氣,看了眼方才和Damian討論出來的申訴信,想了想拿起寫了整面的信紙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裡面。

 
 

「一個道歉也比不上兩個哥哥。」Tim對滿臉困惑的Damian微笑:「你說是嗎?」

 
 

Fin

 
 

**我真的,深愛小翅膀

 
 

**有時候檢警對於事實的冷靜求證真的會傷人很深

 

 
评论(25)
热度(124)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