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bout Sunflower (Brujay/普通人AU)

《突破貞操第二……不,根本沒有力道啊》




【Warning】


①對,這不是誰的點梗,純粹是去買百合時的腦洞

②老爺真的好難寫好難寫((拉進AU設定還是很難寫

③肉很少……還是一筆帶過系統求放過

④二少真的會在我筆下什麼職業都幹一輪的(躺

⑤同人就是OOC!我只是想灑糖的凡人(躺躺

⑥……有一點點迷妹眼鏡存在






*要走還來得及~!(快逃啊~





「我辦不到,Alfred。」葬禮和雨天在Bruce記憶中兩者密不可分,這也許和高譚長年陰雨有很大的關係。


滴滴答答的雨水沾在百合花上很美,如果那些花不是擺在他父母的棺木上。Bruce捏著花莖站在老管家身旁,他有那麼一瞬間想大叫讓Alfred把傘移開:Wayne家的獨子不允許在眾人面前失態,包括淚流滿面,如果有大雨當藉口那當然會輕鬆很多。


多美的花啊,在雙親的遺照前堆成一團錦簇,生機勃勃又惹人憐愛,但如同即將入土的遺體,這些斷根的花朵也將隨之腐爛。不會回來的終究還是不會歸來;已經寫好劇本的戲碼也終要落幕。


Alfred身為稱職的管家,以打滑為藉口鬆開了男孩頭上的黑傘。


*


「你對我的要求太高了。」慈善晚會上Bruce帶著完美的笑容替女伴拿了一杯香檳。


Bruce不喜歡花。無論是什麼顏色、什麼品種都會讓他想起那個晦暗悲慟的雨天。曾有逢場作戲的女伴抱怨為何不送朵玫瑰,高譚黃金單身漢的回答是微笑著牽起女士的手。


「我對花粉過敏。」完美無瑕的藉口,Bruce的笑意沒有進到眼底,他半垂著眼給了他盛裝打扮的女伴一個貼面禮:「如果喜歡花朵,我會差人送給你。」


「若能從你手中接過一朵玫瑰,那該是多值得炫耀的事。」女伴纖細的手指撩上男人的細紋領帶,鮮紅的嘴唇慢慢靠近淡色的乾燥薄唇。


Bruce笑了笑,優雅的側頭彎下腰,替女伴拍了拍沾上灰塵的衣擺。


*


「慢慢來未嘗不好。」Bruce再交代了幾句開車小心,並結束了通話。


夏季午後總是陣雨,Bruce打傘走出富麗堂皇的高級餐廳在路旁等待專車,司機方才滿懷歉意地以電話通知因為大雨視線不佳,大約會遲到半小時。


Bruce知曉若是回到餐廳內,外場經理必然會熱情相迎,但那不是他想要的。他渴望安靜、平和、還有一杯熱茶;而不是觥籌交錯和五光十色的應酬。


雨水驅趕行人至屋內躲雨,Bruce打著傘漫步在雨中享受屬於一個人的時間:雨幕將他與外界隔絕,模糊了他人的面孔。


「你需要一支花,女士。」


Bruce起初以為自己聽錯了,回過頭才發現聲音的主人並不是在和他說話,交談的目標是站在花店屋簷下躲雨的粉領:傷心欲絕並哭花了妝。


發話者有一副低沉的嗓音,Bruce微抬傘緣覷了眼聲音的主人,乾淨整齊的格衫和細白的牛仔褲,外頭套著褐色工作圍裙,手上拿著鮮黃色的大型花朵。


很襯他的綠眼睛。Bruce在心中默默評價,並停下了腳步端看路邊上演的輕喜劇:在大雨的高譚,綴滿鮮花和綠葉的小花店前。


「先生,我沒有帶錢包出門。」女士依然哭地很傷心,站在她前面的高個青年安靜地在花莖上折了一角。


「我真粗心啊,女士。」青年用臉頰碰了碰明黃色的花瓣:「花莖受傷了不能賣,妳能收下它嗎?」


這是Bruce見過最蹩腳的搭訕和安慰了,顯然粉領和他有相同想法破涕為笑:「你當著我面折的。」


青年對此聳聳肩,笑意只在他眼裡沒有爬上嘴角,但已足夠溫柔:「祝你有美好的一天,女士。」


「上午完全糟透了,美好的一天不成立。」


「那享受下午的美好時光吧。」青年沉吟了會搔搔薑紅髮尾:「總之別哭了,向日葵是向陽植物。」他將花朵面著女性哭花的臉蛋遞上前。


「多漂亮的太陽啊。」青年這次是真的笑了,如此溫柔平和,以致Bruce沒聽到司機叫喚的聲響。


「今天好嗎?老爺?」上車後司機按照老習慣隨口問了一句,他沒有期待悶葫蘆老闆的回答。


Bruce看著窗外,紅髮青年揮手和女性告別,手放在工作圍裙的口袋低頭微笑,雨水似乎在被他明亮的髮色蒸散,他年輕的臉龐如此清晰。


「不錯吧。」Bruce輕聲嘆息。


*


「請給我一束花。」


「請問要用在什麼地方。」正在修剪莖刺的青年站起身繞過工作台走到Bruce身旁:「或者有想要的品種?」


Bruce沉默了一會:「要去墓園。」他驚訝於自己能夠如此平靜的說話,又也許是對著紅髮青年看似漠然卻混雜著體貼的面孔沒什麼不好說的。


「百合很好。」青年陪著Bruce看了一會在花梗上亂爬的瓢蟲:「它們是很可愛的小東西,可惜會吃我的花。」


「不要百合。」Bruce皺眉,努力驅趕浮上腦海的棺木、雨水、還有百合花:「除了百合什麼都好。」


青年歪著頭拿起一朵火鶴:「這也許對致意來說太鮮豔了?」


Bruce絞盡腦汁思考之前看過的那種花叫什麼:「太陽(Sun)……。」


「啊,向日葵?」青年為難的皺眉:「上禮拜是最後的花季,先生,花市已經批不到花了。」


「這樣啊。」Bruce狼狽地撇過頭,他朝花店裡的植物擺擺手:「我不是很懂這些……花草。」


「我以前也不懂,是我母親過世後才開始學的。」青年嘆了口氣,手往後探試圖把工作圍裙解開:「如果你不介意不夠漂亮,我家裡有幾朵種著玩的。」


青年奮鬥了半天仍然無法解開繩結,Bruce見狀上前:「不介意的話……。」青年抬頭看了看,白晝的陽光灑在他的臉龐上,綠眼睛清澈地彷彿能看到靈魂。


他轉過身讓Bruce低頭替他解開繩結,Bruce過於專注而沒有注意到青年被鼻息打地通紅的頸背。


*


「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午後陣雨即將到來,潮潤的空氣讓Bruce皺起眉頭。


青年帶著Bruce在高譚的小巷間穿梭,在老式建築前停下腳步,他墊腳拉下設立在外頭的懸梯:「我去拿給你。」


「我跟你去。」Bruce在青年爬上去後也跟著登上長梯:「你該知曉隻身待在陰暗巷弄的危險性。」


青年低頭看著Bruce沒有表情的面孔:「也許是對身著名貴衣裳的人特別危險。」他眨眨眼:「我家沒什麼好看的。」


說這裡是家也太過恭維這片彈丸之地,青年住在頂樓的違章小閣樓內,天台上種滿了鮮花和長青植物,像是小型植物園。


「這是你整理的嗎?」Bruce環顧四週,不知不覺放鬆了緊繃的肩膀:「很舒適。」


「木本植物是我媽留給我的,花草則是親手移植上來。」青年鑽進一排小樹籬,再度鑽出來手上捧著一束花體略小但仍是長的很好的向日葵:「好啦,這些都給你吧?」


Bruce看著青年的臉龐,受到蠱惑似地,他伸手替他整理了遮住綠眼睛的紅色瀏海:「我得匯錢給你……。」


「匯錢?」青年翻個白眼:「拿去吧,算我送你。」


「你的名字。」Bruce正想接過花束卻被避開:「我以為那是要給我的花。」


「Jason。」青年聳肩:「你能拿著花爬梯子嗎?」


*


「等你很久了。」Bruce聽見門鈴後打開門,Jason站在門前難為情地看著鞋尖。


「呃,嗨。」Jason頭低低的,但Bruce能看到他上揚的嘴角:「我一般不上府服務,你要知道這是老顧客的優惠。」


「我知道。」Bruce點點頭,暗自計算這一年到底在Jason的花店裡買了多少花朵:「修剪籬笆的金錢好說。」


「生長在你家的花草都太可憐了。」Jason抬起頭微笑:「認識我這麼久卻連一盆黃金葛都照顧不好。」


「也許這個家需要更擅長的人來照顧它們。」Bruce低聲說,輕輕拉過Jason的手,在他染著植物氣味的手節落下一吻。


「這不是老顧客的優惠範圍。」Jason滿臉通紅,但沒有抽回手指。


「這是我的請求。」Bruce含著Jason的手指微微一笑,摟過青年的腰把人抱進懷裡。



Fin


『我辦不到,Alfred。/你對我的要求太高了。/慢慢來未嘗不好。/請給我一束花。/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我等你很久了。』


^_^


小後續→《關於生活》




「你該搬過來和我住。」深度交流結束後,Jason摟著Bruce的腰昏昏欲睡,年長許多的一方緩緩摸著另一方的肩膀,輕聲開口。


「不要……。」Jason嘟囔著:「我喜歡我的天台和花園。」


「可以把那些植物都搬過來。」Bruce絞盡腦汁:「或者種一批新的。」


「國王陛下啊,」Jason輕笑,起身撐在Bruce的胸膛上:「你沒弄懂花匠對他的花圃有多深的感情吧?」


Bruce唔了一聲,滿意地感受到下身再度被濕熱的緊緻感包覆,Jason哼著上下移動腰部:「人啊,一天沒上床不會枯萎,但花兒一天沒澆水就不美了。」


「我家的花也需要澆水」Bruce捧著Jason的臉在他口中尋找那條不聽話的舌頭:「我也需要。」


Jason笑著沉下臀部。


*


「嘿,你要不要喝茶?」


地點是Jason的天台,青年翻出茶具,和一個黃銅水壺:「花茶,我烤的。」


Bruce點點頭,看著Jason在一片綠意中忙進忙出,當香氣四溢的熱茶送到他手上時,忙碌了整週的企業家忍不住嘆息,拉過Jason在他臉頰上落下一吻。


「就說我的花圃很棒。」Jason驕傲的看著Bruce在植栽的包圍下放鬆了精神:「我特別佈置過,就算是冬天也會有耐寒植物開花,每季都有不同的顏色。」


「是啊,很棒。」Bruce對著他的青年微笑。


*


「那是我的衣服嗎?」Bruce走進小花店就看到衝擊性的一幕:Jason、他那小上一輪的對象正穿著過大的夾克外套坐在工作台邊替植物嫁接。


「感冒算你的,當然拿你的外套。」Jason吸著鼻子,眼角和鼻頭都紅通通的:「就說天台很冷你還是要做。」


Bruce沉默地任由Jason沙啞地抱怨:「秋天耶!你有什麼毛病……。」但青年躺在金色落葉上哭喊的畫面被他小心翼翼地珍藏在腦海深處。


Jason就像陽光,而自己是一株常青的向日葵。





Fin


**手機排版逼死人


**老了隱居去種花也是很不錯……(現在就想隱居怎麼辦




 
评论(15)
热度(108)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