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bout Dessert (Dickjay/普通人AU)

《突破貞操第一彈》



【Warning】

①這是 @泡芙_艾尔芙 太太點的梗wwww

②梗大意就是型男大主廚

③為了閱讀順利請先去搜尋馬林糖(Merinque)←蛋白霜糖的樣子

④有點髒,有侮辱馬林糖的聖潔(?

⑤個人覺得挺清新,系統還要擋我也沒辦法(躺平





*要走還來的及啊~!





Jason有時候會忍不住思考究竟是什麼神秘的力量把Dick帶到了自己身邊:他們的生活毫無交集的可能,但就是相遇了。

幾年前他還在義大利三星的餐廳當甜點學徒,那個夜晚和先前在廚房逗留至深夜的日子並無不同:Jason依然被甜點主廚罵得狗血淋頭、餐廳熄燈後留下來練習打蛋白霜,並暗自咒罵用手打的都是神經病。

在手腕負荷到達極限後,Jason將成敗參半的蛋白霜混入砂糖,在烤盤上用湯匙隨性地分成小堆,馬林糖是處理掉練習產物的好選擇,他降低了甜度打算拿回家當零嘴。

在烘烤和等待冷卻的時間裏,他飛快地打掃廚房和整理冷凍室的材料,把醃漬水果用的玻璃罐洗淨擦乾,再將從烤盤上鏟下來的一顆顆糖果碼進空罐內。

「維納斯的乳頭,哼。」Jason摸黑到外場的招待台上拿了油性的麥克筆,在玻璃罐畫上不雅圖案並用各國髒話點飾瓶身,最後惡意地綁上紅色蝴蝶結才讓他今天的壞心情一掃而空。

入秋的義大利有點冷,雖然對Jason來說沒下雪就還在容忍值內,但看到神經病穿著輕飄飄的短袖坐在深夜的街頭他還是抖了一下。

「那是什麼?」神經病有張好看的臉,他帶著小小的微笑但沒能掩飾他由內而外散發的沮喪:「吃的嗎?」

Jason注意到男人開口的前幾個單字是英語,後來才硬生生轉成帶著腔調的義語,也許是被義語髒話怒火連擊了一整天,Jason歎了口氣靠近了那個傢伙。

「是馬林糖。」他把罐子遞給坐在街道護欄上晃著腿的神經病,舒適自在地吐出母語:「你餓的話就拿去。」

男人將罐子上上下下地翻看,臉色明亮了起來,吐出相同的語言:「嘿,真是博學多聞。」

Jason認為他說英語好聽多了,手一撐也坐上護欄,側過身就著男人的手打開罐子,清淡的甜香四散。

「這是你做的嗎?」男人撿了顆糖放進嘴裡,垂著頭看起來像是要睡著了:「真是好手藝。」

「喜歡就給你吧。」Jason解下頸間的圍巾繞到男人光裸的頸上:「別再穿的像神經病出來嚇人了。」

Jason將陷入沉默的男人留在原地,踩著悠閒的步伐往即將開出末班車的地鐵前進。



*


接下來的日子Jason總會遇見那個男人,令人慶幸的是他穿起了符合季節的衣著,儘管他口中的時尚總讓Jason不敢恭維。

「你那天為什麼要穿著春裝亂跑?」Jason將瑪德琳從包裝紙中拿出來,遞給早就伸手等著的男人。

「小翅膀到現在都還沒猜到我是幹什麼的嗎?」男人好看的藍眼睛笑成新月:「給你個提示,我們初次見面是時尚周的最後一天。」

「某種拙劣的模仿?」Jason漫不經心地吃著瑪德琳,分神想著麵粉和奶油的比例應該如何調整:「不要叫我小翅膀,你這個神經病。」

他們從未通報彼此的姓名:Jason需要一張噬甜的嘴來幫忙消化練習產物,他不在意對方是什麼職業、也不在意他住在哪裡,只要他每次吃甜點時都一臉滿足就夠了。

「是他人模仿我啊,小翅膀。」男人笑著:「伸展台上的人才是被模仿的對象。」

Jason被嗆了一下:「你每天都來這裡攝取熱量沒關係嗎?」他打量著男人的身材:「我以為服裝設計師會想要更高一點的模特兒。」

「老師對自己的學生一般沒有太高要求。」那傢伙搶過最後的瑪德琳:「我不是神經病,叫我Dick,Dick Grayson。」

Jason愣了會才明白這場談話正在往深層發展,甜點學徒看了眼被焦糖燙傷的手指,在設計師學徒晶晶亮的注視下期期艾艾地開口:「Todd,Jason Todd。」


*

Jason帶著Dick一起搭上了回家的地鐵,在後者幽幽抱怨為了來見小翅膀每天都錯過班次只好搭計程車花了好多錢的情況下。

偌大的車廂明明還有很多空位,Dick卻任性地擠在Jason旁邊挨著他的肩膀,臉皮相對薄了些敢怒不敢言的甜點師被服裝設計師握住了手。

「小翅膀一定不知道當時你在我眼中有多漂亮。」兩人剛進入Jason小小的公寓,Dick就把Jason壓在門板上發出巨大的聲響,樓上獨居的房東老太太尖聲表示午夜後禁止噪音。

Jason被咬住喉結有要被拆吃入腹的錯覺,他咬著嘴唇避免自己呻吟地太大聲;相較之下Dick遊刃有餘,在Jason的脖頸和鎖骨落下吻痕和齒印。

「因為臉長得好看被質疑能力真的讓我很沮喪,」Dick氣息紊亂地舔著嘴唇:「你就帶著一罐寫滿髒話的乳頭出現在我眼前。」

「那是馬林糖!」Jason尖叫,他已經能預見明年春天會被房東踢出門:「維納斯的乳頭是暱稱!」

「噢我哪知道那好吃的小甜點本名為何呢?」Dick扯開Jason的毛衣,冰涼的手指搓揉拈著甜點師的馬林糖,直到Jason抖著聲線為他開敞和綻放,修長結實的腿蹭著Dick的窄腰。

「Dick……。」Jason抱住男人的肩膀,把潮紅的臉埋在他的頸窩內:「我們還沒說好誰上誰下……。」

「你年紀多大?」

「22……。」

「我25了,就這樣決定吧。」

「什麼?噢操操操操!」


*


Jason起初認為這段關係只是異國的同鄉學徒互相安慰,直到Dick在學有所成回美國之前特意來了一趟Jason工作的餐廳。

「小翅膀家鄉在哪裡?」服裝設計師因為布朗尼太過美味把甜點師喊出廚房,順便調查身家資料。

儘管Jason覺得Dick很煩,他還惦念著廚房裡正在熬煮的李子醬,但在外場經理的殺人目光下他還是耐性回答:「Gotham。」

「你那時要回美國?」

「明年?後年?我不確定。」Jason聳肩:「馬卡龍我做得不夠完美。」

「我會在Blüdhaven。」Dick低聲說:「請務必來找我,兩個城市並不遠。」

Jason皺著眉:「未來變因太多,我怎麼能給你保證。」他不確定自己的語氣是不是普遍意義的失落,他希望不是:「你會遇見更多的人。」

「可是小翅膀全世界只有一個。」Dick越過餐桌,拉著Jason潔白的衣領給了他慎重的輕吻。

在餐廳響起熱烈鼓掌時,Jason除了擔心廚房那鍋李子醬以外,還稍微勾勒了下Dick所期待的那種生活。




Fin



小後續


《關於生活》




Dick在鎂光燈下和時尚雜誌上顯地光鮮亮麗,Jason多想大喊那些都是假象,要那些追捧教主Grayson的迷妹都清醒一點。

看看那個跪在冰箱前面翻找食物的邋遢男人。Jason提著買回來的食材站在廚房入口冷眼看著撅著翹屁股的Dick。

「小翅膀!你把我的穀片藏去哪裡了!」Dick過了會才發現出門採買的人回來了,回過頭討好地笑著。

「你不覺得跟米其林三星甜點大廚住在一起,吃Costco的穀片很可笑嗎?」Jason面色不善:「早上隔壁家Bart說肚子餓我就都給他了。」

「那你呢!」Dick跳起來:「跟時裝設計師住在一起,卻還穿HANG TEN!」

「要我接受你的設計品味?不了謝謝,我寧願穿生牛肉禮服。」Jason擠開Dick把新鮮的雞蛋排進冰箱,當不安分的手把在他腰上亂摸時,他翻了個兇手看不見的白眼。

Jason在擁抱中轉身,用屁股關上冰箱門。Dick性致勃勃地壓上來,卻被Jason擋下推開:「我要準備午餐:正確的、沒有穀片的餐點。」

「我想吃馬林糖。」Dick不死心地黏上去,貼在Jason的背後,撓著他的高領毛衣:「想吃小翅膀的馬林糖。」

正在備料的Jason忍無可忍一掌拍碎生蒜:「停止賦予馬林糖歧義!」他斜眼瞪著Dick,想起了什麼瞇起眼睛:「還是你不相信我會煮飯?」

Dick連忙舉雙手退開。


*


冷漠的俊俏臉龐卻有一顆溫柔的心,完全就是省錢大禮包,這早在Dick第一眼看到Jason就知道了,至於後續的相處讓他更深的明白甜點師也有極為豐富並誘人的內在。

小翅膀什麼都好,就是有點不善社交。

來Jason工作的餐廳用餐並等待他下班的Dick饒有興致地看著女顧客把甜點師誇得天花亂墜,還偷偷摸了一把Jason的大長腿。

小翅膀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真的太過美味。Dick舔著嘴唇,起身舉起酒杯靠過去:「如此美麗的女性怎麼會願意把時間浪費在這塊木頭上面呢?」

開啟出門打扮閃閃發光模式的時裝設計師三兩下就轉移了女性的注意力:「噢天啊是Grayson先生!」

Jason不動聲色地鬆了口氣,正要溜回廚房卻被Dick拉住,側身掩飾咬耳垂的親暱動作,嗓音沙啞又勾人:「你欠我一次。」

甜點師不爭氣地紅了臉頰。


*


「不不不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Dick制止了正在套上襯衫的男人:「你沒有解開鈕扣直接套衣服!」

「為什麼要解開,等一下還要扣。」Jason蠻不在乎地用手肘推開Dick:「省時間。」

「你的穿衣方式容易讓衣服變形。」 Dick又說:「晚上都要脫衣服,為什麼白天還要穿衣服。」

「知道你說了什麼蠢話嗎?」Jason不可思議地看著同居人:「晚上就會用到餐盤,為什麼早餐吃完要洗盤子?」

「小翅膀不要耍嘴皮子!」

「快點把你的智商撿回來!蠢迪基鳥!」


*


「離合器!踩離合器!噢天殺的你又熄火了。」Jason用力拍著自己的額頭:「開車很難嗎?大設計師!」

Dick委屈的控訴:「你不也是不會騎腳踏車嗎?」


*

「如果小翅膀裡面沒有穿衣服多好。」Dick撐著臉頰在餐桌邊看著Jason忙進忙出:「啊,誰來實現我的心願。」

「你如果是指除了圍裙什麼都不穿。」替水果削皮打算煮果醬的Jason頓了頓:「你的小屁股比我有看頭。」

Dick朝回過頭的男人擠擠眼:「禮尚往來當然沒有問題。」

「先拿出你的誠意。」Jason雷打不動:「你在這方面不良紀錄太多了,上次那個貓耳貓尾也沒看你穿過。」

「小翅膀穿起來多好看啊!」

「閉嘴。」

過了一會Dick敲敲桌面:「和你在一起這麼久,我也知道果醬沒有熬是不好吃的。」

Jason笑了笑,放下攪拌棒並轉至溫火。


*


「我的果醬還在煮。」Jason哽咽著,手指在餐桌上爬了幾吋馬上被身後的男人扣住拉回戰場。

「我的小翅膀也正在燉呢。」Dick在Jason耳邊吹氣:「都這麼熟了。」


Fin


**突然想起來有個在我肚子裡待了好幾年的劇本可以用ww所以寫很快

→畢竟資料什麼的很久以前就查好了


**因為最近在和系統戰鬥,各位太太和我一樣養成送出前先複製的優良習慣吧XDDDDD



 
评论(14)
热度(149)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