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Radioactive (121/Jason中心/哨兵嚮導)

02/10 Nightwing (上)





Dickie某程度看透了我,


但他又不是那麼了解我。


也許這正是我不喜歡和他獨處的原因。







「你的Robin呢?」Jason先是打量了會蝙蝠洞內的擺設,對巨大的恐龍骨骼表達相當程度熱情後,狀似不經意地提出想了許久的問題:「我來這裡後都沒見過他。」



Batman,現在是Bruce Wayne,他的養父與世界,一臉古怪地看著家族的新成員:「你就是Robin。」



Jason倏地紅了臉,梗著脖子爭辯:「你明知道我在問什麼!」



「如果你是指Dick,他不在哥譚了。」Bruce回首和成堆的資料山奮鬥:「Alf把制服改好了,去試。」



「我真得叫Robin嗎?」Jason不死心:「還有那件制服?」



「沒有人在乎制服底下的皮囊是誰,傳承名號比創造一個新的還要困難,也許你沒有自信做好。」



「我的精神體有可能不是一隻鳥!」Jason話語剛落,看不清輪廓的精神體輕巧地爬上他的肩膀,男孩伸手搔了搔他猜想是下巴的位置,精神的索線傳來愉悅的顫動:「如果我帶了一隻老虎卻叫做Robin,那可不好辦。」


Bruce不置可否地哼了聲:Alfred在Jason下定決心的那天,便為他打了第一劑誘導激素。在整整一週的低燒後,男孩的精神體在具象化後開始滿屋竄跑,想起Dick當年橫衝直撞的棒球狀精神體,Bruce認為Jason的巨大毛球堪稱可愛。

「Jason小少爺,精神體並不會完全按照你的意志發展,外在的影響也十分重要。」走下階梯的Alfred放下餐盤,上面除了熱紅茶外還有Jason抱有特殊情感的巧克力軟餅:「Dick小少爺當年還期待自己的精神體是一隻大象呢。」



那團在Jason頸窩的不明物體動了動,從男孩身上跳下直奔那盤餅乾,途中被Bruce的蝙蝠截斷,拎著飛上了蝙蝠洞頂。



「你得控制好自己的精神體,替它戴上面具。」Bruce停下工作看著在洞頂被單方壓制掙扎的精神體:「別讓他人一看到它就明白你在想什麼。」


Jason尷尬地低頭看著鞋面,蝙蝠感受到爪下的抵抗減緩,便張開蝠翼帶著萎靡的小傢伙滑了下來,降落在熱紅茶和軟餅乾之間,同時Bruce也起身拿了塊餅乾遞給男孩:「這需要練習。」

「那個Dick練習了多久?」Jason接過餅乾含糊地問,偷偷放任自己的精神體親暱地靠著蝙蝠的翅膀:精神體雖然獨立於物質世界之外,但不影響他們對幸福感的追求。


「他沒學會。」Bruce同樣含糊地回答:「他換了個方式,讓自己的精神體能夠在兩種型態之間轉換。」




*



Dick從窗戶摔進安全屋,啟動接向Babara的緊急求救裝置。太大意了,Dick在意識中斷之前迷迷糊糊地想著。


Bruce知道後又會說什麼呢。


對嚮導與哨兵來說,世界是個海流錯綜複雜的汪洋,每個精神領域如同飄浮在其上的島嶼,機率很小但的確有可能和他人交錯而過;但更為常見的是從自己的島嶼落入深海,因迷航而力竭終至崩潰。


他飄蕩在黑暗的意識之海上,有人在哀嚎、啜泣、尖叫。Gotham懷抱著眾人的晦暗,如同誘惑水手的賽壬輕聲勸誘年輕的嚮導沉沒。Dick勉力維持著最後的精神屏障阻止那些情緒侵入,遠處有隱約的燈光:象徵著穩定和庇護。他掙扎出水,爬上那整潔的大理石的台階。


他無體力也無意願以原本的姿態拜訪這裡的主人,Dick蜷在冰冷的地面化成他最熟悉的知更鳥:「善良的點燈人。」他喊著,喉間發出鳥兒的哀唳,拍打大門的肢體變成被飛羽包覆的短翅,他如此渴望回到鐘乳石洞中的鳥巢,那裡沒有惡意和詭計:「請幫助我。」


噩夢在黑暗中窺伺,用細長冰冷的觸角探向石階上的知更鳥:你無處可去,嚮導。那聲音說著:嚮導,你早該為了這世界墜落。


知更鳥絕望地縮在門邊,另一端有令人安心的腳步靠近,大門發出吱呀地尖叫緩緩被推開,男孩彎下腰放下懷中的毛球,審慎觀察意外的訪客。


Dick打開沉重的眼瞼,對上了他看過最美的綠眼睛,以及如同普羅米修斯賜予人間的不滅火種、又像是在體內脈動的血液的薑紅短髮。


他略帶遺憾地發覺男孩正有意識地隱藏自己的本質,墨黑染上髮梢,最終淹沒明媚的火焰。屋內流洩出的燈光和暖意驅散了所有驚懼,而男孩捧起他的手溫暖地令人想要落淚。


「是精神體嗎?」男孩喃喃地轉動手掌觀察鳥兒:「你的主人是誰?」


他倆無聲的對視被遠方不詳的悶雷打斷,男孩皺起眉:「難熬的夜晚,小鳥?」知更鳥在他手中微弱地點頭贊同,男孩過了會笑出聲:「管他呢,你能有什麼危險性。」


男孩露出整齊的牙齒:「進來坐坐。」



*



大門被敲響了。


Jason從看起來很舒適,實際上也是的沙發上掙扎而起,起身時捲落了那件備受珍惜的大衣,他猜想也許是Alfred來叫醒自己。儘管老管家不是哨兵亦非嚮導,但他在叫醒深眠在精神領域裡的人很有一套方式。


他打著哈欠赤腳離開了那溫暖的房間,外頭的擺著收藏品的展示櫃越來越多,走廊也配合著延展了長度:第一次使用的勾爪、他不是那麼喜歡的短褲制服、還有一個蝙蝠洞的迷你模型。


沒有成形的精神體依依不捨地回頭看了幾次那已然關上的房門:「嘿,我們都想睡懶覺,我知道,但你不能再看了。」Jason彎腰抱起它,它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著,周身的毛髮隨著呼吸略微蓬起和落下。


他們沒有在展櫃長廊多做逗留,快步走到明亮的大廳,來訪者依然將門拍地碰碰作響。


進入義警圈後,Jason擺在大廳的小玩意可說是越來越多,連在高樓穿梭時一掃而過造型不賴的水晶燈也被他搬來這裡,進行長年照明的功用。以前使用的油燈被他慎重地放上展示架,象徵一個時期的終結。


『你該學習自主進入和退出精神的深處,而非有什麼大事才依照本能走進去。』Bruce在某次練習後,語重心長地說:『淺層睡眠能夠累積體力,但精神力的累積需要深層睡眠。』


『可是那兒很黑,我得提盞油燈才能走到我的房間。』Jason抗議著:『你沒教過我怎樣點亮整個意識。』

『我教導過你,Jason。』Bruce站起來,高大的身形造成極大的壓迫感:『黑暗是極佳的藏身處,但只要築好城牆,無須熄滅燈火來躲避他人。』


Jason像洩氣的皮球坐在長椅上:『我、在最裡面的房間是燈火通明的。』他想起那個被錯綜大鎖守衛,只有自己知曉如何進入的溫暖房間。


『在這裡很你安全,Jason。』Bruce走到男孩面前蹲下身,視線和他維持在同一水平,雙手輕輕地放在男孩瘦小的膝蓋上:『不會有需要驚醒的時刻,總會慢慢叫醒你,保證。』


『別把我當小孩看待。』Jason囁嚅著:『我是你的Robin。』


『你當然是。』年長的嚮導釋放出安撫的信號:『你當善於暗夜行走,亦不恐懼白晝漫步。』


在外奔波一宿讓Jason忍不住揉著眼睛,和Bruce告別後他爬上Alfred整理好的溫暖大床,並在那天將意識大廳的燈點了起來,並持續照亮他作為Robin的道路。


他帶著陌生的鳥兒進入了自己的堡壘,為了隱藏個人的訊息,Jason閉上眼將古堡內的裝潢都收了起來,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鳥巢結構,正中矗立著他最喜歡的壁爐。


男孩無聲地向鳥兒詢問是否滿意這個安排,知更鳥親暱地輕啄Jason的手指。腳邊傳來窸窣的聲響,一只顏色詭異的巨大知更鳥在Jason腳邊亂竄,發出模糊的聲響冀求更多的注意力。


「不准變成鳥。」Jason輕聲喝叱,用腳尖推了推它,精神體沮喪地回復成毛球,無精打采地繞著男孩打轉:「不必模仿別人,我們很酷,別擔心。」


他抱著鳥兒盤坐在燃燒的壁爐前,抓來一把乾草放在腿間協助牠打理被沾濕的羽毛。Jason修長的手指慢條斯理地梳理知更鳥沾著污漬的胸羽:「什麼樣的人,精神體才會是隻鳥呢?」男孩喃喃自語:「像Dickie bird那樣嗎?」


鳥兒倏地抬起頭和男孩對視,Jason帶著微笑捧起鳥兒放到臉頰邊,用柔軟的頰肉感受羽毛下突突的心跳:「你能明白嗎?想要達到長輩的期待,但又不想盲從跟隨兄長的腳步。」



*


Dick隱約知曉了男孩的身份:他未曾見過面的、但時常耳聞的新任Robin。


「我無法達到他的期待,我沒有Dickie bird那麼漂亮又迷人的精神體。」男孩的確隱瞞了必要資訊,但對於知情者簡直昭然若揭:「我討厭他總是用眼神告訴我不夠好。」


難以言明的歉意湧上心頭,Dick跳上前蹭著男孩的臉頰:『我沒有你所說的那麼好。』他說,像是春天的使者般唱出啁啾:『你足夠好了,有溫暖城堡的小翅膀。』


「這算是安慰嗎?好吧,謝謝。」男孩神奇地從鳥鳴間聽出善意,他露出微笑:「真是好小鳥,也許你的主人在找你。」


『不,我無家可歸。』Dick仍是唱著:『Bruce不要我了。』他又累又傷心,與蝙蝠同行了那麼多夜晚,當獨立行走的時刻來臨,比起興奮更多的是隨之而來的驚懼。


離開了蝙蝠洞才明白自己曾經待在多麼堅固的庇護內,Dick看著如今站在蝠翼下的雛鳥,他覺得有很多很多的話想告訴他。他張口欲言,但來自現實世界的拉扯讓他無法繼續待在精神領域內。


「你要走了。」男孩看著輪廓逐漸模糊的知更鳥,他輕聲告別:「再見,小鳥。」


Dick在滴滴作響的儀器中睜開了眼睛,淚水糊在眼睫上,他試圖抹去水珠,但雙手沉地像鉛塊抬不起來。


「醒了嗎?黃金男孩?」Babara溫和地嗓音響起:「為了夢境哭泣可不符合你的年齡。」Dick含著眼淚搖搖頭,Babara見狀嘆氣抬手替他擦臉:「我仍然堅信嚮導有情緒化的特質,好好休息。」


Babara離開後,Dick出神地望著天花板,良久才猶豫地為自己洶湧的情緒做出解釋。


他只是想回家了。




TBC



**卡在視角轉換卡了一個月……

**121是我的初心啊('・ω・')雖然我給了他們莫名其妙的劇本

**這篇讓我頭好痛wwwwww我是長篇廢……

**慢筆練習,砌字練習


 
评论
热度(36)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