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跫音響如歌:初響 (逆年齡/普通人AU)

《以此謹記打的很兇但還是的相愛的兄弟們》響歌番外1/3

 

*哈今天處理了兩個卡很久的稿子,爽!

 
 

*不過都是一些怪怪的稿子(默

 
 

*番外Tim一篇、Jay一篇、Dick一篇,共三篇!

 
 

*過了卡稿海闊天空(飛昇


 
 

【Warning】

 
 

①Damian中心

 
 

②我深信……正文有多甜番外就要(強制消音

 
 

③其實只是兄弟打架啦……

 
 

④番外分三篇完結lol

 
 

*不想看兄弟打架的……現在走還來得及喔OTL



 
 

以下正文


 
 

【10歲】

 
 

對於父母離異這件事不在意是騙人的。

 
 

Damian坐在大理石台階上,穿著Talia曾經稱讚過的黑色綢料西裝,讓腿穿過欄杆懸在空中,沉靜地看著在樓下爭吵的父母。

 
 

「Damian必須跟著我。」Talia搖頭,棕黑色的長髮輕柔拂過她艷麗的臉龐:「依你的條件再生一個繼承人不是問題。」

 
 

Bruce帶著怒意保持沉默,反覆吐納幾回後用喑啞的嗓音反駁:「我想要Damian並不是缺少繼承人,他是我的兒子。」

 
 

「兒子?對外界隱瞞他的存在時,有想過他是你兒子嗎?」Talia提高音量:「我能理解你不對外公開已婚的事實,但上帝啊Bruce,你不能把Damian藏在黑暗裏。」

 
 

「我們曾有共識不再討論這件事,Talia。」高大的男人握緊雙拳:「我是為了保護你們。」

 
 

Damian被落地窗外築在枝枒的鳥窩吸引了注意力,裡面的雛鳥尖叫著而親輩並未歸來。

 
 

樓上傳來的玻璃碎裂聲響終止了成年人的爭吵,他們飛快奔上樓,只見男孩站在尖銳的碎屑中央,刺骨的風從破口灌入大宅,鳥窩已不在原先的位置。

 
 

「天啊寶貝你沒事吧?」Talia連忙把男孩摟進懷中,Bruce站在幾步外複雜地看著和自己相似的藍眼睛。

 
 

裡面沒有任何的情緒,像是一口深不可測的潭水。男孩盯著生父看了會,閉上眼摟住了生母的脖頸。

 
 

*

 
 

【13歲】【7歲】

 
 

Damian在暑假結束前,從Talia居住的城市回到高譚,進門他就發現有什麼不一樣:玄關處擺著雙乾淨的棗紅小靴,是雙男孩的鞋。

 
 

他腦中警鈴大作,豎起耳朵聽見廚房有細小的聲響:「Alfred?」Damian提高音量叫道:「你在裡面嗎?」

 
 

腳掌踩在磁磚上的啪啪聲逐漸靠近,一張小臉怯怯地從廚房探出,一個陌生的、黑髮藍眼睛、長的好看的男孩不安地看著Damian。

 
 

「你是誰。」Damian問:「這裡是我家。」

 
 

男孩放下手中的蘇打水,從隨身的小包拿出紙筆,踩著貓兒的步伐靠近,眼睛始終沒敢對上Damian敵意的目光。

 
 

Timothy Drake,遞過來的紙上歪歪斜斜地寫著一個名字,紙張下方還畫著小小的笑臉,還有一個讓Damian腦袋一片空白的單字。

 
 

兄弟。

 
 

「這不是我要的答案!」Damian撲上去坐在男孩的肚子上,粗暴地揪住猛扯他半長的黑髮:「小偷!強盜!無恥之徒!」

 
 

名為Tim的男孩痛得直掉淚,紅潤的嘴唇張著但沒有聲音從中傳出,他就像被靜音的電視機,情緒激烈但悄然無聲。

 
 

「Damian!」聽見聲響從樓上書房跑下來的Bruce喊道,提著後領把咆哮的少年拉開,把捂著臉無聲掉眼淚的男孩抱進懷裡:「他是你的弟弟!」

 
 

「我沒有弟弟!」Damian大吼:「他就是個骯髒的小偷!」

 
 

男孩哭得更厲害了,緊緊揪著Bruce肩上的布料,淚漣漣地搖頭否定Damian的批評。

 
 

「我從未教導你如此無禮的說話方式!」

 
 

「有說錯嗎?」Damian亮藍的眼睛燃燒著憤怒又絕望的火焰:「你趁我不在時收養了個陌生人,他偷走了我擁有正常家庭的機會!」

 
 

Bruce張口欲言又閉上嘴巴,無聲地承受Damian的怒火。

 
 

「你放棄了母親,也放棄了我。」Damian沒能忍住哽咽,用力壓著痠疼的眼眶:「父親。」

 
 

大門再度打開,提著食材進門的老管家馬上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他上前接手不停哭泣的Tim:「溝通十分重要,Bruce老爺。」

 
 

Alfred哄著Tim離開,留下氣氛僵硬的父子對峙。Damian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像是想要把跳動的心臟挖出來,他彎腰抱著自己的肩膀尖叫。

 
 

「我恨你。」他嘶聲喊著:「我恨你們。」

 
 

Bruce手足無措地看著他和Talia離婚以來,始終表現地十分冷靜的Damian:「Tim……他需要幫助……,他需要一個家。」

 
 

「那我呢?」Damian像負傷的獸,他覺得身處的鳥巢正在往地面墜落,沒有人會來接住翅膀還沒長好的自己。

 
 

*

 
 

【14歲】【8歲】

 
 

Damian知道Tim並不是啞巴,他只是慣性在人前保持沉默。少年曾偶然聽過男孩對著自己的熊布偶輕聲說話。

 
 

「父親找你。」Damian靠在門邊突然開口,沉浸在書本中的男孩被嚇了跳,原先帶著笑的臉蛋看到Damian就冷了下來,像蓋上了一層硬殼,變化肉眼可見。

 
 

Tim慢吞吞地從地板爬起來,彩色的樂高堡壘被膝蓋碰翻發出沙拉拉的噪音,他迅速瞥了Damian一眼又低下頭,沉默地收拾滿地混亂。

 
 

男孩淺色的眼瞳在睫毛後方閃爍,冷漠的面容看不出喜怒,Damian生出一股打碎那張面具的衝動:「聽不懂話嗎?父親在找你。」

 
 

激怒他!摧毀他!有聲音在Damian的腦中尖叫,但他只是抱著胸口站在原地,帶著討人厭的笑容。Tim迅速地從Damian和門之間擠了過去。

 
 

「你沒有說借過。」Damian抓住時機扣住男孩的後腦,碰一聲壓在堅硬的門框上:「啊,我忘了你不說話。」

 
 

Tim在掙扎中給了Damian肚子幾拳,少年怒火攻心掐著男孩的手臂把他朝下掀在地上,用膝蓋使勁抵著男孩柔軟的腰腹:那理應非常痛,但Tim仍然沒有出聲。

 
 

「你的價值何在?Timothy。」年長的那方低聲說:「你哪裡值得全世界把你當成寶貝?」

 
 

Tim蒼白的手指揪緊了酒紅色的絨毛地毯,用眼角餘光給了Damian個難以形容的眼神,巍顫顫地閉上了眼睛,像是等待斷頭臺落下的囚徒。

 
 

Damian像被燙到一般放開了男孩,後者飛快爬起來奔向Bruce所在的書房。

 
 

「去告狀吧,我不在乎!」Damian對著男孩的背影喊,任由自己躺在地毯上看著樣式繁複的室內裝潢喃喃地說:「……真有骨氣啊。」

 
 

*

 
 

Bruce知曉Damian和Tim間有道鴻溝,Alfred總是勸說他們需要名為父親的橋樑。但只要Bruce介入總會讓Damian的抵抗情緒更加惡化。

 
 

「Tim?」Bruce放下手邊的工作,看著書房外被夕陽打出的男孩陰影:「進來吧,你沒有打擾到我。」

 
 

男孩略低著頭試圖用瀏海遮住額角的瘀青,乖巧地爬上椅子擺動腳尖,Bruce逸出一聲嘆息:「Damian是合格的兄長嗎?」

 
 

Tim抬起頭對上養父的藍眼睛,不安地舔著乾燥的嘴唇,Bruce抓住了養子的視線繼續說道:「我打算送Damian到寄宿學校去,你的想法怎麼樣?」

 
 

焦慮爬上男孩的臉龐,他咬著嘴唇目光開始游移,若非Bruce的對話尚未結束,Tim隨時有拔腿狂奔的可能。

 
 

「我需要你的答案,Tim。」Bruce溫和但堅決:「你必須親口告訴我,不能搖頭或點頭。」

 
 

「他是我哥哥……。」男孩細弱蚊蚋的聲音浮上沉靜的水面:「……我哥哥打我。」說到最後已是帶著委屈的啜泣。

 
 

Bruce繞過書桌彎腰扶著男孩的肩膀:「Tim。」

 
 

「哥哥為什麼打我。」Tim難以自持的哭出聲。

 
 

*

 
 

「請問你對Timothy少爺說了什麼?Damian少爺。」晚餐是由老管家送到房間,坐在窗邊發呆玩著魔術方塊的少年過了一會才接收到問句。

 
 

「Timothy每次看到我就板著臉。」Damian低聲說:「他對你和父親都會笑。」

 
 

「你需要Timothy少爺的笑臉嗎?」Alfred油鹽不浸,將蔬菜清湯的碗蓋掀開,熱氣模糊了老管家高深莫測的表情:「你會在意眼中的沙礫是什麼表情嗎?」

 
 

「我沒把他當成沙礫!Alfred!」少年捏緊了銀湯匙,露出被冒犯的表情:「我只希望他聽話些,乖一點。」

 
 

「男孩和寵物是有區別的。」老管家悠悠地收拾空托盤,留下Damian一人對著晚餐生悶氣。

 
 

關上門前,Alfred音量極低的話語飄進Damian耳中:「今晚的沙拉是Timothy少爺協助完成的,他堅持要在你的那一份多放幾片燻鮭魚和水煮蛋。」

 
 

沙拉盤上的蛋白質隨著老管家提供的資訊看起來多了點可疑的味道,Damian忿忿地戳起魚肉和生菜,咀嚼著試圖嚐出難以下嚥的可能。

 
 

但那盤沙拉非常的美味。

 
 

*

 
 

Bruce最終還是沒有送走Damian。取而代之是更加頻繁地帶著兩個孩子一起出遊:他對Damian更加成熟,而Tim能更加坦率的可能性保有一定的信心。

 
 

「Damian,你能去野溪幫我取一點水回來嗎?順著小徑走就是了。」Bruce遞給長子白鐵水桶後,低下頭和Tim輕聲解說露營區的注意事項。

 
 

「最近這裡下過雨,小徑濕滑又泥濘,你得注意腳邊。」Bruce在Tim皺起眉時伸手替男孩整理額髮,提高音量大聲說:「別擔心Damian,他是大男孩了。」

 
 

還沒走出聽力範圍的Damian嘖了聲,他討厭父親總是試圖讓兩人大和解,連帶著什麼事也沒做的Timothy成為了怒氣的標靶。

 
 

用力過度水桶砸著水下的石頭,沒抓緊就順著水流漂了出去:「多麼棒的一天啊!」Damian大聲抱怨,踩進野溪裡追逐那越漂越遠的任務道具。

 
 

當Damian涉水回到原先的地點,將綠色雨鞋的積水清空回到小徑,濕滑的鞋底讓他走出段距離就摔了跤,水桶脫手滾下深不見底的邊坡。

 
 

「上帝啊!這水桶有什麼毛病!」Damian大喊,並用上目前所知的所有髒話。他坐在路旁抱胸生著悶氣,寒意爬上濕透的褲管。

 
 

明知回去營地找父親才是正確的,但此時他想一個人待著;Damian隱約地期待也許Bruce會因為他的遲歸而出來找他。

 
 

背對著小徑坐在邊坡上數著樹幹的裂痕,Damian聽見那猶豫不決的腳步翻了個白眼:是Tim。

 
 

他在Tim靠近前起身:「水桶沒了。」他僵硬地說,挑釁地看向男孩困惑的眼睛:「怎麼?你想撿回來討好父親?」

 
 

Tim咬著嘴唇轉開視線,Damian見狀嘖舌,知曉自己又搞砸了好好說話的機會。他走出一段距離後Tim並沒有跟上,穿著可笑的紅色雨鞋站在路旁,Damian皺眉看了眼逐漸變暗的天色:「走了。」

 
 

「我……不是為了討好Bruce。」Tim磕磕巴巴地說著,聲音很小卻很堅定。他在Damian還沒反應過來就逕自滑下邊坡。

 
 

Damian霎時腦袋空白而身體比思考還快,當他回過神已經和Tim在坑底滾成一團了。

 
 

「你有什麼毛病。」Damian挫敗地看著Tim固執地把水桶撿回來抱在胸前:「水桶不值多少錢。」男孩試探地坐到兄長身邊,Damian沒有拒絕。

 
 

Tim蒼白的臉頰沾上了泥巴,Damian盯著那污跡許久,最終歎了口氣伸手抹去,男孩像貓兒般溫順地蹭著Damian的手掌。

 
 

Damian聽見自己的聲音,輕柔地像是其他什麼人而不是Damian Wayne:「你是個傻瓜。」

 
 

「你才是傻瓜。」Tim的聲音依然很小,因為兩人挨地很近Damian沒有漏聽他的哽咽:「你為什麼不回來,Bruce說你會回來,但你沒有回來。」

 
 

「我不是……。」

 
 

Tim沾著泥巴的手正要揉上眼睛,Damian連忙抓住男孩的手阻止:「你可不可以不要討厭我?」

 
 

「我沒有討厭你。」意外的,說出藏在心裡許久的話語並沒有遇上障礙,Damian猜想也許是這裡又黑又濕又冷,不需要其他更糟糕的東西。

 
 

Damian摟住男孩因為寒意發抖的肩膀:「接下來的話我只說一次,你好好聽著。」

 
 

*

 
 

Bruce垂下繩索時,Damian彎腰仔細幫Tim的腰部打上繩結,男孩受寵若驚地按住兄長的手,年長方搖頭輕笑:「我以前真的對你很差?嗯?」

 
 

「不……不是這樣的。」Tim結結巴巴慌張地不知道要把手放那裡,他的音量比先前大上許多,但Damian認為他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Damian仰頭看著Tim笨拙地藉著繩索踩著陡坡往上爬,心中那些難以形容的酸澀感受被Tim不斷往下拋的擔憂視線給敲散。

 
 

他知道Tim總會回來找他。


 
 

Fin

 
 

**身為長年毆打弟弟的一員,那種突然:「啊,我決定再也不揍他了。」的感覺很難描述。

 
 

**小弟對於他哥哥的崇拜在我看來太M了,當年我花了點時間去訪問小弟:「到底為何如此崇拜那個在我眼中只是一坨垃圾的垃圾」→→→要崇拜就崇拜我啊(←????


**不過小弟當時所說得初玩伴和初世界理論讓我挺感動的

 
 **呃,兩個弟弟我都很疼的,真的。((雖然兩個都被我打到有心理陰影……

 
 

**之後的兩篇會甜甜甜喔lol

 

 
评论(12)
热度(79)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