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bout Manspreading (TimJay/紐約地鐵禮儀宣導)

《紀念……好吧就紀念只會寫深喉的我,幹》


 

【Warning】

 
 

①Manspreading=開腿佔位,紐約地鐵曾推廣男性閉腿搭車

 
 

② Sputum與Sperm的誤用,梗源於FB的Nikumon醫生((他的真人真事……要護士去取痰液結果處方寫錯咳咳咳咳然後護士就笑著請醫生自己上,他的粉絲專頁很可愛,有興趣的太太務必去看<3))

 
 

③雖然提總差點被反壓但他目前搶到一分深喉(髒屁

 
 

④系統審查你來啊!!!你來啊!!!

 
 

⑤依然是前端守序中立後段混亂邪惡(老招數




 
 

*


 
 

Timothy Drake覺得有必要教導他那離家出走許多年的二哥一些公眾禮儀。

 
 

他冷靜沉著地看著推特上瘋傳的照片:陰影模糊了歪在肩上的臉龐,五官中只能看到因為過份熟睡而略微張開的乾燥薄唇。

 
 

照片中的男人雙手抱胸,穿著輕便的休閒襯衫而非Red Hood標誌的褐色皮夾克,圈著一條鐵灰色的喀什米爾圍巾,標誌性的緊實大腿裹在緊身牛仔褲下,內收的褲腿完美展現男人筆直修長的小腿,在折的整齊地褲管和牛津鞋之間,俏皮地露著一截尚未被腿毛入侵的乾淨腳踝。

 
 

而那被抓拍毫無自覺的傢伙,套著低調而富有格調的衣著,形狀漂亮的膝蓋在熟睡中無意識分開:Manspreading(開腿佔位)的標準示範。

 
 

上傳者的本意是譴責照片主角多麼沒有公共美德,以長腿優勢侵占了複數的地鐵座位,但轉發者大部分、或者可以說幾乎都在讚嘆並打聽主角出沒在地鐵的時段。

 
 

「我願意付上10美金坐在他對面。」

 
 

「如果能被那膝蓋碰到該有多好!!!」

 
 

「看那腿!那雙腿!還有又細又長的手指!!」

 
 

「求高清圖片,他嘴唇美的像朵花,臉一定不差。」

 
 

Red Robin在電腦前以網路主宰的身份冷笑:高清早就被他砍了原始檔備份到自己的硬碟裡面,還有其他各種角度的側拍都被他擋了下來,只有這張最初的話題源頭因為模糊而被他饒了一命。

 
 

「Timmy,你有看到推特首頁的那張照片嗎?」Dick的通訊被接入超級電腦,在視訊通話的那頭他們的大哥看起來是既困惑又興奮:「那是小翅膀對吧?」

 
 

「我以為全家族最不會錯認的就是你了。」Tim抿了一口黑咖啡,將馥郁的甘苦咽入腹中:「你總是在注意別人的下半身是否更加優秀。」

 
 

「我當然知道那腿是屬於小翅膀,但那個穿衣方式?你確定他不是幫時尚雜誌在打廣告嗎?」

 
 

「Jay的品味比你高明很多。」Tim懶洋洋地瀏覽社群網站:「啊,Arsenal開始行動了。」

 
 

大量的留言開始被後台清除,但法外者們顯然誤判了流言和八卦的性質:越是禁止就會炒得越熱。這也是當初為何Tim允許一張半模糊的Red hood登上推特首頁。

 
 

「啊哈!」Dick在通話那頭低頭搗鼓了會手機,Tim抬起一邊眉毛發現Blüdhaven的守護者洋洋得意地搖晃著他的行動裝置:「轉發是必須的。」

 
 

「你在樓層間跳躍時吃一發子彈我都不意外。」Tim舒展四肢靠在椅背上:「大紅是很記仇的。」

 
 

「Drake。」又一通電話:蝙蝠家對於利用兄弟的優勢倒是絕不手軟:「我知道你那邊有高清大圖,傳一份給我。」

 
 

「為什麼。」Tim優雅地動動手指,他可沒有義務任由Damian使喚。

 
 

「因為Todd穿搭不賴。」簡潔有力,但答非所問。

 
 

Tim聳聳肩挑了幾張他認為無傷大雅的照片發到Damian的行動裝置上,但有一張照片他加了好幾道密碼藏在好幾顆硬碟分散風險,避免哪天Red Hood因為其他理由搗毀他的安全屋。

 
 

那是Jason在晨光下抬腳邁步正要進入地鐵站的側拍,右手塞在牛仔褲口袋內躲避街頭的低溫,而左手輕覆在唇上遮擋沒能忍住的哈欠,從唇間逸出的白霧柔和了他的臉龐,凌亂的黑髮隨意不羈地翹著,一只半睜的藍綠色眼睛帶著濃厚睡意。

 
 

Tim不知道Jason為何要在清晨搭地鐵,他也不在意,但他喜歡他的二哥像高譚裡所有同齡人一般,帶著溫和的色彩生活在巨大的城市中。

 
 

「鳥寶寶,你必須幫我滅火。」Red Hood最終還是發出了求救訊號:「Roy那個白癡越弄越糟。」

 
 

「明早來和我吃早餐吧。」Tim嘴角上揚:「Alfred的華夫餅不會出現的。」

 
 

「早餐?」通話那端的人語氣充滿不信任:「你有什麼陰謀?」

 
 

「也許你想吃晚餐?」Tim笑著問。

 
 

Red Hood被噎了下:「不,早餐很好。」




 
 

*



 
 

「說吧鳥寶寶,我需要幫你做哪些老傢伙不允許的骯髒事情?」

 
 

Jason按照慣例從陽台進入餐桌,這次沒有對峙就拉開椅子坐下來,Tim注意到他今天仍然沒有穿著Red Hood的標準皮衣皮褲,打扮地像個隨處可見的大學生。

 
 

「Bruce也許不會允許,但我可不認為那是骯髒事。」Tim拿過烤得香脆的佛卡夏,用優雅的手勢塗了一層淡奶油後遞給Jason,後者就像被魔鬼誘惑的修行者,不確定應否接下那片香噴噴的善意。

 
 

Tim眼見Jason不肯接,改變方向輕巧地把麵包片放到對方的銀盤中:「你之前向Dick求助可不是這個態度。」

 
 

Jason先是滿臉困惑,而後想起了某些事情瞬間漲紅了臉頰:「你監視我!」他不善地低咆:「他不可能會和你說這種事情。」

 
 

被質問的那方聳著肩,神色自若地遞橙汁給情緒不佳的兄長:「來一點?」

 
 

「來一點什麼? 痰液(Sputum) 嗎?」

 
 

「我不介意你來點精液(Sperm)。」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參半。」

 
 

Jason臉色瞬息萬變,當Tim以為他要暴怒離場時,那穿著打扮像大學生的Red Hood前傾,伸手拉住Mr Drake繫在頸間的細紋領帶。

 
 

「哇喔,Timmy總裁。」Jason帶著輕浮地笑容:「小小年紀就學會用條件利誘窮學生了?」

 
 

Tim不動聲色並希望他的二哥不要發現那過速的心率,他伸手按住Jason的手腕:「離董事會還有半小時。」

 
 

Jason牽著領帶越過豐盛的早餐桌,將膝蓋放在Tim腿間的椅面,居高臨下帶著輕蔑看著自己的弟弟:「先說,這不是拜託。」

 
 

「而是我想要。」Jason低頭含住Tim帶著咖啡香氣的嘴唇,修長的手指扶在他的頸間,拇指輕輕托起殘留著青澀氣息的下頜:「別會錯意了。」

 
 

Tim在唇舌交錯間哼哼,雙手探入內褲揉捏擠壓Jason手感絕佳的屁股:「等會幫我打領帶當作交換?回大宅找Alfred太麻煩了。」

 
 

「鳥寶寶就是鳥寶寶。」Jason將奚落的笑意壓在Tim的嘴角:「Dickie Bird可沒有這種福利,不過成交。」他靈巧解開Tim的領帶,轉而掛在自己的頸間,像懸在胸前的不祥之蛇。

 
 

年輕的總裁先生追上去在老窮學生的喉結落下一吻:「皮帶很好看。」說完他解開了那條得到稱讚的防線,將衣服往上推露出輪廓分明的腹肌。

 
 

「現在就把讚美額度用光等會該怎麼辦呢,鳥寶寶?」Jason不客氣地跨腳坐上Tim的腿肉,褲頭僅靠恥骨支撐搖搖欲墜。

 
 

Tim沒有說話,安靜地將鼻尖埋在Jason的耳下,來回用煽情的力度撫摸兄長的大腿外緣,手感絕佳觸感一流:「有人說過你腿很好看嗎?」

 
 

年長者露出玩味的笑容:「也許很多,也許很少。」他解開了Tim的襯衫:「但現在摸著我的人只有鳥寶寶一個。」

 
 

Jason絕對不擅長這個。

 
 

Tim瞇著眼享受對方跪在他腿間所提供的服務,他分神比較了會Jason和其他想不起面容的女性,認為前者只是用上了身為同性知道如何舒適的方法,倒不是說身經百戰。

 
 

這個認知讓一陣悚然的酥麻感爬上Tim的脊樑,直衝腦部的感官受器:「Jay……。」他從沒想過自己能發出這麼沙啞的低音。

 
 

Jason鼓著一側臉頰給了身在福中不之福的傢伙不耐煩的眼神,他正要伸手去紓解自己的壓力,卻被Tim抓住了雙手壓在少年纖細的腰側。

 
 

「我喜歡你握著我的腰。」Tim低聲說。

 
 

Jason這次很爽快的給了他一個白眼,還有一個深喉;Tim把頭往後仰靠在椅背上,明明是白晝他卻看到了星星。

 
 

在屋內漱口後,Jason回到陽台的早餐桌,Tim紅著臉頰裝沒事人一樣遞給他格紋的領帶。

 
 

「格紋比較襯你今天的外套。」Jason側著頭溫和地表示,雙手靈巧在Tim的頸間打了個結:「你該學著怎麼打領帶,總裁先生。」

 
 

「我可以付錢請窮學生幫我打。」Tim聳肩:「用一頓早餐就可以請到推特名人我認為很划算。」

 
 

Jason搖頭輕笑出聲:「你得幫我處理掉那些破事。」他整理Tim的衣領,退一步審視自己的作品:「我可是把你打理得乾乾淨淨。」

 
 

「你下次想要Manspreading(開腿佔位)可以來我的餐桌。」Tim反擊:「我不介意你膝蓋打多開。」

 
 

「目前只有睡神能分開我的膝蓋。」Jason在跳出陽台前還是拿走了最初Tim替他備好的佛卡夏:「你還得多加把勁。」

 
 

「你剛剛已經分開膝蓋坐在我腿上了。」Tim對著已經沒有人影的空餐桌悠悠說道。


 
 

Fin

 
 

**一起吃晚餐吧^_^

 

 
评论(30)
热度(166)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