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獨角獸革命(綠紅/BS無差/AU)

【Warning】(極長注意)


①魔法背景設定,故事非常意識流(?


②Hal是魔法師;Bruce是騎士團長


③Barry是Pegasus(天馬/飛馬)


④Clark是Monokeros(獨角獸)


⑤畫風變很快!這篇實驗性質很高!慎入!


⑥我覺得是HE但應該是普遍意義的BE(抱頭)


⑦有蝠綠友情!有超閃友情!


⑧OOOOOOOOOOOC


⑨第一次寫這兩對竟然給了他們這種劇本我真的(躺平


⑩……揍小力一點QQ(該揍還是要揍



*以上都沒問題的話,請……開始吧……(?







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Bruce Wayne戒備地退了一步,祭壇中央的魔法陣先閃過鮮紅的光芒,金色和亮藍色的粒子不斷從冉冉升起的次元之門中噴薄而出,但主導儀式的祭司不察任何異樣,反而是Bruce一直難以定位到底去聰明還是愚蠢的Hal Jordan大聲叫喊,並不斷衝上前試圖干擾大門的開啟。


「你們得停下來!有什麼我們控制不了的東西要過來了!」被其他魔法師壓在地上的Hal尖叫:「柏加索斯(Pegasus)不可能有這麼可怕的魔力波動,鐵定哪裡出錯了!」


「停止胡鬧, Harold。」滿臉皺紋的祭司將法杖往地上重重一頓:「百年浩劫即將降臨,我們必須尋求異界的幫助以擊退黑暗。」


「我們根本就不該讓無辜的生物替我們擋下浩劫!」Hal大喊:「什麼尋求幫助?你們只是想奴役那些魔法生物!」


「Jordan是對的。」以騎士團長身份參與儀式的Bruce上前:「我必須要求你們停下,這與先前的沙盤有極大出入。」


「儀式已經開始,不可能停下。」祭司話還沒說完,激升的魔力值讓魔法陣難以負荷,從中心爆出紅藍金交雜的光芒並帶著高溫往周圍炸了開來,站在法陣邊的術士瞬間被蒸發。


「早就說過了!」Hal身為新生代的優秀魔法師,用堅固的綠光魔法將法陣包了起來,但接續不斷的爆炸讓屏障出現裂痕。


「你得專心。」Bruce說,冷靜有條地疏散眾人並召集騎士團的成員:「你的意志力在變弱。」


「我正在努力!」Hal大叫:「你這陰森森的蝙蝠能不能閉嘴!如果行的話真是幫了我大忙!」他催動手上的戒指讓屏障停止動搖。


被層層屏障包裹的法陣不停爆出眩光,以驚人的力道撞擊牢籠,爆炸的低鳴夾雜紛踏的馬蹄聲,還有各種獸類的咆哮和呼唳,最後在男性的尖叫聲中停了下來。


Hal脫力地跌坐在地,綠光因術者的疲憊而消散,煙霧瀰漫的法陣中隱約有團黑影,Bruce牽起披風一角遮住口鼻謹慎地靠近。


「停下你的腳步,人類。」低沉的、不容質疑的嗓音從飄渺間傳了出來:「我族不鼓勵暴力但必要時我不會吝於使用。」


煙霧逐漸散去,Hal爬起來讓綠色的防護魔法罩住留在現場的Bruce和自己:「我們沒有惡意,但你得保證不隨便打過來好嗎?」


「沒有惡意?那現在是什麼狀況?」那聲音無處不透漏著憤怒。


Bruce頭疼地認知到Hal是個慣性地白癡、偶然地天才:「這是技術錯誤,我以騎士團的名義擔保會送你(You)回去。」


「不,你得送我們回去(Us)。」那道黑影抱著什麼東西起身,踩著寬大的步伐走出魔法陣,黑髮藍眼的高大男性抱著已經沒有意識的同伴,居高臨下地看著在場的兩個人類。


Hal一時之間不知該把視線放哪,目光在男人裸露的胸膛和大腿游移了會,最終定格在他懷中的人臉上。


麥穗般金色短瀏海蓋著光潔的額頭,連纖長的睫毛都是迷人的淡金色,蒼白的肌膚襯著形狀優雅的紅色嘴唇,他的保護者察覺Hal的目光,調整角度把那張漂亮臉蛋藏入懷中。


Bruce的站姿像個戰士,壓下腦中叫囂的危險警告,任由他們的異世界訪客不友好地打量:「我得確定你們是什麼物種,你們怎麼看都不像是我們預定的客人。」


「我不是,但Barry是。」男人沉下臉:「以為我們不會察覺柏加索斯的頻繁失蹤嗎?」


「請問,那個Barry,是否需要幫助?」Hal猶豫地說:「他看起來很不好。」


「有什麼在限制他的力量,傷口一直沒有癒合。」男人一說,Hal才發現他撐著同伴後背的手不停滲出血液,年輕的魔法師正要去解除禁錮法術,卻被Bruce擋下腳步。


「我能接受為了性情溫和的天馬解除我們的武裝,但你是什麼物種?」Bruce沉聲低喝:「坦白你的來歷。」


「黑蝙蝠!那無辜的生物就要死了!」


「我不會拿我們的世界開玩笑。」


男人僵持了會,懷中人的鮮血已經打濕了整片地板,他最後妥協將同伴放在地上,雙手伏地開始化形,通體雪白頭部鮮紅的巨獸站在兩名人類面前。


「獨角獸(Monokeros) Clark在此請求:請替我的同伴解除限制,他不該如此死去。」


Clark那神秘的長角散發哀傷的瑩藍微光。



*



在祭壇爆炸後,相對年長資深的魔法師都死在意外中,Hal被魔法師協會推上風口浪尖,為了填補人員的缺漏四處奔波支援。金色的短髮和長睫毛,只有在法陣點對點傳送的短短幾分鐘內會閃過Hal的腦海。


而騎士團那邊更是一團混亂,團長Bruce Wayne宣布他不再相信協會所保證的「解決方法」,號召騎士們以自身的能力面對即將發生的戰鬥。


那兩頭美麗的魔法生物被安排待在魔法學院內進行療傷和準備返回原世界的手續,Hal從來都不擅長,甚至可以說能躲就躲那些後續事宜,直到同為綠光法師的Kyle Rayner傳了一段影像給他。


體態優雅的獨角獸躺在校內最古老的大樹下假寐,那金頭髮的男人背靠在牠的腹側翻看一本厚重的書籍,他們就像壁畫上記載的傳說,古老而肅穆。


『Barry。』影像紀錄者喊道,男人晃了晃金髮抬頭:Hal就這麼撞進了堪比亮藍晴空的眼眸,心潮澎湃地看著男人溫和彎起紅色嘴唇和漂亮的眼睛。


Barry正要開口說話,卻被同伴不贊同地拱了拱肩膀,他順手環住獨角獸的頭顱,輕柔梳理牠頸上的鬃毛:『我不會再跟你多說Wally的事情,Kyle。』


『我只是想幫Wally畫張圖。』Kyle的視角逐漸向Barry靠近,並在他們面前坐下,Barry尷尬又困擾的表情仔細地被記錄下來。


影像中斷在獨角獸猛地戳刺過來的長角,還有沉聲的平靜語句:『禁止紀錄。』


Hal完全不擔心Kyle的腦袋有沒有跟魔法道具一齊被刺穿,他踏上魔法陣喊:「帶我去學院。」



*


Bruce走出騎士團的建築物,意外地發現幾個月前還劍拔弩張的獨角獸先生正靠在廣場的拱門上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騎士團長對於魔法生物一向感冒:不值得信任、不穩定、殘忍。他堅信父母死在那些邪惡物種的利爪下就是該讓魔法從世上絕跡的鐵證。


「不,我和Barry與那些低智商的爬蟲不同。」Clark輕快地說:「Barry已經康復並能夠化形了,我來通知你一聲。」


「我不認為你有義務來告知我。」Bruce審慎地點頭:「你是否有讀心的能力?」


「是你腦袋尖叫地太大聲了。」Clark笑著讓自己飄了起來:「我知道你對Barry的事情感到抱歉,希望這個消息讓你好受一些。」


Bruce抬頭眯眼看著那被陽光鍍了一層金邊的男人,又看了眼在自己腳邊,在烈陽下更顯濃厚的影子:「幫我說聲恭喜。」


「我會的。」Clark爽朗地笑著,竄上雲端一下就沒了蹤影。


Bruce覺得有必要監督魔法師協會在重啟次元之門的進度:無論是Barry或Clark都不該待在這即將被黑暗壟罩的世界。


*


「你在看什麼?」Hal忍不住去遮Barry手中的紙頁,在Clark的眼中Hal和Bruce對抗的態度讓他加了不少分數,獨角獸先生能夠接受Barry和擅長綠光魔法的術士單獨相處。


「別打擾我,天才。」Barry無奈地說:「你能幫我唸這章嗎?它有特殊的加密方式,我讀不到。」


Hal拿過書摸索了一下,發現上頭設有只允許學習綠光魔法者閱讀的禁制:「綠光法師 Alan Scott 不敵黑暗,在魔法師的尊嚴與世界中選擇了後者……。」Hal放慢了語速,最終沉默著閉上嘴巴。


「為什麼不念了?」Barry催促。


「你在哪裡找到這本書的?Barry?」Hal闔上書本,壓在封面上的手指有難以察覺的顫抖。


「這本書上包覆著有很多情緒,在Clark的幫助下我把它從書架暗格拿了出來。」Barry解釋,避而不談被獨角獸摧毀的書櫃:「這個故事很有趣,綠光法師Allan和柏加索斯Jay的冒險,但我不懂為何在最後一章就不讓我看了。」


Hal似乎看到了天馬先生在背後無形撲騰的翅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Allan和Jay最後有沒有在一起?」


「什麼?」Hal大叫:「什麼在一起?」


「他們互相喜歡,這不是很明顯嗎?」Barry搓搓手指:「字裡行間的喜愛之情多黏手啊。」


Hal沮喪地不想指出這並不是虛構的小說,而是偽裝成冒險故事的日記:屬於黃金時代的英雄,Allan Scott的日記。


在故事的最後,Allan和從異界而來的Jay聯手將黑暗君主驅逐回他的世界,並設下能夠堅持百年的強大封印:用好友(或者Barry堅持的情人),柏加索斯Jay Garrick的生命和鮮血。


「Hal?」Barry被促急不妨的擁抱弄地暈頭轉向:「你在悲傷?為什麼?」


Hal沒有回答問題,慶幸不同於Clark的讀心,Barry能夠感知的是情緒。他捧起Barry溫暖的臉頰,後者蔚藍的眼睛在淡金睫毛後方閃爍,在一聲嘆息後躲進蒼白的眼皮後方。


世界還是Barry,這個問題太難了。Hal在Barry的眼皮落下一吻。


*


門終究沒有在封印崩潰前開啟。


Barry和Clark來自光明美好且提倡高貴情操的世界,他們依各自的能力加入以Bruce為首的騎士團與Hal帶領的魔法師協會。


Bruce雖然沒有過表示,但每個人都知道他喜愛Barry溫和正直的品性,並對他有非凡的保護欲,包含柏加索斯的交友狀況。


「你該待在魔法師協會。」Bruce脫下盔甲冷臉望著徇私送來大量食物,並勸誘Barry坐在他懷中休息的Hal:「騎士團餓不著任何人,你該走了。」


Barry以人形疲憊地咀嚼麵包,他負責保衛騎士團不受精神魔法的攻擊,展開巨大的精神防護網讓他又累又餓,最大的一波攻擊根據Bruce的計算會在明日清晨到來,無論是誰都必須抓緊時間休息:「Bruce,你該睡一覺。」


騎士團長,被人們封為黑暗騎士的Bruce藍色的眼睛下有濃重的陰影,他捏著鼻樑:「不,黑暗君主甦醒的在即,而我們還沒找到讓他消亡的方法。」


被防護魔法包裹著的英朗男人從空中降落,Clark剛逼退了一群黑暗生物,用他的鋼鐵之軀守衛體質偏弱的術士,他胸口浮現的S形圖徽還在閃閃發亮。


「方法一直存在那兒,只是你不願面對罷了。」Clark看著Bruce他對望須臾便撇開的眉眼,而黑暗騎士並不知道獨角獸知道了多少。


「全部,Bruce。」Clark悲傷地說:「你腦中依然在尖叫。」


「那不是選項,Clark!」Bruce讓腦中的失控化成現實:「我不允許!」


Barry發出神經質的笑聲,Hal不明究理地拉開距離看著開始哭泣的柏加索斯:「Barry?」


「你和Hal都太過溫柔了。」Clark走到Barry身旁拍著他的肩膀,幫助已經沒有多少體力的Barry站起來:「尤其是你,Bruce。」


Hal總算弄懂了他們在爭執什麼:身為首次造訪這個世界的獨角獸,Clark血液中流竄著光明的力量,而生命之源,那突突跳動的心臟肯定有足夠的力量讓這場戰爭結束。


實質的結束,而柏加索斯的骨血則能淨化黑暗之地回回復永恆的光明。他與Bruce知曉這個可能卻從未有實踐的念頭。


Hal臉色慘白如紙:「嘿……,聽著。我們能想出其他方式的,永遠都有其他的解決方法。」


「你無法去實行那個儀式。」Bruce厲聲說道:「你已不再純淨,Clark。」


拒絕殺戮、修身自持的種族,因他們的純淨而強大。Clark俯身靠近Bruce,大手撫上冰冷的臉頰。


「Love is innocent。」Clark笑著說,拇指擦去騎士眼角的濕意。


「你們早就有此打算是不是!」Hal怒聲質問。


「早在剛來到這裡時,我的讀心和Barry的感知就讓我們明白這裡即將發生什麼事,的確是花了一點時間讓我們下定決心。」


Clark彎腰現出獨角獸形,彎下前腿對騎士行了一個肅穆的躬禮:「高貴之人,我雖然不能決定Barry的去從,但能決定我的心要歸向何方。」


Barry跟著化成擁有金色羽翼的天馬,將頭顱靠在Hal的肩頭:「身為Jay的直系血親,在他死去時我感受到了他的思維。」


天馬的藍眼睛濕漉漉地:「我早就知道Allan與Jay的結局,Hal,你沒必要為我隱瞞故事的終章。」Barry笑了笑:「多差勁的說書人啊。」


「我不會去幫助你們完成那瘋狂的念頭!」Hal尖叫:「Barry,你不能這樣對我!」說到最後已是懇求。


「Jay閉上眼前,最後看到的人是Allan。」Barry低聲說:「我希望能看著你,Hal。」


「如果有誰能把手放入我的胸口,我希望那是你。」Clark微笑:「我的騎士。」


「你們如此殘忍。」Bruce哽咽著說。



*


黎明即將到來。



Fin




**為了大超那句Love is innocent我也是滿拼的……(整篇只想寫這句

 
评论(6)
热度(31)
  1. 阿棠子☆Cheeseery 转载了此文字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