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小麥與麵包(Damijay/神父Jay)

《向在10月對教廷出櫃的Krzysztof Charamsa神父致意。》

*嚴肅提醒:致意的部分只有前半部。

*請先把拿著傲慢與偏見的二少在腦中過個三次再往下拉。

*涉及天主教與同志內容,對此反感的請不要再看下去了。

*最近的動力像癌化細胞般暴增簡直、不正常


-------防雷警示線--------


許多人以為Jason和Damian的相遇屬於不可言說的悖德,以致雙方均緘口不言。但事實上是過份的平淡與單調,讓他們覺得沒什麼好向別人說嘴的。

Jason在雨和雪夾雜落下的夜裡,給了在屋簷下躲雨的Damian一把傘。如此簡單。

而他們在一起的過程更是沒什麼好說的,表意、拒絕、再表意。追求神父的過程並不會因為職業的問題而和世上多數人有所不同。

Jason以廣義來說是挺喜歡自己的工作:在小小的格間裡,傾聽信徒們的悲喜和懺悔,就像在替上帝整理那畝畝小麥田。

而Damian是站在麥田正中央,手持鮮花皺著眉頭的俊朗青年。在一律平等而模糊了面貌的世界中,Jason能夠清楚描述Damian臉上線條,還有他那如夜空的深藍眼睛。

「神父,我有罪。」虔誠的男信徒雙手合十坐在格狀小窗前:「我愛上相同性別的人。」

「愛無罪過,只要心懷上帝。」Jason平靜地開口,摩挲著胸口暗袋裡的十字架:「惟須克制律己。」

Damian在教堂繾綣爬滿長春藤的花架下等著他,Jason送走了信徒後,踩著猶豫的步伐向那人走去。

「Todd。」Damian不高興地咂舌:「我不喜歡你工作時間不固定的職業。」

他拉過Jason的小臂端詳著他的眉眼:「怎麼,聖像流血了嗎?一張忘了繳稅的臉。」

愛可以極大,上至天父;也可以極小,只給予眼前的人。Jason低頭看著神父袍的下緣:「我無法對信眾誠實。」

Damian挑起眉毛:「這種保密狀態是誰的主意?」他在樹藤的陰影下牽起Jason還沾著墨水的手指:「剛剛寫信給誰?」

「寫給教廷。」Jason低聲說:「教宗鼓勵人們對於同性戀和墮胎寬容。在寬容他人的情況下為何不能寬容自己。」

Damian沒有說話,安靜地數著Jason半遮藍眼睛的睫毛,伸手替他整理落到額前的瀏海:「你該對你的瀏海寬容點,全梳上去不會更有號召力。」

「信寄出去後我就沒辦法繼續在教堂工作了。」Jason抬起眉毛,揚起手中封上蠟印的白色信封。

「馬上去寄。」Damian迅速奪過信封揣進懷中,唯恐Jason反悔似地拉著他往外走:「郵局離教堂很近。」

「我說的是教廷會開除我的教籍!」Jason提高音量,但腳步順從地跟著Damian移動,就像他們曾在傍晚的河堤散步一樣。

「你可以換份更偉大的工作。」入秋的風帶著涼意拂過Damian的側臉和微勾的淺色薄脣:「上帝的小麥田有許多農人在替他照顧。」

將信封限時寄送並加上雙掛號,在櫃檯把郵件收走之前,Damian慎重地看著Jason:「而我只有你。」


Fin


*方濟各快點成為最潮的教宗帶領世界走向和平啊啊啊啊


《以下和致意無關,純屬宣洩變態能量》


-------防天雷警示線-------


* (混亂邪惡的閱讀提示)吃我的Damijay啦

*在某個混亂邪惡的地球上


Damian用拇指撫過神父的嘴唇,冰涼粗糙的指腹讓Jason不住瑟縮,無神論者對此歪著頭,將在形而上的神靈眼皮下偷來的吻,輕輕擦在自己微微勾起的唇角上。

「神父,你是個稱職的牧羊人嗎。」Damian低啞地問:「還是過於純潔的羊羔?」

Jason撇過頭垂下視線,看著牆角的蛛網,無辜的飛蛾在上面苦苦掙扎:「這裡是侍奉神的處所。」

Damian輕蔑地笑出聲:「這裡?頹敗的建物和從下水道爬上來的老鼠?」他強硬扳過Jason的臉頰,捏著因累積的疲勞而略顯瘦削的臉龐:「如果過這裡真的有上帝,你就不需要用屁股來換物資了,Todd神父。」

「請不要說地如此直白,那些孩子會聽見的。」Jason微弱地哀求,額頭靠上Damian的肩膀:「由黑暗遮掩所有的秘密。」

「你心裡明白,Todd。」狹小的告解亭塞入兩名成年男性顯得太過擁擠,Damian隔著黑色的布袍搓揉Jason結實的臀部:「放棄那些沒有未來的小鬼,還有那根本幫不了任何人的、上帝。你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而非每週像牲品般在我身下哭喊。」

Jason搖搖頭把Damian按在破舊的椅凳上,撩起衣擺坐上男人的大腿:「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上帝。」他在Damian前額落下中立的親吻:「願主護佑你。」

「上帝能給你麵包嗎?還是給你葡萄酒!」Damian憤怒地拉開衣領啃咬Jason仍留有淡紫瘀青的鎖骨:「用你那有禮貌的說法:祂只會給你檸檬。」

因為疼痛Jason忍不住收緊貼著Damian肋下的雙腿,他閉緊雙眼不願見證即將發生的所有事情:「祂能給與救贖、啊。」

Damian狠戾地推擠Jason的肩膀,讓男人從他的腿上往後摔,在最後一刻抓住對方的上臂防止他跌地太過淒慘:「跪著。」

Jason的眼底充斥溫順的疑惑,膝蓋併攏跪在骯髒的地板上,如果把Jason現在原封不動搬到真正的聖堂裡,絕對能夠讓信眾們激動的哭泣,擠上前試圖撫觸抓他的鞋跟哀求寬恕。

可惜信仰早就被世人拋棄多年,也只有眼前這人固執地堅信那跟世界格格不入的光明。

Damian抓住Jason的臉頰,把那漸漸染上窘困的俊臉壓到自己的胯前:「用上你那讚美神祇的銀舌頭,還有吐出金玉良言的嘴巴。」

修長的手指顫抖著爬上Damian樣式繁複的皮帶,Jaso連續做好幾個吐納依然冷靜不下來:「我辦不到,Damian……、我……。」

「為了你的上帝,還有你的小羊羔們。」加重咬字強調所有格:「來,過來。」Damian的指節拂過Jason的豔紅色顴骨。

那溫暖的口腔一點技巧都沒有,但因為張著嘴的人是破碎又完美的Jason Todd。Damian沒有吐出任何奚落,沉默地用飽滿的前端擠壓脆弱的舌根和咽喉。

「噓噓噓,忍著點,嘔吐反射可以訓練的。」抹去Jason生理性泌出的淚水,撫摸僵直頸項的大手堪稱溫柔:「對,好極了。」

Jason試圖鬆開喉頭,但神學院並沒有教導過如何運用那些肌肉,他發出無助的呻吟。

聲帶震動刺激敏感的前端,Damian揪緊了神父的黑色短髮往前挺胯,Jason的尖叫被堵回腹中,化成腐臭的毒液在他的血管流竄,看著Damian的視線首次有了屬於自己的情緒。

「寶貝,你現在的眼神好看極了。」Damian欣喜地喊:「再多恨我一點。」


Fin


*大米和二少到底做錯了什麼惹上我這個變態('・ω・')

*請正確使用告解亭。

*肚子好餓。


→→→
 文青莫名版後記:
 金黃的小麥如同愛情搖曳
 但要生活需要那白色麵包
 並非擇一捨一的難題,小麥磨成細緻的情感後能夠烘焙出香甜的麵包

 
评论(12)
热度(114)
  1. -GOINGs-Cheeseery 转载了此文字
    感受到了神父桶的妙,这个趴跟42相性满分了!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