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bout Treat (12/萬聖節)

《再度測試,螃蟹幾分熟?》



*小盤清蒸,短小很短小

*悉心尋找客人的口味

*LO 先生你他媽不吃生蟹,吃不吃天殺的半熟蟹?

*這種反骨精神真是要不得




Dick在夢中被棕熊追逐、那厚實的熊掌抓住了他並按住胸口將他壓制在地上,濕熱的鼻息噴在頸間,在發出大吼之前他醒了過來。

他迷糊了幾秒來搞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一條結實的手臂橫過他的胸口,隨著Dick的呼吸而緩緩起伏,頸側感受到規律的鼻息但沒有呼嚕聲,他試圖動了動被對方壓地發麻的手臂,引來懷中人不滿的咕噥。

在那人發出抱怨之前,Dick連忙展現最佳床伴的氣度反手摟住了那溫暖寬厚的肩膀,安撫地輕輕摩挲。

上帝啊,他還在努力回想到底這把臉埋在他頸窩的黑髮男性是誰:是的,Dick對互動對象的性別沒有太過吃驚,他只是想不起來那是誰、床角到床頭之間的征戰史詩內容,他只記得他在羅賓鳥們的聚會中喝了非常、非常多的酒。

羅賓鳥、聚會、酒。

一個猜想像濕冷的青蛙從腳底爬過身體跳入腦中,讓Dick忍不住抖了抖:「Jason?」他發出蚊蟲被一掌拍開往下墜落的微弱呻吟。

「唔。」懷中人煩悶地翻過身,仰躺在Dick的上臂,皺著眉哼出柔軟綿長的鼻音,淡色的薄唇微張像在邀請昨夜的舞伴再跳下一支舞。

是Jason,有著大長腿的小翅膀。

Dick腦中跑過如何躲過Batman追殺的100萬種策略,接著悲慟地發現沒有一樣可行。他保持被強制徵用手臂的位置,側身略支起上身,尋找著昨晚只是蓋棉被純聊天的可能。

像結婚典禮瘋狂灑下的花瓣,Jason的身上佈滿了齒印和吸吮的痕跡,腰間和Dick共同纏著一條薄被,年長的那方沒有勇氣掀開那最後的防線。

「嚇傻了?笨鳥?」Jason沙啞的揶揄讓盯著床單尋找污跡的Dick嚇了跳:「昨晚你發著酒瘋大喊著Trick or Treat撲過來時可沒現在這麼遲疑。」

「Trick……or……Treat?」Dick結結巴巴地,愣愣地看著Jason掀開被單揭露昨晚的招待有多麼豐盛,並絕望地發現自己那用交感神經控制的小兄弟非常想要再享用一次美餐。

Jason懶洋洋地,帶著濃厚睡意用顴骨蹭了蹭Dick發出短鬍渣的下頷,翻身坐在Dick結實的腹部上,露出可以說是純真無害的微笑。

但Jason緩緩移動的腰部和爬上Dick胸膛的手指可簡直是凶獸等級,Dick的腦袋燒成一坨漿糊。

「Happy Hallowe'en,Bro。」

特工先生非常生氣地用行動讓那壞傢伙閉上嘴巴。




*LO先生閉嘴吃螃蟹!

*我忘記控制小兄弟的流程了!交感神經和腦神經已經離我很遠看資料也是一團漿糊,如果有生理學的錯誤請告訴我(土下坐

*雖然老爺失憶中,但那種恐懼本能是印在骨髓裡的(不

 
评论
热度(57)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