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海面的繁星(下)

《週末記得上線不歡樂番外》

【Warning】

①兒童虐待提及

②Joker惡役提及

③Hurt

*我為什麼要寫這坨屎來傷害自己(淚海

Ⅴ 深海

Dr. Wayne在市立醫院裡評價兩極化,崇拜他精湛技巧和豐富知識的人對他敬若天神;但批評諷刺他拙劣人際關係的閒雜人等也為數不少。

反倒是他的養子Dick帶著稚氣的純真臉孔和甜蜜的讚美詞在醫院的護士間吃得頗開,無論走到哪兒都會被塞一口袋的糖果餅乾。

那特殊的一天,等Bruce下班的Dick正捲著男士大衣在休息室裡睡地香甜,Bruce人正在小單間裡面對一個酒駕自撞電線桿的笨蛋,打了麻藥在縫合傷口時依然喊地驚天動地。

「急診大廳,代號Darkside。重複,急診大廳,代號Darkside。」醫院廣播響起,播音者語氣平靜,像在討論天氣,但只要是內部人員都明白這代號的意義。

醫院大廳、空閒人員立刻集合、重症傷患。

Bruce看了一眼還在哼唧的醉鬼,放下針線掀開布簾就衝了出去。

警車在急診室前甩尾煞車,員警從後座抱出滿身是血的男孩,抱著男孩的彪形大漢眼睛裡都是淚水。

「他還這麼小,醫生,拜託。」員警哽咽著,急救人員迅速地把男孩安上診療床,淡綠色的床單很快就變了色。

「血袋!」Bruce大吼,衝上床邊摸著男孩腫脹的臉頰初步評估,男孩還有意識:「好孩子(Good boy),為我堅持下去好嗎?」

男孩渙散的視線稍微對著Bruce的眼睛聚了焦:「藍眼睛……。」他呢喃著。

「是的,藍眼睛,我有藍眼睛,孩子。」

「我很抱歉,爸爸。」男孩喃喃地說,隨著呼吸還打了一個血泡:「我不想那麼快去找你,但太難了。」

周遭的喧囂突然靜默了,Bruce隱約地耳鳴,只聽得見男孩奮力呼吸的呼嚕聲,他的手腕細地像樹枝,血管浮在表面上但因為大片瘀血而難以辨識,護士撕開男孩的長褲試圖尋找腿部的大血管,Bruce把尖叫悶在喉間發出絕望的哽咽。

我要失去他了。在滿腦的傷勢評估之間,鋒利的聲音切入Bruce的思維:我要失去這藍眼睛的男孩了。

護士手上的動作沒停,安上呼吸罩後,打著氣球幫浦飛快地推著醫療床奔向刀房,Bruce踉蹌了下踩著腎上腺素激出的步伐,朝手術準備室狂奔。

「Bruce……。」剛睡醒的Dick站在長廊的一角,看見白袍上的血跡,他怯怯地帶著哭腔喊著,Bruce無暇出聲安撫他,飛快地瞥了他一眼。

男孩瘦小的身形裹在大衣之間,如此脆弱,如此令人憐惜。藍色的大眼睛在陰影下像曇天的海水,驚懼而迷茫。

就像多年前鏡中的自己,也像極了那呼吸逐漸微弱的男孩。

「不要離開我,留在我身邊。」Bruce站上手術台前,彎下腰在陷入昏迷的男孩耳邊低聲懇求。

 

  

Ⅵ 長夜

Jason剛到那個家時,他是真心以為終於結束了寄養家庭間流浪的生涯。

那男人總說愛他、懇求Jason喊他爸爸,說男孩是他的月亮,如此珍貴,如此值得呵護,他會像群星一般守著他。

男孩知道自己的養父有什麼地方不對,例如頻繁的晚歸和身上強烈的漂白水味道,而他看待自己的眼神也越來越古怪。

「我如此愛你。」男人最終還是動手了,他用車庫的撬棍打著Jason的小腿:「你為何要對隔壁那老太婆笑?當我的孩子不好嗎?」

「爸爸,我錯了!請住手!求你了住手!」Jason哭喊著,但男人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

男人又笑又尖叫,Jason滿臉都是淚水和鼻涕,像狗崽一般地嗚咽。

在揮下撬棍後,那扭曲的愛意就如同陣雨時不時降臨,Jason起先會試圖求饒,最後他不再開口喊那男人爸爸。

而這種無聲的拒絕激怒了男人,他某天帶了一顆血淋淋的心臟回來,擺在男孩的面前:「它的主人有雙像你的眼睛。」

Jason無聲地看著男人淡色的眼睛,將傷痕纍纍的手指抱胸夾在脅下,散發恐懼的情緒。

「Jason,我愛你。」男人提著撬棍走近,眼中是瘋狂的淚水:「我忍不住想打碎你。」

男孩試圖逃跑,卻被揪著頭髮扯了回來。

「星星總是看著你。」



Ⅶ 繁星

「求你了,把窗簾拉上。」男孩在噩夢中尖叫著醒來,蜷在Bruce懷中啜泣:「不要讓星星找到我,拜託。」

Dick墊起腳爬上床,用小小的手指摸去Jason的淚水:「Jay,星星如果爬進來,我會把它丟出去。」

比起Bruce只會用令人生疼的擁抱試圖安撫驚恐的男孩,Dick顯然更明白如何用言語安慰他人。

「他在這裡!他在這裡!」Jason尖叫,小臉滿是恐懼:「Dick!!Bruce!!!」他崩潰大哭。

Dick爬到Bruce的腳上,用小小的身體蓋住了比他更瘦小的男孩,讓哭喊夾在擁抱之間。

「小翅膀,我們在羅賓鳥最安全的鳥巢,誰也找不著我們。」Dick輕輕地說:「我愛你,小翅膀。」

Bruce緊緊地抱著他的鳥兒們,讓吻輪番落在他們的髮梢:「這裡很安全,我會保護你們。」

Jason抓著Bruce的衣領和Dick的手指,含著眼淚慢慢地睡著了。

Ⅷ 極光

「聽說你想見我。」Jason拉開椅子坐下,抱著胸戒備地看著強化玻璃另一端的男人。

「你的保護者知道你來找我嗎?」Joker迷戀地看著他的男孩:「你長這麼大了。」

「都要歸功於你當年失手沒打死我。」Jason諷刺地笑笑:「監獄裡面有什麼好玩的?」

「我有一扇小氣窗,隔著鐵柵可以看到閃爍的繁星。」Joker甜蜜地笑著:「它們有代替我照看著你嗎?」

Jason沉默了一會:「你知道,我前陣子去了一趟阿拉斯加。」

Joker虛偽地應聲,表現地很感興趣。

「哪裡很冷,很安靜。」Jason聳肩:「還有漫天的星光,特別清楚的那種。」

他曾經的養父、連環殺人兇手帶著欣喜的表情將臉貼上玻璃,極度渴望能夠碰觸那就在咫尺的青年。

「我喝著熱可可攙威士忌看著天空,雖然那些小鳥很吵,但不妨礙極光的美麗。」Jason憐憫地看著臉部開始扭曲的男人:「極光那麼美,我都沒注意到那些星星了。」

「星星可以繼續看著我,我已不在意他的目光。」



Fin

我真的愛著小翅膀。

 
评论(6)
热度(70)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