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fam】海面的繁星(上)

《週末記得上線不歡樂番外》


【Warning】

①兒童虐待提及

②Joker惡役提及

③OOC


預計上下篇結束

以上沒問題的話……再往下看吧



Ⅰ 深淵總不經意來訪

「小翅膀你快點幫我上Bufffffff!啊、等等。」

「Grayson接電話,Grayson你不接電話是在吃屎嗎?Grayson你趕快給我接電話!!!」

Dick神經質的大吼被的帶著奶音的童聲打斷,接著是推開椅子起身的碰撞聲響,隨著控制者的離去,遊戲中的Nightwing猶如落葉般被王怪拍飛,輕飄飄地落在地上。

刺客趁著王怪毆打戰士的殘血軀體毆打時退到偵測範圍之外,和法師牧師一起坐下休息。

「你們有聽到迪基的手機鈴聲嗎?」Jason假腥腥地詢問:「不知道哪裡下載的我也想要。」

「閉嘴,Todd。」鈴聲錄製者Damian被揶揄了七八年也沒反應了:「你想要我可以錄一個賞你。」

「Bruce有一個兒童溫情版的。」Tim突然插嘴。

「Drake你給我閉嘴。」Damian變聲後帶點沙啞的低嗓沉下音後很有威脅性。

「寄一份給我。」Jason乾巴巴地要求。

在Damian發出死亡宣告之前,Dick匆匆回到通話:「嗨,小鳥們,今晚的副本就散了吧,Jay,我等會打電話給你。」

Dick說得很快,不一會開關門的聲音傳來,而他並沒有時間退出遊戲,Nightwing 的屍體還躺在王怪腳邊。

「AFK(away from keyboard)。」Jason說道,不一會細小的交談聲從通話傳來,Tim和Damian都豎起耳朵聽著。

「認真的?」

「那不是你的區域為何要緊急召集?」Jason的聲線有點抖:「你都說在控制範圍內了。」

「不,我沒事。Grayson,我很好。」

接著就是一陣很長的沉默,只有Jason益發急促的喘息,Damian悄悄地對Tim說:「Todd每次直呼Grayson就是他很不好的意思。」

Tim胡亂地應一聲,滴滴答答地敲著鍵盤。

「說了我沒事!」Jason突然大吼,接著傳來可怕的物品碎裂聲響。

Tim不知道看到了什麼東西,倒吸一口氣:「Dame,我們得去找Jay。」

「為什麼?」Damian的聲音充滿了恐慌。

「黑門監獄,有人挾持典獄長要越獄,現在直播中。」Tim頓了頓似乎不願意說出那個名字:「而Joker也關在黑門裡面。」


*我之前也認為挾持警暴動很扯,但在台灣真的發生了……嗯……雖然是小小暴動但還是很扯。


Ⅱ 擁抱是噩夢良方

Roy匆匆打開門時以為會看到離他們比較近Tim,但門外的人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Bruce Wayne先生……。」

高大的男性面帶倦色,身上還有很濃烈的消毒水味道,他沙啞地問:「Jason呢?他的電話打不通,你們的家用電話也是。」

「他手機被我藏起來了。」Roy側過身讓Bruce進門:「Jay他……,一直想看電視直播。」

Roy算是從小和Dick認識,對發生在Jason身上的事情也知曉一二:「我把家裡的對外通訊都拔了。」

「謝謝你。」Bruce低聲說。

Bruce敲敲門進入房間,Jason背著門裹了張毯子蜷在床上,看不出喜怒。

「Jason。」

「Bruce。」Jason動了動,側過肩膀給了他一眼:「為什麼你們都覺得我會有事?挾持主謀不是他,他還關在特殊單間裡,一切都很好。」

Bruce沉默著坐到床邊:「我答應過你,噩夢醒來時總會在你旁邊。」

Jason虛弱地笑笑:「天啊,Bruce,噩夢老早在遇見你時就結束。」

Bruce沉默著給了他一個擁抱。



Ⅲ 記者的品格

Clark Kent從來沒有這麼痛恨多數決制度。

「那這次的報導主題就定案了,在黑門監獄暴動後我相信社會大眾對於Gotham Joker的後續都很有興趣。」主編拍了拍釘滿照片和資料的牆面:「我們死而復生的男孩,Jason Todd。」

「打擾受害者現在平靜的生活,你們也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同樣投下反對票的Louis冷冷地看著眼前興奮的主編們。

「Joker身為黑門裡的重點罪犯,對家報社異想天開搞到了他的專訪,你沒看到他們的報紙被掃空還加印嗎?」

Clark轉著原子筆,回想著Joker專訪的內容:

黑門裡充滿趣味,遠比搞那些挾警小動作有趣的多。有機會一定要進來試試,記者女士。唯一遺憾的是這裡沒有我心愛的男孩,我的造物。

「身為記者我們有品格要堅守,抱歉,這個主題我不願意參與。」Clark起身:「受害者們一生都在與噩夢對抗,為了銷量就要把人再丟回去髒水裡嗎?」

「我和Kent抱持相同意見,我也不幹。」Louis抱胸靠著椅背,臉色冷峻。

報社兩大王牌記者都不干,主編臉色十分難看:「也許你們對於放個無薪假也有相同意見。」


Ⅳ 護短是家族傳統

—Dick

「請問,是Grayson警官嗎?」

「是的女士,請問我有什麼能夠幫你的?」坐在服務台的年輕員警抬起頭笑地溫柔,還起身幫女記者倒了杯水。

「關於黑門監獄的暴動,你能否告訴我未向大眾誠實的事實?」女記者調整了一下角度,讓豐滿的事業線露了出來。

Dick眼觀鼻鼻觀心,帶著官方的笑容:「我知道的不比你們多,女士。」

「那身為Jason Todd的養兄弟,你能告訴我他對於Joker、嘿!」女記者說到一半,Dick突然發難鉗住了女性的手腕。

仍是帶著有禮的笑容,但藍色的眼睛全無笑意,Dick輕巧地拿過女記者藏在手中的錄音筆,握緊拳頭折成兩半。

「以警方的身份,女士,我懷疑你有妨礙警方辦案的嫌疑。」Dick輕聲地說,接著靠近女性的耳畔,在外人看來就是一場不合時宜的調情。

他壓低了嗓音:「以Jason Todd家人的身份,我必須警告你女士。離他遠一點。」


—Tim

Tim看著貼滿了整個佈告欄的傳單。

「信Joker者得永生。」Conner撕下鮮紅色的紙張:「這種對連環殺人犯的迷戀令人倒胃口。」

「我們必須找出些鬧事分子。」Tim面無表情地說:「學生會不容許有人這樣胡鬧。」

「是是會長大人。」Conner認命地墊腳撕扯Tim搆不著的傳單:「上次有人散佈你的不雅合成照你都沒這麼生氣。」

「我沒有生氣。」

他們追查到某個不成氣候的罪犯崇拜團體的據點時,小房間內貼滿了Jason Todd幼年的照片,一旁還堆滿了當年Joker的象徵物品紅頭罩。

「你們想要幹嘛?」Tod聲線沒有起伏,但握緊的拳頭和爆出的青筋洩露了他的情緒。

「我們要找到Joker當年的失敗作品並完成它!」帶頭的大學生發出古怪的笑聲:「Jason Todd的存活是對Joker的褻瀆。」

Conner花了很大的力氣才制止了差點打死人的Tim。

—Damian

Damian坐在Jason的床邊,心不在焉地弄亂原先折地整齊的棉被:他待會要和Jason一起去機場接從英國渡假回來的Alfred。

Jason還在浴室裏沖澡,他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Damian懶洋洋地接起電話。

「Todd現在很忙,等會再打。」

「你是Jason的什麼人?」電話那頭的嗓音如此甜蜜,但又充滿了惡意,Damian皺起眉頭。

「你哪位?」Damian語氣不善。

「我是他最親愛的Papa啊。」那人陰森森地笑著:「啊,我多愛他。」

Damian覺得腦袋像被打了一拳:「該死的你他媽是怎麼拿到他的電話!」他大吼,在浴室的Jason困惑地喊了一聲。

「啊,這當然不是問題,Jason Todd律師,多勇敢的孩子,他沒有捨棄我和他親密多年的姓名。」

「閉上你的爛嘴!」Damian怒火中燒,又帶著難以言明的恐懼:「Joker。」

「告訴他,我如此想念他、愛他、噢我的男孩,我好想見見他。」

「你就在黑門裡做白日夢吧吧。」Damian咬牙切齒地掛斷電話,接著砸爛了Jason的手機。

「小鬼,你對我的手機做了什麼?」Damian抬頭,發現Jason圍著一條浴巾靠在門邊不知道聽見多少,他神色過份平靜。

「Flappy Bird太惱人了。」Damian走上前抱住了Jason的腰。

「Alfred是那個怪遊戲的高手,你等會記得請教他。」Jason輕輕回抱了他的兄弟。

TBC

*有過份誇張的成分存在
*現實中對受害者的保密是很嚴謹的

 
评论
热度(67)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