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Radioactive (Jason中心/121/哨兵嚮導)

01/10 Robin(下)

*

「沒有我的指令,不要輕舉妄動。」

「如果你每說一次就給我一塊錢,我現在就是億萬富翁了。」少年不滿地看向潛伏在陰影中的高大男性:「若是你願意說說其他的話題就更好了。」他不死心地試圖改變風向。

「兩點鐘方向,行動。」張著蝠翼躍出陰影,跟在Batman身後的精神體離開前朝少年齜齜牙,後者已經習以為常但窩在他肩頭的知更鳥仍然嚇了一跳。

「Robin,不行、不准、不可以。」少年嘆口氣摸摸炸了一圈毛的小鳥兒:「我不是在說你,知道吧?」

小鳥兒啁啾著親昵地蹭蹭他的頸子,拍拍翅膀旋在空中,羽翼隨著每次的撲搧逐漸拉長,最終化成巨大的倉鴞,展開羽翼優雅地打了個圈往下俯衝,少年笑了一聲射出套索跟著躍下高樓。

他落在貨櫃上放倒了兩個打算放暗槍的小卒,倉鴞的鳥喙沾上了其他精神體的血液,兩只看不出種類的小型靈長類被扔在工地突出的鐵管上,穿體而過被釘在上面,看來一時半刻他們的主人無法回復意識了。

嚮導和哨兵的搏鬥中,精神體間的交鋒同等重要,雖然精神體不會死亡,但進入假死休眠時母體會失去意識一段時間,更嚴重一點會造成腦部損傷。

「雖然我想幫忙但你似乎不需要了。」少年將失去意識的幫派份子綁好後,翻過集裝箱來到Batman旁邊,不同於剛才被放倒的小卒,被男人制服的是一個真正的哨兵。

身著束縛衣的長髮人形精神體被蝙蝠化成的黑影壓制在磚牆上,不時發出尖銳的嘶吼,而他的主人跪在地上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兩人:「兩個嚮導,多麼熱情的歡迎。」男人唾口血沫在Batman的長靴上,鞋子的主人無動於衷反而是一旁的少年受不了,露出被冒犯的神情。

倉鴞放棄觀賞靈長類在假死中的肢體抽動,拍拍翅膀降到主人的肩上,烏黑的鳥瞳和少年的蔚藍對望了會,倉鴞衝著在黑影中掙扎的人性精神體叫了一聲。

「那些人都去那兒了?」Batman嘶啞的嗓音如同暗夜的鬼魅:「你前陣子招募了大量的準哨兵,現在都消失了,在計畫什麼?」

「哥譚難混所以走了?哈,我可不是他們的褓姆,哪裡管得著他們怎麼選擇?」哨兵歇斯底里地大笑:「生存或滅亡,這是個選擇。」

「莎士比亞會因此從墓地起身為你鼓掌的。」少年沉下臉:「你看,天要亮了,你也許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浪費,但我們沒有。」

少年一個箭步上前按住男人的額頭,Batman還來不及阻止,年輕的嚮導就跳進了哨兵的意識空間,倉鴞和被束縛的人形都消失在空氣中,Batman上前接住了倒下的少年。

「Robin!」

蝙蝠自黑影中化出,憤怒地用蝠翅狠搧少年的臉龐,Batman緊緊咬著後牙槽,將少年拖進蝙蝠車,轉身將同樣陷入精神領域的哨兵綁起來吊上鷹架。

「冷靜。等他們回來後再好好算帳。」Batman安撫自己的精神體,按下通訊裝置:『遠端操控蝙蝠車確保Dick的安全,我去追查其他線索。』

『請務必注意自己的安全,少爺。』

*

入侵他人的精神領域原則上並不可行,如同星球和星球之間的移動,在破出破入意識的外膜都將耗損相當的精神力,沒有經過特別訓練往往在離開自己的領域時就耗盡氣力而迷失在無邊的黑暗中。

Dick曾在Alfred的監控下試圖突入Bruce的精神領域(Alf總能讓他放心地任由意識延伸、衝撞),儘管他只有三成的勝率,但那可是Batman,行走於哥譚的偉大嚮導。

事實證明三成對於一個哨兵已經足夠,Dick向來是實踐派而非理論派,他將意識銳化成錐狀,稍加施力便進入了對方的精神之中。

再度睜開眼,潮潤的霉味撲鼻而來,他正站在廢棄的穀倉中,屋頂的巨大破洞還不斷落下灰塵。嬌小的知更鳥自Dick披風內鑽了出來,拍拍翅膀化成成巨大的倉鴞。

「你知道,Bats氣瘋了。我過來之前看到牠在搧你的臉。」倉鴞溫和地說,但Dick聽出牠沒有明說的幸災樂禍。

「精神體打人又不痛。」Dick聳聳肩,走到框架變形的小窗往外窺探:「把這件事情做好,他們就沒話說了。」

地面傳來震動,遠處黑壓壓的樹林以驚人的速度逼近,Dick吹聲響哨,倉鴞馬上抓著少年的肩膀帶著他上到屋頂。底下的樹林以扭曲的姿態聚集,逼進穀倉阻斷所有離開的通路,留下一條不知通往何處的小徑。

「我猜意識核心就在那條路的盡頭。」Dick用猶豫的語氣說:「我們得過去,然後把他骯髒的小秘密全都刨出來。」

倉鴞不置可否地發出喉音:「Dick,我不認為走過去是好主意,空中沒有被封鎖,我們還能回去。」

「他總是對我們的成長視而不見。」Dick大聲抱怨:「既然都要挨訓,那帶點有價值的情報離開。」

Dick自屋頂的洞口垂落,先逡巡一圈穀倉內部,既然這裡是意識的大門,必然有什麼是重要的。

「Dick。」倉鴞喊了聲,少年抬起頭看見自己的精神體望著穀倉角落掛在屋樑的一圈粗麻繩,視線往下,一張翻倒的矮凳被灰塵包裹著,Dick打了個冷顫。

「好吧……,讓我們來看看。」Dick蹲下身抹去矮凳上的灰塵,上面歪歪扭扭地寫了個名字:「Jonny……?」尾音剛落下,矮凳發出詭異的聲響裂成碎片。

倉鴞抬頭環顧四周,穀倉有了崩塌的趨勢:「確定不回去?」

「當然。」

*

Batman在幫派的幾個據點燃起盛大的煙火,在眾人焦頭爛額地搶救彈藥和白粉時,潛入了警備鬆散的總部:帶頭老大被擊潰的消息尚未走漏,不然這會早就為了爭權而擠滿了不成氣候的人群。

用工具打開了通往地下室的複雜鎖頭,Batman伸手正要推門,在手碰上鋼板的前一秒轉而從腰帶拔出蝙蝠鏢射向左後方。

「嘿!」男孩試圖拔出將夾克一角釘在牆上的蝙蝠鏢:「這是我唯一的夾克了,你不能這樣做!」

「你為什麼在這裡。」Batman帶著威壓逼近:是那想當哨兵的輪胎小賊。嚮導不動聲色地嗅了下,男孩的信息素雖然浮動了些,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你還在想哨兵的事情嗎?」

男孩茫然了會,隨即氣呼呼地挺起胸膛:「你以為我跟他們是一掛的?」

Batman無言地看著男孩,他發出尖銳的抗議,當Batman靠近時反射用下臂擋住了臉,前者依然沒有說話,俯身將蝙蝠鏢拔了出來,他善意忽略了男孩發紅的眼眶。

「你就是瞧不起我們。」男孩試了幾次才順利地吐出音節,他繃著下巴昂首倔強地看著Batman:「不管做什麼你都預想我是在幹壞事。」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Batman說:「回去吧。」

男孩上前扯住Batman的披風:「不允許你的地盤上再多一個哨兵、也不允許一個普通人在你面前打轉,那你允許我待在哪?」

Batman低下視線和男孩憤怒的眼神對視,那睜圓了的藍眼睛燃燒的明亮的火焰。像極了違背命令的羅賓,也像多年前鏡中的自己。

「我的朋友被帶走了。」男孩用髒兮兮的袖口抹了抹眼睛:「我得找到他。」

Batman這次沒有阻止他的跟隨。

兩人一起走下濕冷的階梯,排泄物的味道混雜著食物酸腐的氣息充斥在狹窄的空間內,Batman看了眼男孩:他的確在恐懼,但努力地保持鎮定和冷靜的行動。

「你的名字?」黑暗騎士問道。

「Todd,Jason Todd。」

「我在追查不正常的人口失蹤,有為數不少的哨兵在加入這個幫派後消失。」Batman開口問道:「對此你知道什麼?」

「我知道什麼?」Jason哼了聲:「我只知道一切都變成一坨狗屎,政府要蓋狗屁建築,把人都打了出去,垃圾箱資源競爭激烈。」

Batman皺起眉頭,他對於那個市區重劃案件略有耳聞,但沒有插手關注,他攔住打算直接走進地下室的男孩:「你在流浪?」

「我來找我的同伴。」男孩指著光線昏暗的地下室:「他說我可以跟他一起睡橋下的紙箱。」

「你對將來有什麼打算?」

「哈,上流社會用字:將來。」Jason乾笑兩聲:「無所謂,我媽死後就沒什麼好在意的。你問題他媽真多。」

Batman皺起眉頭,正想說什麼,Jason像離弦的箭衝了出去,拉起倒在地上的男孩。

「嘿,嘿。你還好嗎?」Jason搖晃著明顯神智不清的同伴:「橋下的老頭告訴我你被帶走了。」

「Jason……?你說話像是打雷……。」男孩囁嚅著:「燈光太強,我眼睛疼。」

「你在說什麼狗屎,這裡只有一個在不知道在燒什麼臭東西的火爐。」Jason更加用力地晃著男孩:「喂,馬上恢復正常,你前陣子才保證我可以去睡你的狗窩。」

「……好疼,」男孩哭出聲:「一切都太疼了。」

「Jason。」 Batman藏在陰影中,表情陰晴不定:「不要碰他。」

*

黑暗的沼澤藏著無數窺探的視線,獸類的低狺夾雜著人聲的私語,空氣中有枝葉腐敗和動物屍體的的潮潤臭味,所有的感官都被黏稠地包裹著,幾乎讓Dick喘不過氣。

不詳的小徑帶著他們來到了沼澤邊,Dick想大吼讓所有的東西都安靜下來,他試圖移動腳步,卻發現腳踝不知何時被埋入了濕黏的土中,沼澤腐臭的泥水開始上升,迅速侵吞掉水壤分界,一眨眼就漫過了腰際。

腐敗的人手從水中竄出,爬上Dick的身體,借力將殘破不堪的身體拖出水面,半是白骨的手掌溫柔撫摩少年的臉頰,佈滿縫線的嘴唇吐出嘶啞地語句:「如此年輕的嚮導,還帶著新生的味道。」

倉鴞尖唳著試圖俯衝下來,卻被迅速竄生的荊棘阻隔,只能焦慮地在外盤旋。寒意浸透了全身,Dick的牙關不受控地格格作響。

「嚮導是能幹的工匠,能把頹敗的城牆扶正。」濕冷的吐息吹在Dick臉上:「你能為我的主人做什麼?」

Dick抿起發白的嘴唇,猛地攫住那個精神體壓進沼澤內:「我們可以來討論,誰是Jonny。」沼澤像被拔去栓塞的水缸,瘋狂地繞著兩人打轉,有股力量從泥沼深處拉扯著Dick。

「不可說!不可說!」那人尖叫著在Dick手中融化,倉鴞趁著荊棘散開的一瞬俯衝而下,像只利箭穿透了無法維持人形的精神體,銜出一把鏽跡斑斑的鑰匙。

下一秒,沼澤、樹林全都消失了,Dick站在一扇破敗的大門前,隱約傳出粗重的呼吸聲和微弱的嗚咽。用鑰匙打開了鎖頭,Dick推開了門。

「Jonny……,Jonny……。」

意識的主人站在空蕩蕩的房間內,站在著衣鏡前捂著臉啜泣。鏡中的倒影微笑著像是沒有煩惱糾纏,當那哨兵放下手轉過身,Dick忍不住退了一步。

他的臉碎裂了,像被砸破的鏡面:「我是Jonny?他是Jonny?」他似乎沒有看見來訪者,在房間內踉蹌地打轉。

「我是一個人?他不是一個人?」

「我活著?他沒有活著?」

「我在這裡?他不在這裡?」

Dick站在門外安靜地看著對方,那哨兵隨著邁出的每一步都在破碎,在地板上留下灰白的粉塵;牆上的鏡面低下深褐色色液體,混著粉塵變成濃稠的污池,逐漸將繞圈打轉的哨兵淹沒。在被淹沒前,他突然停下腳步看向門外的嚮導

「為什麼你在外面?」他在池中掙扎著走向Dick:「這不公平,你必須下來。」

他咆哮著:「我詛咒你,詛咒你的一塵不染,詛咒你的置身室外!」他開始哭泣:「嚮導,我如此疼痛,哥譚的空氣燒灼我的肺部、清水腐蝕我的喉嚨、鳥鳴刺破我的耳膜。」他在滅頂前發出最後的哀嚎:「幫我、助我、拯救我。」

Dick看著一切開始和結束,在池水吐出最後一個氣泡後關起門並上鎖,將鑰匙留在黑暗之中。

倉鴞抓起少年衝破了意識的外殼,踏上返家的精神道路,輕飄飄地降落在柔軟的乾草堆上。鳥兒展開巨大的翅膀將少年掩地嚴實,少年蜷在熟悉的羽翼下默不作聲。

「Dick,你該醒了,Alf會擔心的。」

「讓我再待一會。」少年鼻音濃厚地說。

*

『他們在提取哨兵信息素。』Batman接上Gordon的私人頻道:『你去檢驗爐灰,也應該能發現不少人的DNA;那個男孩被強行分化成哨兵。』

『強行分化?還有其他的受害者嗎?』Gordon的聲音充斥著憂慮:『嚮導的誘導劑還要打三次,男孩說他只被打了一針。』

『我會繼續追查,照顧好男孩。』Batman結束通話,轉頭看著默不作聲的Jason。

Jason和黑暗騎士一起站在樓頂,盯著包圍了建築的警車,還有一批一批湧入的員警和急救人員。

「他會怎麼樣?」

「進入哨兵保護機構,也許將來能在警部工作。」Batman想了想後又說:「他會有個家。」

「他不喜歡哨兵,」Jason喃喃地說,茫然地看著熟悉的街頭夥伴被抱上救護車,過程中男孩一直在尖叫:「他只想當個普通人。」

「普通很難。」Batman做出評論,沉默降臨在空曠的頂樓:「剛分化時,感知過載會造成疼痛。有適當的輔助他會撐過來的。」

良久,黑暗騎士緩緩開口:「Jason,你對將來有打算嗎?」

【01 Robin】 Fin

【02 Nightwing】 To be continue……

*************

嗚,我放棄考據了TTTTTTTTTTTT
請把這篇故事當成平行世界吧TTTTTTTTTTTT
但依然採用二少沒有死亡的版本……
一直認為……活著是最大的折磨,也是最美的救贖。 雖然大綱打了10章……但好像沒辦法寫到10章(淚海
預定10章只是寫中篇時我的詭異起手勢……不要執著TTTT
Jonny是我最近很喜歡的一款遊戲“To the moon”主人翁的名字,借用一下w
有Bug和錯字都是我的錯TTTTTTT因為暱稱Er 所以就是Buger了(淦

 
评论
热度(19)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