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Radioactive (Jason中心/121/哨兵嚮導/Arkham)

01/10 Robin (上)

我曾以為Bruce是座燈塔,

但他在暴風雨來臨時並未替我點亮那盞燈;

又或者,是我將船駛離了光明所及的範圍。

*

Batman走進小巷時,先探知到瘦小的高熱發散源,與淡淡的信息素。和那無措的藍眼睛對上視線時,從身形和外表,Batman明白了眼前的男孩正處於第一分化期。

男孩臉頰因為分化的高熱而紅撲撲地,似乎意識也有些模糊以致他用力眨了幾次眼睛才站穩腳步,Batman保值著一貫的緘默,等待男孩開口。

「輪胎還好好地拴在上面,我什麼都沒有做。」男孩鼓起勇氣啞著嗓子說,車主挑起眉毛,他很懷疑什麼都沒有做的定義。

男孩見高大的男人毫無反應又不發一語,見了空隙拔腿就跑,Batman迅速俐落的兩個跳躍就站到了男孩面前。

「你必須打劑安撫針。」Batman像抓小雞一樣把男孩拎起來,撩起他半長的柔軟黑髮,果然耳後已經有一塊標記浮現:「還有,把輪胎栓緊。」

「我不需要安撫針!我要成為一名哨兵!」男孩在空中掙扎著揮舞拳頭:「我要教訓那群婊子!」

男孩的信息素在哨兵和嚮導之間徘徊,若仔細分辨的確有趨近哨兵的趨勢, Batman在面具下皺起眉頭:「我不認為你明白哨兵和嚮導的真正含義。」他頓了頓:「以你的年齡來說,言語太過成熟了。」

「嘿,你要知道在街頭哨兵是最受歡迎的。」男孩嘶嘶地說:「所有人都要跪著舔他們的蛋。」

Batman對此的回應是接過男孩的扳手將他塞進蝙蝠車裏,蓋上隔音玻璃後彎下腰沉默地將鬆動的螺絲轉緊。男孩拍打著玻璃在裡面嚷著什麼,Batman認為耳不聽為淨。

男孩喊累了最終癱坐在硬邦邦的座椅上生悶氣,當玻璃罩打開後也沒有往外爬的意思:「大蝙蝠,你得補償我的晚餐錢。」

Batman伸手推了推男孩的肩膀,示意他移到副駕駛坐繼續生氣:「一個輪胎你能換到多少錢?」

「嘿,那可不是普通的輪胎,那是你的輪胎!」男孩適應力極強地找到了安全帶自行繫上,狡猾的微笑爬上嘴角:「五十美金左右。」

「可以。還有一劑安撫針。」

「天,你就是害怕我成為比你厲害的哨兵對吧!」男孩漫不經心地按了個不知作用的按鈕,突然從窗縫噴出來的氣體讓他嚇了一跳,薰薰然的溫暖睡意迅速席捲他的感知,他困惑地看了眼正在盯著自己看的都市傳說:「唔……,你說了什麼?」

「我是個嚮導。」Batman看著因為嚮導素而放鬆了神情的男孩,柔軟的黑髮和半闔的藍眼讓他看起來乖巧的可怕,欺騙度直逼當年的一代Robin。

「說謊者。」

「Batman不說謊。」沒有被面罩遮掩的薄唇抿起,勾起幾不可察的弧度,他踩下油門飛快駛離了犯罪巷。

*

「少爺,我希望不是我想的那樣。」英國管家繃緊了下顎看著男人從車內抱出一名熟睡的男孩:「在Richard少爺離開之後我不認為……。」

「只有一管針劑,我保證。」將男孩平放在手術台上,從指尖採了點血。熟睡中的人因為冰冷的床板瑟縮了下,Batman眼中有什麼軟化了,抽過一旁掛在帽架上的大衣蓋住那瘦小的身軀。

等待血液化驗的過程中男孩迷迷糊糊醒來過幾次,也許是因為偏高的體溫和長時間的精神緊繃,他只是將帶著男士香水味道的大衣捲得更緊,側身蜷成一個看起來很不舒服的姿勢再度陷入夢鄉。

Alfred端著摻有蜂蜜的熱飲和軟巧克力餅走進蝙蝠洞,看見Batman仍然帶著面罩,謹慎地將男孩的袖口推上,按壓著下臂尋找血管。

「還是我來吧,Bruce少爺。」Alfred放下瓷盤,用一杯熱飲和Batman交換了針管:「你可以脫下髒兮兮的面具好好喝上一杯熱飲。」

「他隨時都會醒來。」

「這管信息素夠他睡到天亮了,少爺。」Alfred嫻熟地摸到突突跳動的大靜脈,將淡黃色的液體推進血管中:「你可以在洗澡後跳上好幾個小時的華爾滋。」

「Alf,當年我嚷著要分化成哨兵時,你是怎麼說的?」摘下面罩後,Bruce疲憊地揉捏鼻樑。

「我可不記得說了什麼,少爺。」管家將酒精棉施力壓在男孩的手臂上,他對於避免瘀血的方法饒有心得:「既然我沒有印象,必然是你自己找到了道路。」

Bruce安靜地喝下那杯熱飲,感覺有一大堆砝碼塞進了胃袋,讓輕飄飄的腳步變得踏實許多:「蜂蜜放太多了。」

對此Alfred挑起眉毛:「口是心非的老毛病?」

對老管家而言永遠是男孩的成年男子狼狽地放下茶杯,將睡得打起呼嚕的男孩捲在大衣裏塞進蝙蝠車內:「我送他回去。」

*

Jason感覺自己像是去雲朵上睡了場好覺,以至於醒來後落差太大讓他覺得有些失落。Batman把他留在天台上能夠擋雨遮風的小角落,身上還蓋著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的男仕大衣。

他神遊了一會才發現周遭太過安靜了,又或者說這才是正常的狀況:遠在幾個街區外的汽車鳴笛聲不再刺痛他的耳膜。而許久因為刺激性臭味而麻木的鼻腔只能聞到大衣上溫和的古龍水味道。

那隻大蝙蝠強力推銷的安撫針劑起了效果,一直在胃部燃燒的火焰也冷卻了下來,Jason覺得自己就像已經運轉了好幾個月即將爆炸的機器,終於有人關閉了電源。

「多管閒事……。」Jason忍不住抱怨一聲。

大衣鼓起的口袋吸引了Jason的注意力,摸索了會從中拿出了被精心包裝的甜食,還有一疊鈔票。男孩沒有去數,他確信那是先前要求的數字。

起身觀察地形,Jason發現這裡離犯罪巷並不遠。他將大衣謹慎地折疊整齊並將衣領撫平呈現一個漂亮的角度,留在原處並沒有帶走。

我只是不想要太顯眼被當傻瓜打劫。Jason攀著防火梯離開天台時不是滋味地想著,卻又忍不住抬頭張望那大蝙蝠會不會突然現身取回大衣。

他飛快跑過幾個街區,暗巷中有人被毆打、有人在哀嚎,夾雜著煙硝和下水道的味道。這些感知都平靜而和緩地傳遞過來,不似先前全都在腦袋裏爆炸燃燒。

Jason並非天真到認為成為哨兵是純然利多:前些天在碼頭交易毒品的黑幫老大發了瘋,殺光在場的所有人後飲彈自盡,人都說那個哨兵對人工嚮導素有抗藥性,又找不到嚮導和他結合,最終走入了精神世界的黑暗之中。

嚮導則以對哨兵有特殊控制手段走入了警部大門;哨兵因為出眾的身體素質和暴虐的性情,幾乎都在非法地帶遊走,少部份的哨兵則是被控制起來,成為嚮導們追緝其他哨兵的獵犬:發瘋或被管束,在哥譚哨兵無論如何掙扎最終都走在這兩條路上。

在街頭為了生存,與其不切實際的冀望自己像溫室的花朵被培養成優秀的嚮導(需要穩定的環境、昂貴的誘導激素);不如期待自己成為一名哨兵(混亂的生活、血和煙硝),混亂地踏上食物鏈頂端,再混亂地死去。

能夠找到適合的嚮導並與之結合的好命哨兵數量少到可以忽略不計。Jason一直以為Batman是那些被排除在統計圖外的人士:有溫柔漂亮的女性嚮導在他結束夜巡後,用嚮導的神奇能力進行精神疏導、替他豎起屏障阻隔感知的洪流等等。

Jason將甜食和路口的相識的乞兒分著吃掉,被問起哪裡來的高檔點心,他含糊其詞一筆帶過,將包裝紙折整齊收在破夾克的內袋裡。

「你如果一直摻和進那些鬥毆,變成哨兵的。」乞兒一邊舔著手指一邊慢吞吞地說:「橋下的老頭說只要在成年前避開那些不好的事情,就不太會成為那群瘋子。」

「你是說當個普通人?」

「不是任何人都喜歡大腦爆炸。」乞兒敲敲自己的腦袋:「當我感覺到開始發熱就會去橋下躲個幾天讓那些聲音安靜下來。」

「普通人就是被揍的份。」Jason開始後悔把點心分給他了:「如果可以我真想讓你把點心吐出來。」

「排除那些有錢人養的小嚮導,哨兵說實在數量不算多。」乞兒聳著肩:「那些逞兇的多半都只是感官銳化了些的普通人,能力沒多強還要忍受精神過載的折磨。」

「我知道。」Jason握緊拳頭:「但我不會讓我和媽媽像老鼠一樣爛在這裡,我必須要是那些少數。」

乞兒對此聳了聳肩:「你是老鼠,那連名字都沒有的我是什麼?」

*

漆黑的木質大門左右各有一個面貌猙獰的獅頭銅雕,銳利的尖牙咬著黃銅扣環,只對正確的來訪者敞開。

Jason使勁推開厚重的大門,彎腰撿起擺在門邊的油燈,朝燈芯吹了一口氣點起澄黃的火光:這裡是他的意識堡壘,他是主宰、是一切,任何事情都會按照他所期望發展。

猶如坐擁金山的惡龍,他提著白鐵外殼的油燈漫步在黑暗中,昏黃的燈光輕柔掃過牆上的幾張簡報,神奇男孩羅賓在高樓間使用套索移動,照片定格在套索收起瞄準下個支點的一刻,男孩看起來就像在空中飛翔。

Jason先自豪地逡巡了會自己的擺在大廳的收藏:幾個從垃圾桶翻到的地球儀,一個星空投影器,還有一些看起來好看但他沒有弄明白用處的金屬製品。儘管現實生活中他將這些小東西都拿去換錢了,但不妨礙他保管在自己的腦袋中。

讓地球儀滴溜溜地旋轉起來,Jason滿意地提著燈離開,將那飛快轉動的世界留在黑暗中。他走過掛滿槍械的長廊,平時他會在這些小玩意間徘徊,拙劣地模仿拔槍瞄準。但他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急不徐打開繁複的鎖頭,Jason推開長廊盡頭處一扇小門,不同於其他房間的黑暗寒冷,壁爐裡燒著不滅的橘黃火焰,房間裏擺著一張看起來(實際上也是)特別舒服的沙發椅,矮桌上放著許多Jason想吃卻沒有實際吃過的小零食,還有一盤很久以前養母替他準備的炒蛋培根和白麵包,仍在在散發著溫柔的熱氣。

Jason把那袋小軟餅慎重地和那盤早餐擺在一起,將質料柔軟的男仕大衣披在沙發上,歪著頭滿意地看了會。然後爬上沙發睏倦地揉了揉眼睛,蹭著袖口慢慢地睡著了。

TBC

——————

嗨。
呃,我把我目前看過的動畫漫畫都混在一起了……漿糊腦還在努力釐清到底有幾個平行宇宙(……

身為補漫慢得要死星人,故事背景的建立參考的資料以Arkham為主,其他動畫為輔(入坑神作Under the redhood)。

秉持著對小杰鳥的愛開了坑TT現在覺得自己簡直是在作死……根本BugBug危機

如果有看到BUG歡迎指正!

By  Cheeseery(Er)

 
评论(2)
热度(30)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