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Radioactive (Jason中心/121/哨兵嚮導/Arkham)

00/10 Prologue

*採Arkham二少沒有死亡的版本

*嚮導!大少/哨兵!二少

*更新不定,偏糧食向

***我算是N52後入的坑,看的資料沒有很多

***同人就是某種OOC!謝謝觀看!

00/10 Prologue

哥譚總是下雨。

不是那種洗去一切的磅礡大雨,而是讓血跡蔓延更廣難以清理的毛毛細雨。Arkham knight站在破碎的蝙蝠燈旁,遠遠眺望燃燒起火的Wayne大宅,雨勢輕輕地從天空飄落,將煙硝粉塵暫時禁錮在地表,但仍不足以壓制往上竄的火舌。

火光遠看就像盛開的一團錦簇,溫和地致以對黑暗騎士隕落的哀悼。而不斷閃爍的鎂光燈如同前來弔唁的繁星,繞著大宅打轉明明滅滅。

他不確定是什麼動機讓自已在最後關頭朝稻草人開了一槍:畢竟僱佣關係尚未解除。起初帶著大批人馬回來血洗哥譚的目的也是為了讓Batman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痛。

當時尖叫和爆炸聲在腦中迴響,有條從意識深處漫流出來的岩漿,所到之處燃燒,將除了開槍以外的想法都焚燒殆盡;一片火紅的視野隨著槍聲響起慢慢淡了下來,還沒等其他人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情,Arkham knight提著槍從窄窗翻出建物,摔在泥地上還來不及打開頭盔就吐在了裡面。

他無心也無力去關注Batman是否挽回劣勢:必須要離開,崩潰的哨兵只會替行走於黑夜的偉大嚮導帶來負擔。

那不純然是感官過載的結果,頭盔內置的裝置能調整對感知的敏感度,如果連頭盔都幫不上忙就只能導出唯一結論:Arkham knight,瘋狂的哨兵,已逐漸不堪使用。

潰散的意識讓他毫無目標地在哥譚遊走,踩著茫然的腳步試圖在高樓的邊角找到平靜,在墜落前一刻Atkham knight被破碎的蝙蝠燈從虛無之海中帶了回來。

他從未如此痛恨那烙印在靈魂深處的歸航本能,在被撕碎又勉強拼湊回去的人生中,唯一完整的竟然是對Batman的憧憬。

Knightfall protocol啟動後他再也竊聽不到任何訊息,頻道上是一片惱人的雜音,襯著雨水滴答聲譜成荒謬的旋律。這座城市猶如鬼城,不論是在填滿了市民或恐懼氣體的狀況下,差別只在黑暗是裹在軀殼之中或顯露在外。

在蝙蝠燈下盤坐著安靜的人影,視線未曾自散發著疲憊信號的Arkham knight身上離開。以大鬧哥譚為前提,不具真名的騎士顯地過於年輕,外表具有高度欺騙性:脫離了戰鬥褪去一身戾氣的青年看上去木然又空洞,佝僂著肩膀像是難以承受其重。

當只展翅在夜空中滑行的蝙蝠進入視野,Arkham knight鬆手任由不能再使用的紅頭罩自高空墜落,將血紅的兜帽拉上蓋住被雨水打濕的頭髮,還有臉頰上永不抹滅的疤痕,他縮起肩膀試圖找到讓肩胛疼痛緩和的姿勢:「走了。」

人影順從地站起身:哨兵的精神體必定是人形。身著鐵鎧的角鬥士、持著武士刀的暗殺者,精神體的武裝程度和哨兵的能力一般呈現正相關。

Arkham Knight的精神體手上只有一柄撬棍,破爛的紫色條紋外套。然而見過他精神體的人都不敢質疑這名哨兵的能力。

「Arkham knight的信號停下來了,在蝙蝠燈那邊。」Barbara的聲音從私人頻道傳來,儘管略顯疲憊但仍冷靜地提供資訊。

潛藏在陰影中的巨大蝙蝠無聲地跟著Bruce,他們將人群留給即將付之一炬的大宅,追隨那虛幻如鬼魅的騎士。確認地上閃爍著信號的物品是破碎的頭盔後,Bruce停下了腳步。

雨水模糊了足印、信息素、血跡,所有能夠帶領自己找到那迷航者的訊息;嚮導並沒有如同哨兵般敏銳的感官,除了對哨兵有特殊的安撫作用外,嚮導與常人無異,Bruce無法像Arkham knight一樣,光靠延展知覺就知曉對方的位置。

蝙蝠收起寬大的薄翼降落在Bruce的肩上,烏黑的眼睛和主人對視了幾秒,無聲地傳達安慰。Bruce歎口氣拾起頭盔:「Jason……。」

哥譚總是下雨。

 
评论(2)
热度(35)
© Cheeseery|Powered by LOFTER